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0|【50】
    林帝今夜没有翻妃嫔的牌子,独自宿在自己的养心殿。睡得正香突然被彭满叫醒,本来满心怒意,但听彭满回禀了几句,瞌睡一下就没了。

    宫人迅速服侍他起身穿衣,提着宫灯出去时,青烟等在外面。

    彭满只是简要说了几句,此时见着青烟,林帝便问:“你仔细将刚才的事情说来听听。”

    青烟便将梅嫔踏进明玥宫后的所言所行一一回禀。林帝最近本来就在大力追查当年的线索,此时听梅嫔这些话,哪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登时又惊又气。

    一边朝明玥宫去,一边吩咐彭满:“去把惠妃叫过来!”想了想又说,“再派人去一趟银霜殿,死的活的都一并带来!”

    彭满带着人领命而去,林帝则匆匆赶到明玥宫。

    进去的时候,梅嫔已经镇定下来了,身上披着萧岚的外衣,正捧着一杯热水在喝。

    她脸上的疤痕本就唬人,这深更半夜的,还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简直比女鬼还可怕。林帝只看了一眼,真是一颗心堵在了嗓子眼,赶紧将目光移到了旁边温婉素雅的萧岚身上。

    看看,这才是朕的爱妃。

    真正的温婉良善满身才情,明知道梅嫔是当年下毒加害自己的凶手,却还体贴地为她拿了外套倒了热水。

    这一对比,林帝心中对萧岚的喜爱越发深了。

    梅嫔一见她过来,登时就跪下了,先是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伏在地上哭道:“陛下,妾身自知罪孽深重,死有余辜,但妾身不愿陛下被奸人蒙蔽,哪怕是死,也要死在陛下手中,死个清楚明白!”

    林帝没说话,冷冷看跪在地上的身影一眼,拉着萧岚坐到了软塌上。林非鹿也跑过来,睡眼惺忪地爬进他怀里,瓮声瓮气问:“父皇,梅嫔娘娘说有人要杀她,是真的吗?”

    林帝摸摸她小脑袋,沉着脸看过去:“你且跪着,好好想想当年真相的全部细节,等惠妃来了,再一起说。”

    梅嫔哭着应是。

    她也知道陛下现在不喜这张脸,一直伏在地上没有抬头。

    没多会儿,惠妃就过来了。

    今夜她本就难以安眠,突听有人叫门,说陛下传她问话。

    惠妃心中一个咯噔,就知大事不妙了。临到关头,反而比平时沉得住气,耳语吩咐贴身婢女之后,就匆匆出门了。只是没想到来的竟然是明玥宫,进来一看到跪在地上的梅嫔,再一看林帝那气势,再沉着心里也惊慌起来。

    从门口走到堂中那几步路,愣是走出她一身的冷汗,在林帝逼人的视线下缓缓下跪,尽量保持嗓音平静:“臣妾拜见陛下,这个时辰,不知陛下唤臣妾前来是有何事?”

    林帝冷声道:“看到梅嫔在这里,你竟不觉得惊讶吗?”

    惠妃勉强一笑:“是有些惊讶,正等陛下吩咐。”

    林帝便道:“梅嫔,你且将今夜发生之事再说一遍。”

    梅嫔缓缓抬起身子,深深看了一眼身边的惠妃,红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阴毒,看得惠妃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梅嫔便将今夜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包括她派人去寻刘三寻不到,在枕头下藏了剪刀,屋子里莫名的香味,和破门而入的黑衣人。

    梅嫔每说一句,惠妃的脸便白一分。

    说到最后,她转过身来,看着惠妃一字一句道:“惠妃姐姐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惠妃尖声道:“你血口喷人!我平日与你无冤无仇,与你姐妹相待,怎会行此恶行!你不知得罪了何人,引来杀人之祸,竟嫁祸到我头上!”

    说罢,朝林帝磕头道:“求陛下为臣妾主持公道!”

    林帝的脸色也很难看。

    虽然他不喜梅嫔,但在他的皇宫,竟然发生了行刺妃嫔一事,幕后主使如此胆大妄为,岂有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他盯着梅嫔,沉声问:“你且说说,惠妃为何要杀你灭口?”

    这话一问,惠妃只觉身子一软,就要瘫下去,但硬生生掐着袖下的手指忍了下来。

    梅嫔闭了闭眼,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微笑,配着她脸上的疤痕,越发恐怖,她看了林帝身边的萧岚一眼,缓缓道:“这件事,还要从八年前说起。”

    在这个深夜,六皇子林瞻远痴傻的真相,终于缓缓浮出水面。

    哪有什么生母命中不详惹了神怒,不过是因为争宠导致的一场谋害。老六本该是一个健康聪明的皇子,萧岚也本该顺利晋为嫔位。

    这一切都因为底下那两个毒妇而葬送了。

    林帝听她说完最后一个字,再也忍不住,狠狠将案几上的茶杯砸了下去。

    茶杯砸的粉碎,溅起的碎片划在了梅嫔的手背上。她丝毫不在意地拂去鲜血,嘴角反而挂着一抹笑。

    事已至此,惠妃不会放过她的。

    就算是死,她也要拉着她垫背!

    惠妃早已冷汗涔涔,只不停地重复:“你血口喷人!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那个药!陛下!求陛下做主,还臣妾清白啊陛下!”

    梅嫔幽幽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陛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就算没有证据又怎么样呢?她身处绝路,现在是在用命换当年的真相,有没有证据不重要,林帝会不会信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前去银霜殿检查的侍卫也回来了。

    彭满进来回禀道:“陛下,银霜殿空无一人,刺客不知所踪,只有两具尸体,是银霜殿的宫女。怕惊扰贵人和公主,老奴已让他们抬去杂役房了。”

    林帝沉声问:“死因是什么?”

    彭满回到:“剪刀戳穿胸口致死。”

    这就跟梅嫔刚才所说的一切连上了。看来是那刺客见梅嫔逃脱,才用那把剪刀把两名宫女灭了口。

    事到如今,且能有假,林帝岂止是震怒,他现在就想把底下那个喊冤的毒妇活生生掐死。

    惠妃满脸泪痕,跟当初的梅嫔一样抵死不认,甚至指天发誓:“不是我!陛下,臣妾没有做过此事!若有假话不得好死!”

    她是料定了梅嫔拿不出当年下药的证据,而今刺客都跑了,也无法证明是她派的人。不管林帝信也好,不信也好,没有证据,就不可能真的拿她怎么样。

    梅嫔等她狡辩完,又开口道:“陛下,那刺客被妾身在手臂上刺了一刀。只要现在去各宫搜查肩上有伤的人,一审便知!”

    惠妃紧紧咬着牙跪在地上不说话。

    林帝便沉声吩咐彭满先去将惠妃宫中所有人提审出来,检查有无伤口。若没有,再挨个提审其他宫中的宫人和侍卫,就是把这皇宫翻个遍,也要把行刺之人找出来!

    闹了这么一场,夜已经很深,梅嫔笑容诡异,惠妃哭着喊冤,林帝听得头疼不已,再一看旁边沉默不语眼眶通红的萧岚,顿时愧疚又心疼。

    若不是这两人加害,她这些年岂会过得如此艰辛?

    林帝不由得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声问:“等事情水落石出,岚儿希望朕如何处置她们?”

    萧岚在他怀里缓缓抬眸,眼尾泛着红,楚楚可怜,却努力朝他露出一个笑:“但凭陛下吩咐。”

    林帝拍了拍她纤弱的后背,长长叹了一声气。

    追查各宫宫人是个大工程,一晚上时间肯定不够。林帝命人将梅嫔和惠妃各自带下去,看押在永巷,等查出线索再提审。

    等人一走,他也懒得再回养心殿,直接宿在了萧岚这里,刚好趁此机会安抚她一番。

    翌日一早,昨夜发生的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便开始在后宫中疯传。毕竟彭满带人查刺客的动静不小,惠妃的瑶华宫最先被查,但遍查里外,也没找到手臂受伤的刺客。

    惠妃行事警惕,自然不会用自己宫中的人。

    太后听闻当年真相有了线索,派人来问了一趟,宫人回去之后回禀此事,太后得知其中竟然有惠妃参与,很是沉默了一会儿。

    良久,自嘲似的笑了一下:“看来哀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林念知自从上次被惠妃打了一巴掌关了禁闭之后,直到现在也没跟惠妃讲过话。

    她脾气一向大,心中虽然埋怨,却也知道这种谋害公主的事说出去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一边想保护母妃,一边对小五感到愧疚,整个人也不如以前活跃。

    昨天半夜宫人来传惠妃,林念知因为吃了安神药睡得太熟,直到今日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永巷是关押宫中罪嫔的地方,惠妃被关押到那里,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她因为小五的事已经很愧疚了,现在又得知六弟痴傻也跟母妃当年下药有关,心中简直又气又恨又难过,一急之下竟然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宫里闹得天翻地覆的,源头所在的明玥宫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早上林帝走了没多久,就有宫人送了不少赏赐之物过来。

    林帝以往只是赏林非鹿和萧岚,这一次却连同林瞻远一起赏了,赐了他文房四宝,赐了他弓箭骑装,其他皇子赏过的东西,一上午时间,全给他补齐了。

    林非鹿蹲在花田旁边浇花,看着林瞻远围着赏赐兴奋地跑圈圈,边跑还边说:“是我的!都是给我的!”

    他从来没收到过这么多礼物。

    虽然是个傻傻的小孩子,却也知道父皇是这里最厉害的人,所有人都要听父皇的话。现在最厉害的人送了他这么多东西,他当然开心。

    萧岚笑着坐在一旁,眉眼依旧温婉,并没有那种大仇得报后扬眉吐气的得意之感。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哪怕立起来,也抹不掉心中的那份柔软。倒是青烟和云悠很高兴,说话做事都喜气洋洋的。

    云悠一边挽线一边问萧岚:“娘娘,你说陛下会怎么处置梅嫔和惠妃?谋害皇子可是死罪呢。”

    萧岚责备地看了她一眼:“这些事陛下自有主张,不用你多嘴。”

    云悠吐了下舌头,她是跟着萧岚一起进宫的,从小陪着萧岚一起长大,性子比起青烟烂漫很多。过了会儿又跑到林非鹿身边来,帮着她一起浇花:“公主,你觉得陛下会下旨处死梅嫔吗?”

    林非鹿把藏在花丛中的一株杂草拔起来,扔在一旁,脆生生的嗓音有些漫不经心:“梅嫔的父亲不是还在江南治理水患吗?顶多打入冷宫吧。”

    公主一向聪慧,她这么说,那肯定八九不离十了。

    云悠有些不解气,又问:“那惠妃娘娘呢?”

    林非鹿用帕子擦擦手:“顶多降个位份禁个足吧。”

    云悠失声道:“啊?就这样啊?那也太便宜她们了吧?”

    萧岚在一旁斥责她:“云悠,慎言。”

    云悠撇了下嘴,没再多说什么了。

    三日之后,搜寻刺客的侍卫终于有所收获。但人已经死了,被扔在一口枯井中,手臂被剪刀戳伤的伤口都已经腐烂了。与此同时,侍卫还发现了另一具尸体,正是银霜殿失踪的太监刘三。

    刘三是直接参与刺杀林非鹿一事的人,他一死,惠妃就将自己彻底从这件事中摘了出去。

    死掉的刺客也查明了身份,只是宫中巡逻侍卫中的一员,跟惠妃毫无关系。现在人都死了,梅妃口说无凭,根本无法证明这人是惠妃派来的。

    惠妃做事狠绝快,将凡是跟自己有关的线索斩得一干二净。

    林帝其实那晚在听梅嫔哭诉时就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惠妃虽然将证据全部毁灭,却更加在林帝心中坐实了罪行。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这位妃子,居然是一个如此有心机有谋略又心狠手辣的女人,这些年她在宫中安分守己不争不抢,连太后都赞她宽仁,还真是把这宫里的人都耍的团团转啊!

    林帝真是气得七窍生烟,但就跟梅嫔那次的事件一样,他就是再气,再想杀人,他也得顾及朝廷重臣。

    惠妃的父亲如今官至户部侍郎,是充盈国库的一员猛将,她母家不少子弟在各地为官,将地方经济发展得非常好,每年上交国库的银税在全国都排在前十。

    而且她还为自己生下了长公主,这是林帝的第一个孩子。

    谋害皇子虽然大罪,但惠妃做得太干净,哪怕梅嫔攀咬指正,可拿不出证据,林帝不可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跟林非鹿猜的一样,林帝在经过几日彻查审问之后,就下了旨意。

    梅嫔被褫去位份,打入冷宫。惠妃被降为嫔位,禁足半年,即刻搬出瑶华宫主殿。

    林帝不能降罪惩罚她,就只能在其他地方出出气。比如他新赐给惠妃的住所是先皇在时就被废弃的宫殿,在宫里久有闹鬼的传言。

    以前叫做明萃宫,林帝在惠嫔搬过去之前让人改了名字,改成了悔省堂。

    悔过反省,非常直白地打惠嫔的脸。

    惠嫔在宫人的搀扶下搬过去时,看到阳光照射之下那个崭新的牌匾,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这么闹了一场,她对萧岚的恨意反而消减了不少,大多数怨恨都被梅嫔给夺走了。

    梅嫔也一样,自从搬入冷宫后,就不扎萧岚和林非鹿的娃娃了,每天只扎惠嫔的,诅咒她不得好死。

    伴随着这两人的降罪旨意,还有另一道晋封旨意,是传到明玥宫的。旨意言明萧氏蕙质兰心,生育皇子皇女有功,擢为昭仪。

    昭仪再往上,就是嫔了。

    林帝本来是打算直接给她升到嫔的,但想起当年就是因为自己过于宠爱才导致萧岚被加害,所以他就缓了一手,不让她太过引人注目。

    本来还想给萧岚赐居新的宫殿,但萧岚以两个孩子都习惯这里的环境为由婉拒了。

    林非鹿的花田才搞上,现在花农事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林帝一看便也就没强求。

    萧岚这一下直接跃了四个位份,虽然当年事情水落石出,大家都知道这是林帝对她的补偿,但一下晋升这么多,后宫众人还是有些意外。

    如今四妃之位只余两妃,后宫美人们的心思又开始活络了。以前四妃的位置被霸占得死死的,她们最多也就奋斗到嫔位,现在终于有机会往上晋升,当然都跃跃欲试。

    后宫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从岚贵人变成了岚昭仪的萧岚还是如以往沉静。

    她现在跟以前相比,的确聪明了很多,知道如何讨林帝喜欢,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

    可她并不想争宠,她只希望自己做的这些,能让两个孩子能平安长大。

    林非鹿倒是跟她想的不一样。

    都走到这个地步了,不争也得争。

    反正也要争,那不如争个大的。

    她觉得妃位就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