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2|【52】
    林非鹿:大意了。

    不过这车翻得不凶,问题不大,她还能苟。

    于是林景渊就看到小鹿妹妹转过头眨了眨她水灵灵的大眼睛,非常正经地说:“儒家圣人不仅有孔子还有孟子,佛家高僧不仅有玄奘还有慧能,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当然也可以有两个啦!”

    林倾:“?”

    虽然四弟不太聪明的样子,但小五你也不能这么忽悠他吧?我都听不下去了,他能信你才……

    林景渊:“对哦!小鹿你说得好有道理啊!”

    林倾:“???”

    算了,就这样吧,对老四抱什么期待呢。

    林倾朝林非鹿投去一个无奈又好笑的眼神,转身走了。

    林景渊热切地把自己的东西搬到了林非鹿旁边,坐下之后看她乖乖整理书本的样子,又凑过来小声说:“虽然我和三哥都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人,但凡事讲究先来后到,我还是要比他多一点点才可以哦!”

    林非鹿偏过脑袋甜甜地看着他:“太子哥哥是世人眼中最好的人,景渊哥哥是小鹿心中最好的人。”

    林景渊:啊啊啊妹妹好乖!!!

    搞定争宠的熊孩子,林非鹿终于可以安心打瞌睡了。自从课程提前之后,后排学渣区域比以前上课时安静了很多,因为一个比一个睡得香。

    林非鹿正睡得舒舒服服的,突然有人扯她的揪揪,把她从吃炸鸡的美梦中扯醒了。

    她气愤地转过头一看,奚行疆就坐她斜后方的位置,一只手支着下巴趴在案几上,另一只手还拽着她绑揪揪的红丝带。

    见她气呼呼转过头来,他才吊儿郎当地松开,冲她挤眼笑了笑,“小豆丁,不是好学吗?怎么能跟我们这些坏学生学?”

    林非鹿:“要你管!”

    她把垫子往旁边挪了挪,离他远了一点,又趴下去继续睡。

    没多会儿,奚行疆又用毛笔头头戳她咯吱窝。

    林非鹿快被气死了,要不是太傅还在上面讲课,她真想用手边的砚台砸死他。

    这种上学时期扯女同学头发的男生简直就是课堂毒瘤!毒瘤!

    林非鹿搬出王牌:“你信不信我告诉奚贵妃娘娘!”

    奚行疆:“嚯哟,还学会打小报告了?是不是要让姑姑打我一顿啊?”

    林非鹿:“我告诉娘娘你很喜欢我的小揪揪,让她也给你扎两个。”

    奚行疆:“…………”

    他果断地收回了手,目不斜视看向太傅,做出专心听课的模样。

    别说,他姑是真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小时候他进宫,还给他穿过裙子。

    有奚贵妃护身,林非鹿美美地睡了一觉,睡醒之后把太傅今天讲的书上的内容看了两边,熟记心头,放学的铜铃就敲响了。

    她一溜烟跑回了明玥宫,刚进门就喊:“云悠!我早上走之前冻得冰棍好了吗?”

    云悠得了她的吩咐,一上午啥都没干,就守着那坨冰块,一旦有融化的迹象,就把内务府送来的冰继续加进去,保持低温。

    现在掀开棉被看了看,竹筒里的冰棍果然已经凝结了,回道:“公主,快好了。”

    林非鹿火急火燎地跑进来,这一路热得满头都是汗,蹲在冰桶旁边才觉得凉快了些,拿起小木签凑过去戳了戳,竹筒里的冰棍还有些软绵绵的,没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充其量算个冰沙吧。

    不由得有些失望。

    云悠说:“公主,你要是想让它变成冰块这样,恐怕得拿去冰窖才行了。”

    林非鹿也这么想,歇了一会儿,把半成品冰棍当做冰沙吃了。

    她用了玫瑰牛奶和蜂蜜,做出来的味道还是十分美味的,能在这种地方吃上冰沙,也算不错了。

    吃完之后,她又调配了适量的玫瑰牛奶,分别倒进准备好的竹筒里,然后让松雨和云悠抱着,跟她一起去了内务府。

    这时候虽然没有冰箱,但作为用度极尽奢华的皇宫,是拥有大型人工地下冰窖的。里面一年四季都储存着冰块,各宫夏季消暑的冰块就是从这里运出来的。

    林非鹿说明来意,内务府自然不会拒绝五公主这样小小的要求,把她的竹筒冰棍全部放进了冰窖里。

    第二日太学下课,林非鹿明玥宫都没回,只奔内务府。

    宫人按照她的要求,把冻好的冰棍用冰盒装了起来,林非鹿让松雨抱着,自己则拿了一根出来吃。一口咬下去,牛奶味儿的冰渣碎在口中,还带着玫瑰的清香和蜂蜜的甜味儿,在这炎炎夏日简直爽得她透心凉。

    终于吃上一样自己熟悉的食物了,林非鹿感动得热泪盈眶。

    松雨看着她的表情不由得疑惑:有那么好吃吗?

    冰盒能保证冰棍一个时辰不化,回到明玥宫用完午膳,林非鹿给宫人一人发了一根,宫内一时之间全是咬冰棍的咔嚓声和林瞻远舔冰棍的吸溜音。

    最后冰盒里还剩两根,她以吃多了要拉肚子的理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林瞻远还要一根的请求,抱着冰盒哒哒哒跑走了。

    她有一段时间没来翠竹居。

    她如今不像以前查无此人,一举一动宫里都注视着。宋惊澜最近闭门不出,是在这里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她若是频繁上门,恐怕会对他不利。

    今日午后的阳光格外炽热,她一路跑过来感觉自己都快被晒化了。

    天气炎热,也没多少人愿意出门,宫里静悄悄的,只有时而响起的蝉鸣,增添夏日的气息。

    翠竹居竹门紧闭,林非鹿跑到门口时,本来打算像往常一样敲门,但看了眼旁边不算太高的院墙,她觉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跟奚贵妃练了这么久的武,虽然还不大能飞,但上墙的本事还是有的。

    小孩子身体本来就轻盈,练习轻功更容易。林非鹿把冰盒放在地上,一只手握着一根冰棍,然后后退几米,凝重地看着眼前的院墙,气沉丹田,拔腿朝前冲刺,然后猛地一提力,整个身子便凌空而起,朝着墙垣跃了上去。

    结果学艺不精,双脚刚挨着墙身子就卸了力,林非鹿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搭了下去。好在她眼疾手快,上半身扒在墙垣上,下半身悬在空中,吓得她汗毛都倒立了。

    听到动静的宋惊澜一出来就看见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趴在自己院墙上的小姑娘。

    她趴了这么一会儿,力气都快用尽了,身子正一点点往下滑。若是扔掉手里的冰棍就可以解除危机,但偏偏又舍不得,只能咬牙坚持着,看见宋惊澜出来,顿时呜呜大喊:“殿下我快掉下去了快帮帮我……”

    这话还没说完,只感觉门前那抹白色的影子像一阵风似的,转眼就移到了自己面前。他轻松地跃上墙垣,俯身抱住她小身子,又轻飘飘抱着她跳下来。

    林非鹿胳膊肘酸得快断了,两只手哆哆嗦嗦抖着,偏偏冰棍还握得特别紧,对上他好笑的目光,简直无地自容了。

    宋惊澜伸手把那两根冰棍拿过来,笑着问:“给我的?”

    林非鹿闷闷一点头。

    他看了两眼:“这是什么?”

    林非鹿说:“玫瑰牛奶冰棍。”她又闷声补了一句:“都快化了。”

    宋惊澜将其中一根递给她,然后拉过她的小手,走到门口的台阶前坐下,“那赶快吃了吧。”

    林非鹿坐在他旁边,两只小脚脚踩着台阶微微踮起,泛酸的胳膊肘刚好能撑在腿上。先舔了下融化的外层,然后一口咬下去。

    宋惊澜也咬了一口,冰渣碎开的声音细细碎碎的,响在寂静的午后,有种特别惬意的好听感。

    谁也没说话,廊檐挡住了阳光,他们就坐在屋檐的阴影下,吹着夏风,闻着竹香,吃完了玫瑰牛奶味儿的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