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8|【08】
    林帝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本假的《论语》,指不定书页里有什么难以入眼的东西。自己这个四皇子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让他读书跟要他命似的,为了躲避上学,装晕这种事都干过。

    他伸手把那本书拿过来,翻开一看,居然是真的!

    想骂人的话就有点骂不出口了。

    书本有些旧了,边角起了卷儿,那是常常翻动的痕迹。唯一的异常是书里面夹了一朵枯萎的海棠花,林帝问道:“这是何物?”

    林景渊老实回答:“这叫做书签。”

    林帝又问:“作何用处?”

    林景渊垂着脑袋,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儿臣用它来记录阅读进度,这样就可避免折叠书角。”

    林帝头一次听闻这种说法,眉梢一挑,也不知是夸还是贬,“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爱书之人。这海棠搁在这一页,也就是说你看到这一页了?”

    林景渊硬着头皮:“是。”

    林帝笑吟吟的:“那你且背一段来听听。”

    林景渊:“…………”他磕了下头,“儿臣还未背过,打算将整本书读完再从头背起。”

    娴妃立刻在旁边附和道:“这孩子向来不爱读书,如今却开始看书了,还将书本随身揣着,可见是用了心的,陛下不若再给他些时间。”

    林帝脸上已丝毫不见之前的不悦,他本就喜爱四皇子,见他如今已有好学之心,心里还是很满意的,把《论语》还给他,还赞了一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不错。”

    龙颜大悦,连晚膳都是在长明殿用的。林帝喜爱年轻貌美的嫔妃,娴妃入宫入得早,年纪大了些,这些年已经很少再得宠幸,要不是有个受林帝喜爱的儿子,估计早就失宠了。

    偏生儿子不争气,满脑子都是胡玩儿,现在年龄还小,林帝有所偏爱自然无碍,但等将来长大了若还是这番不学无术,恐怕会失了皇恩。

    今日仅仅只是一本《论语》便让林帝如此满意,还夸她教子有方,赏了不少东西。娴妃高兴极了,但她也很了解自己儿子的尿性,待林帝一走,立刻林景渊叫到身前问道:“这书是哪里来的?”

    林景渊面对母妃老实多了,“是五皇妹送我的。”他想到什么,眼神灼灼:“五皇妹把幸运封存在这本书里送给我,母妃,果然很幸运对吧!父皇都没骂我!”

    娴妃一下想起下午儿子派人往明玥宫送东西的事。

    起先她还有些恼怒,打算明早传了岚贵人前来训话,此刻却半点都不恼了,训诫了林景渊几句让他今后要好好向学,等他退下了就跟大宫女碎玉说:“明早不用传岚贵人来了,唤五公主来吧。”

    于是翌日一早,长明殿的掌事太监就来明玥宫传话了。

    萧岚一听娴妃娘娘要见小公主,脸色一白,抓着云悠的手着急道:“这可如何是好?定是昨天之事惹了娘娘恼怒。快,青烟,给我梳妆,我陪鹿儿一起去向娘娘请罪。”

    林非鹿觉得,萧岚总是病泱泱的,多半是在这后宫吓出来的。

    太监见着萧岚也一道出来,笑着说:“岚贵人,娘娘只传了五公主。”

    萧岚一时进退两难,她褪下手腕的玉镯子,那是她进宫时母亲送的,也是她唯一的首饰,递给太监后低声道:“公公,可是公主犯了什么错惹怒了娘娘?”

    太监笑吟吟收下那镯子,“贵人安心,娘娘心情好着呢,公主是有福之人,不会有事的。”

    萧岚听他如此说才松了口气,又交代林非鹿几句,才忧心地看着她跟太监离开了。

    时辰还早,秋日的清晨凉飕飕的,林景渊一大早就去太学上课了,林非鹿跟着太监踏进长明殿时,娴妃正坐在榻上喝雪莲百合粥。

    房内明珠点缀,幽香满溢,比静嫔的昭阳宫还要奢华。看来在这后宫生活质量果然跟位份挂钩,林非鹿只扫了一眼就没再多看,垂着脑袋走到娴妃跟前,脆生生地行礼:“小鹿拜见娴妃娘娘。”

    娴妃早知这位五公主,却还是第一次见。

    小女孩穿着素净,身段纤弱,头顶绾了两个小揪揪,稚气未脱,但五官精致,生得极为可爱,特别是那双眼睛,像夜明珠似的,忽闪忽闪充满灵气。

    她神色有些紧张,但很有礼节,是那种一看就乖巧单纯的小姑娘。

    娴妃亲和道:“快起来吧。”又转头对碎玉笑道:“跟她母妃一样,是个美人胚子。”

    碎玉也笑着点头:“娘娘说的是。”

    娴妃亲自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到榻上,又问:“五公主可用过早膳了?”

    林非鹿微垂着眸,轻轻摇头:“还没有。”

    娴妃便让碎玉又去盛了一碗雪莲百合粥来,笑道:“快尝尝这粥。”

    林非鹿抿了下唇,打量了一下娴妃的神情,奶声奶气说了句“谢谢娴妃娘娘”,才慢慢拿起勺子低下头去。

    她吃东西也很有礼节,细嚼慢咽,一点声音都没有。像是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粥,眼睛亮晶晶的。小孩子不会掩饰喜好,满满的喜欢都在脸上。

    等她吃完粥,娴妃又让人煮了酥茶来,配着御膳房的点心一起。林非鹿是挺喜欢吃甜食的,不过以前为了身材和皮肤一直控制着,来到这里后蛋糕奶茶吃不上,萧岚也供不起她点心,今日终于能大饱口福。

    她也没客气,吃得小脸鼓鼓的,尽显天真烂漫。

    娴妃暗自观察了她好一会儿,终于确定这确实是个不谙世事的稚童,眼里的防备也就卸了下来,等她吃完点心,才笑吟吟问:“五公主今年多大了?”

    林非鹿舔舔嘴角,软声说:“回娘娘的话,我五岁了。”

    娴妃笑着跟碎玉说:“这宫里除了苏嫔的女儿,就数五公主年纪最小了,又生得这般乖巧,难怪景渊日日念叨着他这五皇妹。”她看向林非鹿:“听说昨日,你送了一本《论语》给景渊?”

    林非鹿点点头:“是。”

    娴妃又问:“为何送他《论语》?”

    林非鹿奶声奶气道:“昨日四皇兄送了许多礼物给我,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该赠他礼物。可是……”她有些懊恼地一低头,头顶两个小包子晃悠悠的,声音也显出一丝低闷:“四皇兄什么也不缺,我也没有可以送给他的东西。后来想到母妃说过,书中自有颜如玉,所以就回赠了他《论语》。”

    听她这一番话,娴妃脸上的笑意就更盛了,看林非鹿的眼神也不由多了几分真心的喜爱,“没想到五公主年纪虽小,却如此知礼好学,景渊要是也如你这般懂事,本宫也能安心了。”

    林非鹿认真地看着她:“四皇兄很好的,他特别特别好。”

    娴妃被她逗乐了:“你倒是第一个这样夸他的人。”

    五公主直率天真,乖巧礼貌,比起长公主林念知和三公主林熙,格外讨人喜欢。娴妃同她聊了快一个时辰,越发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姑娘。

    当然,她不喜长公主,也因为长公主的生母惠妃自打当年在东宫起就跟她不对付,两人明争暗斗多年,互相视对方为眼中钉。

    而林非鹿不一样,她的生母只是个贵人,不受宠就算了,还因生了个痴傻儿被陛下厌恶,无论如何也对她构不成威胁。娴妃很了解自己的儿子,打小野惯了,厌恶读书,自己和陛下的话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摆明要在纨绔皇子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

    现如今却愿意收下林非鹿送的书本,还如此爱惜,可见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妹妹。而这个皇妹不娇蛮不狡猾,娴妃很放心他们往来,也希望借林非鹿来劝儿子向上。

    便交代道:“景渊贪玩,比不得小鹿聪慧,他既愿意听你的话,平日里便多劝劝他读书。远的不说,就你送他的那本论语,也该早日背下来,方对得起你一片诚心。”

    林非鹿点点头,乖巧道:“小鹿记下了。”

    娴妃很满意,临走前又送了她不少东西,光是点心就有好几盒,让碎玉领着宫女太监亲自送回明玥宫,把萧岚惊得手足无措。

    碎玉笑道:“娘娘有话,让岚贵人平日无事多去长明殿坐坐。娘娘喜爱五公主,将她当做亲身女儿一般,今后这宫里若是缺什么,贵人只管跟娘娘说。”

    萧岚简直受宠若惊。

    待宫人们离开,几个人看着满院子的赏赐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青烟高兴道:“小公主果然是有福之人,人见人爱呢。”

    长明殿这两日的动静被各宫看在眼里,大家都是一脸懵逼,不明白娴妃为何突然要去笼络一个已经失宠多年的贵人。别的不说,就明玥宫那地儿,多晦气啊。

    后来听下人们说起,才知道原来是四皇子跟五公主交好。四皇子向来任性,在这宫里三天两头惹事,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最近这段时间却很少再听到他犯事的消息,甚至有太监看到他在湖心亭一边钓鱼一边背论语。

    起先还觉得奇怪,两件事一联系,才知其中缘由。

    难怪娴妃上心呢,能让四皇子收心听话,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大家纷纷对五公主表示了好奇,以前不大关注她,现在留了心,也时常能在御花园御景庭等地儿看见她。

    除了乖巧了一点,可爱了一点,灵动了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

    那怎么四皇子偏偏就听她的话呢?

    这最终成为了后宫一桩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