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3|【53】
    一根冰棍下肚,热气好像都被驱散了。

    小孩子皮肤嫩,林非鹿啃完冰棍,唇被冰冻得绯红。她舔舔嘴角的牛奶冰渣,转头问:“好吃不?”

    高门贵族养出来的皇子,连吃冰棍的动作都赏心悦目,宋惊澜捏着那只削成片状的木签点头:“嗯,很解暑。”

    林非鹿骄傲极了:“那我明天再给你送来。”她小身子微微往后靠,抵着台阶,双腿也朝前舒展开,语气里充满惬意:“没有冰棍的夏天是不完整的。”

    宋惊澜偏头看了她一眼,眼眸盈满盛夏日光,“那公主明天是走正门还是翻墙?”

    林非鹿顿时不惬意了。

    丢人的事就让它过去不好吗?

    她目光直视前方,用一种冷酷的语气挽尊:“并非我学艺不精,是殿下这里的墙太滑了。”

    宋惊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改天让天冬把墙上的青苔清理一下。”

    语气那么认真,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林非鹿有些郁闷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问:“殿下,你这么厉害,武功是跟谁学的啊?”

    宋惊澜眸色不变,唇角挽着细小的弧度:“一位世叔。”

    但他入宫这么多年,不是连皇宫都没出去过吗?林非鹿觉得奇怪:“那他在哪呢?”

    宋惊澜闭上眼,头微微后仰,阳光就落在他下颌上,含笑的嗓音轻又低:“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又跟她打哑谜,小漂亮身上的秘密真多。

    不过身在敌国,有秘密也正常,警惕一点活得长久,要是完全对她不设防,那也说不过去。

    林非鹿不是个刨根问底的人,倒也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又兴致勃勃说:“殿下这么厉害,那那位世叔应该也很厉害吧?能不能教教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更快更轻松地飞高高吗?我练了好久了哦。”

    结果连个院墙都上不去!

    生气!

    宋惊澜哑然失笑,偏过头来看她:“练武没有捷径可以走,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看她逐渐幽怨的小眼神,抿了下唇,改口道:“公主若实在想飞……”

    林非鹿双眼发光期待地瞅着他。

    宋惊澜:“我可以带飞。”

    带飞个屁啦!!!

    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好吗!!!

    宋惊澜看着她崩溃又拒绝的小表情终于忍不住笑起来,抬手摸摸她的小揪揪顺毛:“好了,奚贵妃乃是女中豪杰,公主跟着她好好学,等练好基本功,我再教你世叔的独门技巧,可好?”

    林非鹿勉勉强强哼了一声。

    不远处的院门被敲响,传来天冬的声音:“殿下,我回来了。”

    宋惊澜收回手,起身去开门。老旧的木门一打开,就看见天冬抱了个冰盒在外面,奇怪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放在我们门口?”

    宋惊澜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小姑娘带来的,伸手接过来,又问他:“这一趟可顺利?”

    天冬果然撇嘴:“我好说歹说,他们才取了几块残墨给我。”

    他从袖口拿出一块帕子,里面包着碎碎渣渣的墨。宋惊澜看了两眼,并不在意:“能用就行。”

    林非鹿此时也凑了过来,天冬这才看见她,高兴道:“五公主过来啦。”

    林非鹿笑眯眯一点头,又指着问:“那是什么?”

    天冬看了宋惊澜一眼,无视他阻止的眼神,飞快道:“殿下许久不去太学上课,屋里的墨用完了,找内务府取了好几次他们都不给,今天才好不容易给我拿了这些碎墨。”

    学霸没有墨,那就等于士兵没有枪啊!

    林非鹿顿时同仇敌忾:“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内务府一向克扣翠竹居的东西,最近林宋两国形势紧张,估计就更变本加厉了。平日克扣吃穿用度也就算了,现在连区区写字的墨都不给,实在是过分。

    她的小漂亮过得这都是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啊!

    宋惊澜看她气呼呼的样子,笑着安慰:“无碍的,这些也够用。”

    都这么惨了,还笑得这么好看,哎……

    林非鹿抿下了唇,想到什么,眼睛亮了一下:“以后不要找他们要了,找我四哥要去!”

    宋惊澜无奈道:“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林非鹿说:“他肯定还感谢你呢。”

    宋惊澜:“……”

    她笑眯眯把冰盒从他手上拿过来,双手抱在胸前,摇头晃脑跟他告别:“我回去啦,下午还要去奚贵妃娘娘那里踩桩子呢,明日再来找殿下吃冰棍。”

    宋惊澜笑着说好。

    等林非鹿离开,天冬才好奇地问:“殿下,什么是冰棍?”

    宋惊澜淡淡扫了他一眼:“你最近话很多。”

    天冬抿住嘴闭嘴了。

    傍晚时分,翠竹居的门再次被敲响,天冬去开了门,惊讶地发现门外站的竟然是四皇子身边的那个太监康安。

    康安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给他,做贼似的:“这是四殿下让我送来的,还让我替他跟你们殿下说声谢谢!”

    说完就跑了。

    天冬:“…………”

    这个场景好熟悉哦,好像曾经得了五公主吩咐刚刚往翠竹居送东西的青烟啊。

    天冬打开包裹看了看,里面装的全是笔墨纸砚。

    ……

    林非鹿一回到明玥宫,远远就听见小孩子哭闹的声音。这附近能哭成这样的,一般都只有林瞻远了。

    但那声音又不像,软软奶奶的,还有点口齿不清,走得近了,才听到那声音一边哭一边在喊“姐姐”。

    林非鹿小跑过去,就看见上次见过的宫女夏晴抱着一个小奶娃正从明玥宫里走出来,身边还跟着两名小宫女,边走边哄道:“公主乖,五公主现在不在宫中,我们下次再来找她好不好?”

    小奶娃边哭边嚎:“不好!要姐姐!要跟姐姐躲猫猫!”

    林非鹿笑着喊她:“蔚蔚。”

    哭声一下就停了,小奶娃泪眼朦胧地看过来,看到林非鹿后,开心地吹出一个鼻涕泡,“是姐姐!”

    她身子使劲往外探,夏晴赶紧将她放下来,才朝林非鹿行了个礼,林蔚已经跌跌撞撞地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鼻涕眼泪糊了她一身,“姐姐,蔚蔚来找你躲猫猫啦!”

    夏晴在一旁拘谨道:“五公主,我们公主这几日一直吵着要来找你,奴婢便带她来了。”

    林非鹿点点头,掏出怀里的手绢给小奶娃擦擦脸,又擦擦自己胸口的鼻涕,然后牵起她的手走进明玥宫。

    萧岚也不知道女儿是什么时候又认识了六公主,刚才看着小奶娃大哭大闹找姐姐还有些不知所措,现在见女儿又把人牵回来,倒也没问什么,只吩咐青烟去煮牛奶。

    林非鹿种的那片花田已经很茂盛了,内务府知道她喜欢花花草草,有什么新的花类都最先送过来。

    现在花田里有玫瑰有蔷薇,有茉莉还有蝴蝶兰,姹紫嫣红十分好看。花田的篱笆旁就是小动物们的窝,有宫人每天打扫,不臭也不脏,反而因为挨着花田,有股淡淡的花香。

    夏晴也是第一次来明玥宫,带着两个小宫女站在廊下,觉得这地方虽然不比自家娘娘的宫殿华丽,但却有一种十分悠远的自然意境。

    林非鹿牵着小奶娃走过去,敲了敲小木屋的顶:“长耳,出来接客。”

    睡在午睡的小白狗听见主人的声音,开心地摇着尾巴跑出来了,一出来就往她怀里拱。

    林蔚瞪大了眼睛,口齿不清地说:“狗狗!”

    她有点怕,又有点喜欢,林非鹿就捉着她的手放在长耳头上摸了一把。长耳刚洗过澡,毛毛干净又蓬松,手感很好。林蔚看了笑眯眯的姐姐一眼,大着胆子又自己摸了一下长耳的头。

    长耳被林非鹿养得很乖,从来不咬人不乱叫,被软软的小手摸了,又调转方向,吐着舌头往小奶娃怀里钻。

    林蔚被舔的咯咯直笑。

    林非鹿又把短耳和兔兔抱出来陪她玩了一会儿,小奶娃被哄得服服帖帖,甚至忘记了要跟姐姐玩躲猫猫游戏。

    没多会儿午觉睡醒的林瞻远也出来了,乍然看到院子里多了个小奶娃,愣愣地看了她好一会儿。

    林非鹿友好地介绍两个人认识。

    林蔚还喊不清“哥哥”,喊出来像“哆哆”,林瞻远对于自己又多了一个小妹妹还是很开心的。

    他的智商停留在三岁,就跟林蔚现在差不多大,所以脑电波也处在同一个频道,两个人对话起来毫无障碍,甚至比跟林非鹿交流时还要流畅。

    毕竟林非鹿作为一个成年人,有时候还真get不到林瞻远的点……

    这一点林蔚明显比她强。

    跟林瞻远玩得可开心了。

    宫里的小孩子很少,最小的是去年她刚穿过来时丽美人生的那个七皇子,现在还不到一岁,话都不会说。

    其次就是林蔚了,其他哥哥姐姐们太大,林蔚没什么同龄的玩伴,连躲个猫猫都是跟大她十几岁的宫女,现在遇到林瞻远,才收获了真正的童趣。

    一直到太阳快下山,候在一旁的夏晴才走过来说:“五公主,奴婢得带公主回去了。”

    小奶娃一听这话,一把抱住林非鹿的腿:“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姐姐别赶蔚蔚走嗷!”

    六公主耍起脾气来,那是苏嫔都拿她都没办法的,夏晴顿时朝五公主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虽然五公主今年也才六岁,也只是个稍微大一点点的小奶娃……

    但不管怎么看都比自己公主靠谱多了!

    林非鹿接受到夏晴的求救信号,摸摸林蔚的脑袋:“蔚蔚,你知道守门神的故事吗?”

    小奶娃茫然地摇头:“蔚蔚不知道嗷。”

    林非鹿:“每座宫殿都有一位守门神,只保护住在这座宫殿的人。每到了晚上,吃小孩的妖怪就会偷偷跑出来抓小孩,但是因为有守门神的存在,妖怪就进不来呢!”

    小奶娃被“吃小孩的妖怪”六个字吓得脸都白了。

    林非鹿遗憾地说:“姐姐这里的守门神只保护姐姐,保护不了蔚蔚呢。只有蔚蔚住的临镜宫里的守门神才可以保护蔚蔚不被妖怪抓走哦。”

    小奶娃眼睛一眨,眼泪就要出来了,飞快转身扑向夏晴:“抱!”

    夏晴:“…………”

    林非鹿笑眯眯看着小奶娃乖乖被抱走,送到门口还朝她挥手:“吃人的妖怪白天不敢出来,所以蔚蔚以后白天可以来找姐姐玩哦。”

    小奶娃委屈巴巴。

    一路被抱回临镜宫时,苏嫔也刚刚从阮贵妃那儿回来,还坐在里间的软榻上喝茶,就听见女儿奶声奶气地在外面喊:“守门神?蔚蔚的守门神,你在哪里呀?出来跟蔚蔚玩呀。”

    苏嫔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放下茶杯走出去,就看见女儿贼头贼脑地在殿中跑圈圈到处寻找着。

    她问一旁的夏晴:“她这又是听了什么东西?方才去哪里了?”

    夏晴道:“方才公主睡醒,吵着要去明玥宫找五公主,娘娘不在宫中,公主哭得厉害,奴婢只好带她去了。”

    上次遇到五公主的事夏晴已经回禀过她,苏嫔跟萧岚素来无交集,倒也没放在心上。

    林蔚隔两天便说要去明玥宫看猫猫兔兔,苏嫔哄上两句,小孩子忘性大,很快就被转移注意力,只是今天她去阮贵妃那里请安,又说了会儿话,回来迟了,宫女才叫林蔚闹住了。

    夏晴便将下午林蔚在明玥宫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最后林非鹿讲的那个故事。

    苏嫔听完,倒觉得挺有趣的:“蔚儿平日闹起来本宫都哄不住,五公主倒是聪明,用一个故事便把人哄走了,果然与传言一样冰雪伶俐。”

    苏嫔是阮贵妃一位姑母的嫡女,两姐妹虽然关系一般,但阮母跟自己妹妹关系好,便时常在书信中交代女儿在宫中要照顾好这位表妹。

    后宫人心莫测,有知根知底的姐妹在身边也算互相有个照应。

    苏嫔入宫的时候阮贵妃已经位列贵妃之位,在她的照应下,苏嫔连宫斗都没怎么参与过,十分顺遂地晋到了嫔位,又平安生下了一个女儿。

    阮贵妃的性子说好听了叫直爽,直白点就是嚣张,不过她的确有嚣张的底气,家世好样貌好,父亲官至丞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宫里的人都知道贵妃娘娘脾气不好,很难伺候,但胜在没什么心机,心直口快有一说一,有时候还透出一点冒失。

    林帝被先皇那一届的宫斗折腾怕了,既偏爱温柔良善的女子,也喜欢阮贵妃这样一眼就能看透的性子。

    所以也很纵容她的嚣张。

    苏嫔倒是跟阮贵妃不一样,虽然都是同样明艳张扬的相貌,性格却有些淡,又十分从容,来什么就接什么,好的坏的全盘纳下。

    她好像没什么喜欢的,也没什么讨厌的,直到生下这个女儿后,好像才多了些人情味在身上。

    林蔚跑了几个圈圈,也没找到自己的守门神,回头看见母妃笑吟吟站在门口看着她,顿时朝她跑过来。

    苏嫔将女儿抱起来,替她擦擦额头的汗,听见女儿焦急急地问:“母妃,你看见蔚蔚的守门神了吗?蔚蔚找不到他,他会不会走了啊?”

    苏嫔指着门前的空地,挑眉惊讶道:“怎么会呢,守门神不就在站这吗?”

    小奶娃惊讶地瞅了半天,啥也没看到,最后委屈巴巴转过头来:“可是蔚蔚看不见呀。”

    苏嫔亲亲她胖嘟嘟的脸:“只有大孩子才能看见守门神,蔚蔚太小了,所以要多吃一点饭,快快长大。”

    于是用晚膳时,吃饭困难户林蔚终于没有被追着喂饭,而是乖乖捧着碗吃完了自己的饭。

    苏嫔很满意,吩咐夏晴:“五公主帮了本宫大忙,从里库挑几件东西送过去致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