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12|【12】
    真绿茶男女通吃,能化敌为友的,绝不硬杠。

    不轻易树敌一直都是林非鹿的处事原则。

    这长公主刁蛮名声在外,她本来以为会很难搞,刚才起手只是打算先丢个“糖衣炮弹”技能试探试探,没想到对方直接就中招了。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这宫中的皇子公主们打小活在众星捧月的环境里,什么阴招损招叵测人心都由母妃扛了,实在是没见识过世间阴险,只长了一身脾气,没长心思。

    而且年纪都还小,这长公主也就十一来岁,放在现代,还在上小学。

    妥妥的小学鸡,实在是太好骗了。

    林非鹿在心里愧疚了两秒钟,然后脱下了自己取暖的斗篷,一路顶着寒风慢悠悠走回了明玥宫。

    这身子底子弱,吹了一路冷风,下午时分就病倒了,躺在床上发起了烧。

    萧岚赶紧让云悠去请太医。现在太医院也不像之前那样忽视明玥宫,当即遣人来给五公主看病。一番问诊之后发现她只是着了凉,开了药方,又让萧岚把屋内的炭火升高一些,捂一捂出出汗就好了。

    云悠跟着太医去抓药,恰好遇到娴妃身边的大宫女碎玉在给娴妃拿安神助眠的方子,两宫常有往来,两人自然也是认识的。碎玉一问,得知五公主生病了,回到长明殿后就把此事告诉了娴妃。

    娴妃问道:“给五公主看病的是谁?”

    碎玉回想了一下:“是位面生的年轻人,应该是新进太医院的,不曾见过。”

    娴妃皱眉道:“生人初入宫,资历浅雹,不行,你再去一趟太医院,请陈太医走一趟明玥宫,再仔细给五公主瞧瞧。”

    陈太医是太医院的老人,也是常给娴妃问诊的,医术信得过。

    碎玉得令,赶紧去了。陈太医收到娴妃的吩咐不敢耽搁,背着药箱就去了明玥宫。萧岚还在跟林非鹿煎药呢,陈太医让她把药搁一边,重新把了脉开了方子,才又去抓了新的药。

    林非鹿其实病得并不重,在她看来就是个感冒低烧而已,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萧岚便端着碗过来喂她喝药。正喝着,突然听到守在门外的青烟惊慌失措地喊:“奴婢拜见大皇子。”

    萧岚手一抖,药碗差点砸林非鹿脸上。

    这这这……

    阮贵妃素来与她毫无交集,大皇子怎么会到这里来?!

    门外传来少年清朗的声音:“起来吧,五皇妹可在?”

    青烟道:“回大皇子的话,五公主病了,正在屋内躺着呢。”

    林廷顿时着急:“病了?严重吗?可请太医来看过了?”

    青烟回答:“陈太医方来看过了。”

    外头一问一答的时间,里面萧岚已经帮林非鹿把外套穿好了,等青烟领着林廷进来,林非鹿已经喝完药半靠在床上,看见林廷眼睛一亮,染着潮红的小脸有些惊讶:“是你!你是我大皇兄?”

    林廷上次并未告知她自己的身份,现在被她认出,很是腼腆地笑了一下,笑完又不无担忧地问:“怎么病了?”

    林非鹿歪着脑袋笑盈盈的:“只是受了些凉,没关系。”

    萧岚到现在还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怎么又跟大皇子扯上了关系,见两人相谈甚欢,倒还是会看场合,领着青烟出去了。

    等她们一走,林非鹿才问:“大皇兄,你是来看小兔子的吗?我哥哥把它养得可好啦,冬日天冷,他把兔子窝都搬到自己房间里去了,我带你去看呀。”

    说着就要掀开被子下床,林廷赶紧伸手按住她小脑袋,摸到她柔软的头发又一下缩回来,垂眸道:“不急,小兔在你这里我很放心。你生了病,好好躺着,别再着凉。”

    林非鹿这才乖乖躺回去,又压低声音小声问:“上次你回去之后,贵妃娘娘有相信你的话吗?”

    林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按照你的话说给母妃听,她果然信了,没有再问过此事。”

    林非鹿满眼开心,又把日常林瞻远和小兔子的一些趣事说给他听,林廷听完之后真挚道:“六弟虽与常人不同,心地却十分善良。我今后不能再把小兔接回云曦宫,便将小兔送给他吧。”

    正说着话,房门被推开一条缝,林瞻远偷偷摸摸探了个小脑袋进来,林非鹿朝他招招手:“哥哥,来。”

    林瞻远噘着嘴站在门外摇头:“妹妹又病了,我不能闹妹妹。”

    林非鹿眼睛弯弯的:“我病好啦,你看,我都坐起来了。”

    林瞻远这才开开心心地跑进来,瞧见屋内还有一个人,步子一顿,缩着身子小心翼翼蹭到妹妹床边,有些胆怯地看着这个陌生人。

    林非鹿安抚他:“这是我们的大皇兄,小白兔就是他送给你的。”

    听到小白兔,林瞻远神情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拍着手道:“小白兔,白白白!萝卜萝卜真可爱!”

    林廷“噗”地一声被逗笑了。

    林非鹿哄他:“哥哥,你带大皇兄去看看小白兔好吗?”

    林瞻远认真地点头:“好!”

    说完,高兴地来牵林廷的手,还喊他:“走呀!”

    林廷愣了一下,看着握着自己的那只小手,最后只是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反握住自己这个六弟的手掌,点点头:“好,走吧。”

    小兔子比在云曦宫的时候长胖了不少,它自然熟悉主人的气息,林廷喂它青菜的时候,它就蹦过来蹭他的手指尖。

    林廷心里有些难受,又有些高兴,只发着呆,旁边林瞻远突然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用林非鹿哄自己的语气哄他:“不难过!”

    林廷眼眶有些红,垂眸掩了一下,而后抬头朝他笑:“嗯,不难过,谢谢六弟。”

    林瞻远眯着眼睛傻乎乎地笑。

    看完兔子,林廷又去跟林非鹿说了会儿话才离开,走到半路,想了想,又转道太医院。

    大皇子亲临太医院,倒是把这些太医吓了一跳,林廷找到往日与自己宫中交好的太医,温声道:“罗太医,麻烦你走一趟明玥宫,替我瞧瞧五公主的病。她身体弱底子虚,除了这次的风寒,恐还需药物调理,多劳你费心了。”

    大皇子有令,罗太医自然不敢不从,背着药箱就去了。

    萧岚见又有太医来,一问得知是大皇子派来的给五公主调理身体的,心里很是感激。之前太医已经开了治风寒的药,罗太医问诊之后便只开了补身子的药方,交代了萧岚平日里需得注意的饮食,方才离开。

    林非鹿这头病着,长公主林念知那边也是一回宫就躺下了。

    她倒是没发烧,只不过喷嚏不断眼泪直流,都是被冻的。不过就这也把惠妃急得够呛,遣了宫女去请御用太医。

    冯太医给林念知把了脉看完病,嘱咐道:“近日气温骤降,正是时疾多发期,长公主需得多添衣,少出门。今日好几个宫里都遣人来传太医,这时疾可小觑不得。”

    林念知随口问了句:“还有哪些宫里的也患病了?”

    冯太医道:“长明殿和云曦宫都传了太医,哦对了,还有明玥宫。”

    林念知一愣:“明玥宫?”

    冯太医以为她不知道,解释道:“就是五公主的住处,听同僚说她发烧在床,幼童体虚,这寒风最是容易入体了,长公主也需注意。”

    林念知呆了一会儿。

    怎么就发烧了?晌午不还好好的吗?

    她目光突然瞟到搁在一旁的小手炉。心道,不会吧???难不成是因为她把取暖的手炉给了自己,才会被冻病的?

    林念知心里顿时有点不得劲儿。

    想起明玥宫的地位,觉得就算是请了太医,估计对方也不会上心,可别随便开个药方敷衍着。自己的御用太医可说了,时疾严重,不可小觑。

    冯太医收拾了药箱要走,林念知扭扭捏捏半天,最后还是叫住他:“你等等!”

    冯太医问:“长公主还有什么吩咐?”

    林念知道:“你去明玥宫一趟,给五公主瞧瞧脉,看她病得重不重,好好抓两幅方子。”顿了顿,提高声音不失威严:“要好好瞧,瞧仔细了,断不可敷衍!”

    冯太医赶紧躬身道:“是,臣这就去。”

    说罢,背着药箱冒着寒风一路赶往明玥宫。

    前脚刚走一个太医,后脚又来一个,萧岚都有些懵了,迟疑道:“方才已经有太医来瞧过病,药也喝了。”

    冯太医说:“臣知道,只是长公主不放心五公主的病,特意嘱咐臣再来瞧瞧脉。”

    萧岚:“???”

    这里面怎么又有长公主的事儿???

    自己这女儿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萧岚回想明玥宫近来的变化,从之前的任人践踏到如今的日渐殊宠,她之前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直到此刻才后知后觉地察觉,这一切,好像都跟女儿有关。

    先是四皇子,后来又是娴妃,现在又是大皇子和长公主。这些她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人,突然跟她的生活产生了交集,并且正在一点点,改变她的生活。

    这一切,到底是无心之举,还是鹿儿……有意为之?

    萧岚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她无欲无求久了,许不想事,脑子都有点生锈,等冯太医请完诊离开,一个人闷在屋子里坐了许久。最后想起来,鹿儿的变化,好像就是从她那次在临行阁落水之后开始的。

    一开始她没注意,是因为那变化实在是太细微,但此刻仔细了想,还是有不同的。

    她心里渐渐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转瞬又被自己否定下去。

    如此天方夜谭,断然不可能!定是自己想多了!

    但这个念头既然冒了出来,就不会再消失。晚上萧岚去给林非鹿喂药时,林非鹿就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了。

    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打量自己,时而走神,那眼神偶尔难过,偶尔迷茫,偶尔疑惑,像在看她,又像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林非鹿喝完药,浅声问她:“母妃,你在想什么?”

    萧岚一惊,勉强笑道:“我没事,有些晃神罢了。”她伸手替她捻了捻被角,俯身亲她额头:“鹿儿乖,早些睡吧。”

    起身的时候,林非鹿拉住了她手腕。

    萧岚回过头来,眼神竟然有些惊慌。像是害怕她会说出什么话来,身子都有些抖。

    林非鹿本来想要全盘托出的话,突然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她自小没有得到过母爱,她的原生家庭是那样畸形,以至于她也长成了这样极端的性子。她小时候看着身边那些同学的妈妈,总是不无羡慕。

    她曾经在书上看到一句话,说的是,这世上没有不爱自己子女的父母。

    那时候她在心里摇头。

    她说,不,不是的。有很多。

    有些人生来不配为父母。

    她爸妈从来没有亲过她,没有抱过她,没有在她考了一百分高高兴兴拿着奖状回家的时候,骄傲地夸她一句。

    钱是他们给她唯一的东西。

    但林非鹿不恨他们,人本该独立自我,他们确实没有对她好的义务。可她也不爱他们,幼时的那份爱,早已消逝在一次又一次的敷衍中了。

    她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温暖,是在这里。

    这个完全陌生的大林朝,这个吃不饱穿不暖还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后宫,这个一无所有的明玥宫偏殿。

    哥哥爱她,萧岚也爱她。

    尽管他们都有不足,一个是傻子,一个是软弱的包子,可他们把他们全部的爱,都毫无保留给了她。

    尽管他们爱的是真正的小鹿,可如今在这具身体里的人是她,切切实实感受到这份爱的人,也是她。

    她如今这些行为,是在为自己争。

    又何尝不是为了他们在争。

    萧岚这样爱自己的孩子,如果知道真相,应该,会很难过吧?

    林非鹿抿了抿唇,在萧岚害怕的眼神中低声开口:“母妃,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

    萧岚一抖,脸色都白了几分,强撑着说:“什么事?”

    林非鹿看着她:“那一次在临行阁,我不是失足落水,是被三公主推下去的。”

    萧岚瞳孔骤然放大。

    她垂了垂眸:“她推我下水,旁边所有的人都看着,无一人救我。若不是我抓住了岸边倒下的枯树枝,可能早就没命了。”

    萧岚眼泪流了出来,哭着过来抱她,颤抖着喊了句:“鹿儿……”

    林非鹿用自己的小短手回抱住她,埋在她颈窝,“明明是她们做了坏事,之后却还要我去磕头请罪。母妃,我不想再这样被她们欺负了。”

    她一字一句:“我想保护自己,也想保护你和哥哥。我长大了,母妃。”

    萧岚泣不成声。

    林非鹿抬起头,用软乎乎的手指帮她擦眼泪,亲亲她额头:“母妃别哭,以后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

    这一夜,萧岚心中的疑惑全盘消散。

    一同消散的,还有她之前以为不争不抢就会平安一生的懦弱心思。

    女儿被人置于死地差点丧命,她却半点都不知情。这后宫从来都不是安稳地,她早该明白的。当年若不是怀胎之时被人下药导致早产,林瞻远不会变成痴傻儿,她也不会失宠。

    她总是退让,别人却得寸进尺。

    最后还要靠女儿来保护自己,她这个母亲当得何其软弱。

    萧岚一夜未眠,翌日醒来时,眼神就有些变了。

    但她这些年性子已经养得非常稳重,并不急于求成,只是不再跟云悠和青烟在院子里做针线活,而是把那些早已蒙了灰尘的书籍重新拿出来翻看。

    林非鹿病得并不重,早上醒来烧就退了,还被萧岚抱在怀里读了会儿书。

    但是太医院几位太医惦记着各个主子的命令,一到班就准备再去明玥宫问诊。

    四位太医背着药箱一道出门,笑吟吟地互相作揖:“各位大人辛苦了,这一大早的,是要去哪个宫里啊?”

    年轻太医:“各位大人早上好,微臣是要去明玥宫给五公主复诊。”

    陈太医:“……我也是去明玥宫。”

    罗太医:“我也是……”

    冯太医:“我也……”

    四位太医:“…………”

    就很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