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真千金来自末世 > 番外七
    番外七   

    婚礼自然是非常累的, 饶是余莹莹体力充沛,却依旧休息了一天才缓过劲儿来。

    然后因为放心不下华暖阳, 所以没几天她就跑回了娘家。

    

    华暖阳上班去了, 余莹莹就问了张妈,华暖阳心情怎么样,有没有孤单之类的。

    张妈就说, “是有点, 晚上也不睡觉,就在你屋子里坐着, 说是女孩养了这么大, 怎么一下子就嫁出去了。

    不过后来接了电话, 她就回屋了, 我半夜去看, 已经睡了。”

    

    余莹莹就哦了一声。

    

    她没事干, 就去华暖阳的屋子里坐了坐,结果就发现了她的礼单——婚礼是一起办的,其实余家和贺家的客人是重合度很高的, 所以昨天现场的礼单都在余莹莹那里。

    但是, 这只是能去现场的人, 还有很多远一点的朋友亲戚是去不了的, 人家也会随礼, 这就是双方父母自答谢了。

    

    华暖阳手中,显然就是她的朋友。

    

    余莹莹打开一看, 其实并不多, 她这些年朋友有限, 也就是花艺课上认识的几个小姐妹,还都不是资本圈的, 还有就是最近工作了,有了不少新朋友。

    

    不过后者,余莹莹觉得她妈不会说的,毕竟刚认识,收礼也不好意思。

    

    余莹莹瞥了一眼礼单,果不其然,没什么陌生名字,都是那些熟悉的阿姨,礼金也不大,都是千把块钱——送个吉利而已。

    

    不过,余莹莹翻到最后,却看到了个熟悉的却不应该出现的名字——周利生。

    

    这不是她妈的老板吗?

    

    余莹莹看了看礼金钱,也不多,2000元,就是个普通礼金的分量,但余莹莹觉得这事儿可大可小。

    

    最重要的是,如果其他的同事都没送,周利生送了,他怎么知道的?

    他问的?

    她妈主动说的?

    如果是她妈主动说的,老板给员工包红包特别正常,能理解。

    如果是他问的,就不正常了。

    

    余莹莹想了想,瞧了瞧时间还够,干脆拿了钥匙跟张妈说了一句,“张妈,我去接我妈下班。”

    

    她往外走,张妈就追了出来叮嘱她,“你别直接上去,你就在车里等她,最好车也离得远点。

    你妈现在可没说自己身份。

    她可喜欢着公司呢,你别让她难做。”

    

    余莹莹就哦了一声,她今天开的车是工作室配的,是辆奔驰。

    她就开回了贺家,换了一辆保姆买菜开的电动小车车去的。

    

    到的时候还不到下班的点,余莹莹就在大厦的地上停车场等着,等到了五点钟,下班时间到了,她妈也没从里面出来,然后她又等了等,到了六点,还是没出来,结果张妈给她打了电话,“莹莹啊,你怎么还没回来,你妈都回来了。”

    

    余莹莹一直盯着呢,她停车的位置视角极佳,本身六感出众,压根不可能错过人,那就是她妈今天没上班?

    

    余莹莹心中疑惑,回家却听见华暖阳掩耳盗铃的解释,“哎呀你也不说一声,咱们错过了,我坐地铁回来的。”

    

    骗人啊,余莹莹就知道有事了。

    

    她也没揭穿,吃了饭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开着那辆电动小车车等在了他们小区外,看见华暖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了大门。

    华暖阳原本是想去地铁站的,结果走了两步,一辆黑色的宾利就跟了过去,然后她就停下了。

    

    宾利车窗落下,余莹莹就听见她妈说,“你怎么又来了。”

    

    里面的男人说,“这不是顺道吗?

    你放心,这都出了小区了,你就挥挥手,当是打车不就没人怀疑了。”

    

    余莹莹:……   

    华暖阳就说他,“天天打一辆车啊。”

    

    男人回答:“那我就天天换车来接你不就行了。”

    

    余莹莹:……   

    显然,华暖阳是遭不住这个追求法的,立时就被他逗笑了,“你神经啊,哪里来这么多车?”

    

    男人也笑了,“看样子是答应了,都替我想车子的事儿了,放心吧。”

    他没下来,而是直接在里面开了车门,“上来吧。

    地铁人太多,多挤啊。”

    

    华暖阳就高高兴兴坐了上去。

    

    余莹莹一路尾随他俩到了公司,才发现为什么昨天没接到人,人家是停在地下车库的。

    不过她连跟了两天,看出来她妈是自愿的,还挺高兴的,就没再管。

    

    毕竟,周利生的个人情况,贺星楼早就调查清楚了,一清二白,人品也挺好,是个不错的对象。

    就是余莹莹不明白,他俩怎么好上的。

    

    可这事儿,华暖阳不肯说,她也就当作不知道,自然没法问。

    就这样,余莹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着华暖阳老实交代。

    

    结果,华暖阳挺沉得住气,一直到了来年,都没坦白过。

    

    但余莹莹知道,人家周利生可是周到的很,一年时间刮风下雨车接车送,这态度就不用说了,光看她妈天天脸上的笑容就知道。

    这是她这辈子都没有的笑容,是被宠溺出来的。

    

    余莹莹担心的自己嫁人后,华暖阳寂寞空虚的状况完全没有出现,反而被彻底填满了。

    

    最让余莹莹欣喜的是,她妈在别的方面进步很大,居然开始自考了,学的就是国际贸易,告诉余莹莹的时候,已经过了三门课了。

    

    余莹莹简直吃惊不已,因为她妈虽然有着不错的文凭,但那是买来的,是余家充脸面的,但其实她年幼遭遇不公,来了京城因为差距太大,非常自卑,并不愿意学习,甚至并不愿意提起这些,这种努力的样子,是余莹莹一辈子没见过的。

    

    然后她还给了余莹莹更多的惊喜,譬如隔一天一次的健身房,譬如每天都有的线上英语学习,譬如有一天她和贺星楼回家吃饭,电视里放着新闻,她妈居然随口和贺星楼聊了几句国外局势对经济的影响,说的头头是道。

    

    余莹莹知道那恐怕是周利生告诉她的,但她喜欢这个改变,因为,一个对着一张白纸的人愿意说,一个对着完全不懂的行业愿意学,这不是最好的爱情吗?

    

    所以,即便没和周利生见面,余莹莹和贺星楼对这位妈妈的男朋友,其实印象都很好的。

    

    余莹莹还经常跟贺星楼讨论,“你说我妈什么时候才能公布啊。

    周利生真是好脾气,一年多了,居然也不生气。”

    

    贺星楼如今可是华暖阳的心尖尖女婿,自然很理解她,“妈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只是谨慎,害怕二次选择失败,所以不敢,再给她点时间吧。”

    

    余莹莹一听十年怕井绳,自然就想到了那位“井绳”,他已经入狱一年半了,监狱是有缓刑的,听说最近要出来了。

    

    余莹莹这一年多,回余家老宅次数很多,老爷子恢复的不错,但也离不开轮椅,性情也越发像是小孩子,张叔大部分时间能哄,哄不了的,只有她才行。

    

    一想到以后可能会遇到那位,她就不怎么爽。

    

    贺星楼自然明白余莹莹的郁闷,站起来替她揉着太阳穴安抚说,“此一时彼一时,他应该也知道错了。

    毕竟病了那么大一场吗?”

    

    余中巍的确生了一场大病,去年三月他们结了婚后,唐艺文和唐了了、唐子明的案子也都判了下来,这种事余莹莹不掺和,是张叔去见得余中巍,跟他说的这个结果。

    

    张叔说余中巍对唐艺文是拐卖余莹莹的元凶,虽然不敢置信,但还是能够接受的,毕竟那是个蛇蝎女子。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唐了了竟然伙同唐子明谋害老爷子。

    那可是他亲爸爸,他就算对老爷子多有怨言,但那是他爸爸啊,他亲生的和养大的孩子居然要杀死自己的亲爸爸,牟图财产。

    他直接就吐了一口血,昏迷了过去。

    

    听说直接就送了医院,医生诊断说是怒极伤心,反正身体一下子就被击垮了,各方面都出了问题,在医院里足足住了三个月的院,这才回了监狱。

    

    张叔是每个月去看他一次,回来就说余中巍苍老的厉害,看起来还不如没病的时候老爷子精神,整个人就跟失去灵魂一样,眼睛都浑浊起来了,是真不太好了。

    

    余莹莹觉得他活该,但也没想着专门去骂骂他,就这么冷着吧,一直就到了现在。

    

    如今听到贺星楼的话,她就一个想法,“我不用他改,离我和我妈远点就行。”

    

    但显然,余中巍并不是这么想的,他第一天出狱(张叔通知的),第二天就跟周利生打了一架,两个中年人士,打到任何人都分不开,鼻青脸肿被送到了派出所,当然,起因——华暖阳也被送去了。

    

    余莹莹是作为家属被叫过去的,一进去就瞧见了华暖阳正在照顾嘴角青了一块的周利生,一脸青紫的余中巍坐在远处,正愤恨地看着他们。

    

    余莹莹进来,虽然戴着口罩帽子,可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华暖阳一下子就发现了,余莹莹是她的主心骨,她立刻就挥了挥手,叫了声莹莹。

    余莹莹就大步走了过去,但华暖阳显然是后知后觉的那种,叫完了就想起来了还没跟周利生交代过她的真实身份呢,一脸心虚的看向了周利生。

    

    倒是余莹莹发现,周利生脸上表情淡然的很,她叫了一声周叔叔,周利生半点吃惊没有,很大方的回答,“哎,莹莹你好,没想到第一次见面是这种情况,让你见笑了。”

    

    不吭不卑,最重要的是,没有惊讶。

    

    华暖阳又偷偷松了口气,余莹莹一看就知道,她单纯的妈以为周利生没认出她来呢,怎么可能?

    

    《荒野求生》大火,《江湖儿女梦》播出后创造了收视奇迹,随后余莹莹又进组拍摄了动作片电影《此间风云》,如今正在热映,有人预测,可以进入票房历史前三。

    

    周利生怎么可能不认识她?

    人家不说而已。

    

    周利生不说,余莹莹也没揭穿的意思,她就说,“我去办手续,你们等等吧。”

    

    到了那里,人家就给她讲了怎么回事。

    

    余中巍守在小区门口想和华暖阳讲和,说是他在牢里反思过了,什么都不如原配好,原先是他瞎了眼,以后他还是想和华暖阳一起过,老爷子也想华暖阳回去。

    

    华暖阳自然不愿意,就想走,他拉扯华暖阳,让等在一边的周利生看见了,人家肯定护着华暖阳啊,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但这事儿,双方都有错,而且又是有头有脸的人,警察主要批评教育为主,伤势各自处理。

    

    余莹莹表示没意见,签了字,就把华暖阳领走了。

    

    周利生身边没亲人,余莹莹也帮他签了一个。

    

    她弄着的时候,张叔也赶了过来,给余中巍办了手续。

    

    余莹莹跟张叔打了招呼,压根都没搭理余中巍,忙完了自己这边,跟张叔说了句再见,就带着华暖阳和周利生往外走了。

    可是余中巍却是不甘心,直接追了上来,他倒是没说华暖阳,而是说余莹莹,“我是你爸爸,你帮他不帮我签字。

    再怎么样,我也是你爸爸吧。”

    

    余莹莹扭头就回答他,“你儿子是唐子明,女儿是唐了了,就是那俩故意杀人犯。

    我可不敢当你闺女。

    再说,咱们早断绝关系了,你别唐了了和唐子明没用了,就又想到我,你觉得,把你送进监狱的我,可能跟你和好吗?”

    

    “再说,这可是我妈的男朋友,真结婚了就是以后我的新爸爸,我帮他不是很正常吗?

    你摆正自己的位置。”

    

    这句话实在是太刺激余中巍了,余莹莹宁愿认个爸爸,也不要他,华暖阳也是,宁愿找个其他人,也不回余家。

    

    他愤怒,他有一肚子的憋屈想要发泄,可偏偏余莹莹细细瘦瘦的站在那儿,他却半点不敢,他知道,这个女儿有多厉害。

    

    他只能气得浑身发抖,瞪着眼睛看他们,两对人亲亲爱爱的离开,自己明明拿着最好的牌,却活成了最落魄孤单的样子。

    

    然后直接就气昏了。

    

    余莹莹没理他,带着华暖阳离开了。

    

    等着到了停车场,余莹莹和周利生都是一副正常样子,倒是华暖阳变成了惴惴不安的模样,她左看看右看看,余莹莹被她看的无奈极了,又舍不得她妈,只能开口了,“别看了。

    周叔叔恐怕早知道你身份了,就算不是早知道,看到余中巍也猜出来了。

    瞒不住了。”

    

    华暖阳忍不住就扭头看周利生,“你知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   

    周利生显然是习惯了华暖阳的脾气,坦坦荡荡地说,“开始不知道,后来你太明显了,跟这个人推荐余莹莹,跟那个人推荐余莹莹,电视剧你推广,电影上了你买了那么多票四处发,我是傻子也看出来了。

    

    我就提醒你,给你机会说,我问了多少次莹莹的事儿,你总岔过去,我也没办法,总不能揭穿你吧。

    不过后来一想,我又不靠余家和贺家,我的公司生意稳当,既不想壮大,倒闭也难,属于最舒服的阶段,能让咱俩活得很好,所以就当不知道了。”

    

    余莹莹一听就知道周利生说的是实话,她妈那性子,还真听不出来的。

    

    华暖阳显然也想起来了,脸上就有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嘟囔了一声,“那是你提醒的不够吧。”

    这也是间接表明,是自己的问题了。

    

    周利生绝对不是那种拿着羽毛当令箭的人,甚至都不是拿着令箭当羽毛的人,不但不提这事儿了,还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也是,是我提醒的方法不对。”

    

    华暖阳就舒服了。

    

    随后周利生就很自然的伸出了手,“周利生,新北京人,经营几家小公司,大富没有,吃喝不愁,性子安稳,讨厌风险。

    很高兴认识你们。”

    

    余莹莹也伸出了手,叫了一声周叔叔,“祝你们幸福。”

    

    有了这次意外的见面,华暖阳和周利生的关系就摆上了明面了,华暖阳终于催促着余莹莹让她帮自己选个舒服的小区,余莹莹这会儿才知道,原先不搬家,是想在周利生面前维持普通人的身份啊。

    

    她无奈极了,就这个小区,三室的房子一个月的房租也两万呢,华暖阳在周利生那儿一个月五千,还号称单身养女,是个人都知道她不简单啊。

    

    不过,余莹莹知道周利生不图这个,她说了华暖阳又得懊悔,所以就没吭声,替她重新换了房子。

    

    后面的事情就顺水推舟了,华暖阳和周利生感情一直很稳定,余莹莹就一直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不过他俩都是那种慎重的人,当年并没有结婚,第二年才结的婚。

    

    后面的日子就越过越快了。

    

    第三年,报纸上八卦余中巍找了年轻女网友当新女友,圈子里都说余中巍在费力求子。

    张叔则告诉余莹莹,唐了了经常让人打电话给余中巍,可余中巍没去看过她,也没有给唐了了充过一次钱,完全就当没了这个女儿。

    

    第四年,余莹莹的新功夫片再次大爆,余中巍女朋友换了无数个,都成了浪荡子了,也没生出个屁来,却把身体弄得更差了,如今只能在家里休养,连门也出不去了,恐怕寿命有限。

    

    第五年,余莹莹决定休息一下,因为她怀孕了,贺星楼也陪着休息了一下,到了年底,余莹莹就生了个漂亮的女娃娃,起了个名字叫做贺爱莹。

    

    贺星楼说这名字既和堂哥贺爱聪的名字一脉相承,一看就是亲兄妹,又真切的表达了他对余莹莹的爱意,是最好不过的。

    

    余莹莹其实觉得有点难听,但因为所有人都觉得好,她只能同意了,不过她私下偷偷问过贺星楼,为什么老大起名叫贺爱聪,张京爱里面可没这个聪字。

    

    贺星楼这才告诉她,这名字是他大哥写在日记本里的,聪是张京爱的原名,张聪。

    

    余莹莹为贺月升叹口气,就不提这事儿了。

    

    于是,自认为硬邦邦的余莹莹也开始带娃生活,而且带的是个软乎乎娇滴滴的女娃娃。

    

    爱莹与余莹莹的性子完全不同,一点都没有女侠气息,余莹莹习惯了跟她娇滴滴的说话,她觉得自己都变得柔软了许多,那些往日的事情,仿佛也离她越来越远了,她开始变得爱说爱笑,开始学会了和贺爱莹一起跟贺星楼撒娇,开始学会了说“老公你帮我,我弄不了”。

    

    于是有一天家里集体烧烤,炉子需要抬出去,余莹莹下意识的叫贺星楼,“你抬出去吧,好沉啊。”

    

    贺星楼就很自然的干活去了,她去厨房拿东西,就听见华暖阳跟张妈说,“莹莹这些年,终于又变回来了,像是小时候的样子了。

    你不知道,她被拐回来那一年,她整个人都冷冰冰的,眼神里都是愤怒,我有时候真害怕啊,她会做什么,别走上了弯路,还好,还好,一切都往最好的方向发展。

    我的莹莹回来了。”

    

    余莹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变了很多吗?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贺星楼问她,“我们去漠河度个假吧。”

    

    余莹莹居然愣了,她反问了一句,“为什么去那里?”

    

    贺星楼回答,“你不说那里很重要吗?

    我们结婚照都在那里拍的啊。”

    

    余莹莹看了看睡在中间跟小猪仔一样的贺爱莹,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真心实意的说,“是吗?

    我忘了。”

    然后她忍不住笑了,“太好了,我都记不得了。”

    

    贺星楼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怎么了?

    忘了还高兴?”

    

    余莹莹没有解释,只是跟他说,“去别的地方,哪里都可以,不要去那儿,我不喜欢那儿了,以后再也不去了。”

    

    贺星楼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却能从余莹莹的表情中,知道这个不喜欢很重要,他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点了头,改成揉余莹莹的脑袋,“好,我去安排。

    你再睡会儿,别感冒了。”

    

    余莹莹仿佛忘了自己压根就不会生病,老实的躺了下来,抱着热乎乎的小闺女,任由贺星楼在她俩的脸上印上了一个早安吻,然后又沉沉的睡去了。

    

    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