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 第1973章 靠替天行道吗?
    看穿了叶辰身份的这一刻,费可欣仿佛抓住了真正的救命稻草。

    她忽然之间再次跪地,哽咽着哀求道:“叶少爷,求您帮帮我爷爷,帮他夺回费家大权……”

    费可欣这话一出,费建中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他想不明白,费可欣为什么会求叶辰帮自己夺回大权。

    毕竟,叶辰虽然有回春丹,但就算他把回春丹给了自己,自己也只是能活下来。

    活下来,可不等于能重新夺回费家大权。

    因为,自己的大儿子已经等同于将自己连根铲除,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他竞争。

    甚至,自己可能根本就没能力返回美国。

    因为,一旦自己冒然回国,大儿子一定会将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活着回去。

    而一旁的赖清华却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费可欣竟然能参透出叶辰的真实身份。

    喜的是,费可欣确实求对人了,眼下除了叶辰,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人,有能力帮助费建中夺回费家掌控权。

    叶辰也惊讶至极。

    他知道费可欣聪明,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聪明。

    一定是自己刚才听到大舅的名字,一下子没控制好表情,被费可欣抓住了端倪。

    好在身边除了赖清华,就是万龙殿的将士,他们都知道自己是叶家少爷,费可欣这一句话,倒也没把自己暴露出去。

    于是,叶辰也没想否认,只是看着费可欣,淡淡道:“不好意思,这个忙我帮不了。”

    费可欣情急之下,脱口说道:“怎么会呢叶少爷,以您的能力,若您愿意帮忙,一定会有办法的,至于条件,您可以随便开,我相信爷爷一定会答应您……”

    费建中诧异无比,看向费可欣,轻声问道:“可欣……你这是……”

    叶辰见费可欣已经看透了自己的身份,于是便开口对身边的万龙殿士兵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遵命叶先生!”几名万龙殿士兵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叶辰随即看向袁子胥,又道:“这位先生,麻烦也请先回避一下。”

    袁子胥看了费建中一眼,见费建中点了点头,这才冲叶辰抱了抱拳,迈步走了出去。

    此时的房间里,只剩下叶辰、赖清华,以及费建中、费可欣祖孙二人。

    叶辰这时候看着费建中,认真说道:“费老先生,我是燕京叶家嫡孙,我的妈妈,是安家的长女安成蹊,刚才那位与你竞争的安崇丘,是我的大舅。”

    费建中听到这里,整个人顿时瞠目结舌。

    他瞪大眼睛,满脸骇然的说道:“你……你是安成蹊的儿子?!安成蹊一家不是都已经去世了吗?”

    叶辰叹了口气,认真道:“我父母去世了,但我活了下来。”

    说罢,叶辰问他:“我父母去世的原因,请问你可知晓什么内幕?”

    费建中摇了摇头,开口道:“叶少爷,当年您母亲安成蹊在华夏死亡的消息,在美国上流社会影响极大,很多人都说她是被人所害,但没人知道她究竟被谁所害,据说安家也一直在查,但一直没有查明,我们这种外人,就更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一旁的费可欣也开口道:“叶少爷,您母亲去世之后,她在斯坦福的很多校友,以及接受过她的投资成为顶尖企业家的那些硅谷大人物,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在想尽一切办法探寻她去世的真相,直到今天也没查出什么明确的线索。”

    听到这里,叶辰心中顿时一阵失望。

    最早的时候,他以为父母是被苏家所害,可当他找到苏家人的时候才发现,苏家根本就没那个能力;

    紧接着,他又觉得叶家一定知道父母被害的原因,可叶忠全对此也是一头雾水;

    如今他觉得费建中可能有自己不知道的内幕消息,可他也是一无所知;

    最令叶辰赶到绝望的,是外公一家似乎也不知道原因。

    不仅如此,妈妈在斯坦福的那么多老友、还有她投资过的那么多互联网大鳄,他们这么多顶尖聪明的人联手,竟然也查不出线索,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叶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找到什么人,才能探寻到父母被害的相关线索。

    而这个时候,费建中看着叶辰,眼中却闪动着光芒。

    在他看来,叶辰是安启山的外孙,如果能调动安家的实力,帮助自己重夺大权想必并非难事!

    于是,他连忙恳求道:“叶少爷,在下斗胆恳求您帮忙夺回费家掌控权,若是可以,在下愿将费家所有产业20%的股份作为酬谢!”

    叶辰笑了笑,问他:“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能帮你夺回大权?”

    费建中脱口道:“叶少爷,您是安启山安先生的外孙,只要您开口,想必安家一定会有求必应,以安家的实力,这件事情并不算难!”

    叶辰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费先生,这件事,你有些想当然了,我与安家人二十多年未曾见面,他们甚至不知道我的死活,你凭什么觉得他们会对我有求必应?”

    说到这里,叶辰微微一顿,又问:“况且,你我今日才刚刚认识,你又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了你,去求安家?难道就是为了你那20%的股份吗?你亲眼见证了今晚的拍卖会,我若让我大舅把那颗回春丹带走,安家一定会付我三千七百亿美元,但这些钱我都没当回事,你觉得你那区区20%的股份,我叶辰会看在眼里吗?”

    费建中听闻这话,脸色顿时一片死灰。

    他刚才只是觉得,叶辰有能力帮助自己,可现在想想,才忽然明白,叶辰有能力帮助自己,不代表有义务帮助自己。

    想到这,他自嘲一笑,哀叹道:“叶先生说得对,是在下过于想当然了……”

    一旁的费可欣,心中也仿佛遭受重锤。

    这一刻她也忽然恍悟,自己之前送给叶辰的那点儿人情,刚才叶辰已经用那半颗散血救心丹加倍偿还了,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求他帮忙?

    这时,一旁的赖清华感叹一声,劝慰道:“建中,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你要知道,眼下的你几乎一无所有,但对方已经掌控了市值近万亿美元的费家,这么大的实力悬殊,你是不可能赢的。”

    说到这,赖清华又道:“而且,就算安家实力雄厚,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帮你抢回大权,这不是两国征战,谁实力强,谁就能把对方灭掉,这是和平年代、是法治社会,一切都要符合基本法理。”

    “你儿子夺你的权,靠的是最高紧急预案这个合情合理合法的途径,安家夺你儿子的权,靠什么?难道靠替天行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