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王爵(求订阅)
    灰雾空间,参天古木散发莹莹光辉,树下,一群人死死盯着突然坐起来的苏宁,脑海中一片空白。

    诈尸?

    复活?

    不……这一刻,所有人脑海中记起这个美艳绝伦的古装女人方才的话语:没死呢。

    难道说……

    宁错扔掉工具,既期待又忐忑地捂住嘴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殿中景象。

    李长亭眼眶灵火跳动,几乎握不住剑柄。

    形容憔悴的雪莉突然率先跑过去,然后在殿门口猛地停下。

    仿佛前方是一场幻梦,不小心,就会戳破,她沙哑着嗓音,颤声道:

    “前辈……”

    在众目睽睽之下,焦黑的皮肉如同风干的血痂,脱落,显露出下方崭新的,莹白如玉,修长健硕的身体。

    那仍旧是苏宁的身体,外貌没有任何变化,可却又仿佛发生了蜕变,只是望着,便能感受到,那身体内勃勃的生命力。

    如焕新生。

    苏宁摇摇头,用手在脸上一抓,将无垢除去,显露出白嫩的,让女人都嫉妒的肌肤。

    他新长出的头发黑且亮,他的眼眸灿若繁星,透着灵动与出尘。

    “是我。”苏宁看向殿外,大群熟悉的面孔,露出笑容,“我没死。”

    短暂的安静。

    旋即,雪莉捂着嘴巴,眼泪滴答滴答落下,嘴角却带着不加掩饰的笑容,那是喜极而泣!

    宁错也顾不得矜持,跳过挖了大半的土坑,想要扑过来,却又忍住了!

    只是死死抓着雪莉的手,激动地无语伦次:

    “剑王说你……说你……”

    李长亭又惊喜又困惑。

    他无比确定,苏宁在伦敦时已经没了生命气息。

    后来,为了不惊扰遗体,他没有再去看,可怎么也没想到,苏宁竟然没有真的死亡,或者说……

    又活了下来,以这种方式。

    其余人,虽然无比茫然,不清楚原委,但此刻哪里还有别的想法?

    当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看到那双温和明亮的眼睛,他们瞬间确定,这就是苏宁。

    活生生的苏宁!

    惊喜!

    无与伦比的惊喜!

    少年吕青拉着吕和,一个劲的重复着“活了”、“活了”……

    当了一辈子医生的老人更是一副欣赏奇迹的模样。

    林绾垂下的头扬起,露出笑容。

    邹方等二十一名守卫停止了腰杆,看着旁边的大坑,心想白挖了。

    “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只有乔索索,突然大喊大叫起来,夸张地捂住眼睛,手指却故意露出缝隙,盯着苏宁的莹白健硕的身体猛瞧。

    “羞涩”地直跺脚:

    “流氓!耍流氓啊!”

    经她这一打岔,激动中的人们才回过神来。

    注意到,苏宁那赤裸的躯体……紫绶仙衣早已取走,普通衣服化作飞灰,随着死皮脱落,苏宁是真.不着寸缕。

    啊!

    在场的女孩子同时红了脸,忙转过身去。

    苏宁愣了下,低头一看,心中暗叫一声卧槽,狠狠瞪了李长亭一眼,心说你把我紫绶仙衣拿走干啥。

    他正寻思着找衣服遮一下,就听远处传来“哇”的一声,穿着小裙子的萝衣眼含泪花,惊喜万分地,张开双臂,朝他扑了过来,想要抱的态势。

    苏宁脸色一变,一拳将萝衣打飞:

    “别过来!”

    倒飞出去的萝衣:???

    她都给打懵了。

    苏宁抱着屁股,急中生智,突然用手一抹,利用易容术,将关键部位抹平……

    恩,易容术理论上可以改变身体任何部位,甚至转换性别(外在),所以做到这点并不难。

    “咳咳。”剑王将自己身上的袍子丢过去,“先穿我的。”

    苏宁一边裹着袍子,一边看着他的骨头架子,心说您老比我裸的还彻底……

    短暂的慌乱。

    等苏宁穿上了衣服,宁错等人才转回头来,激动又疑惑,苏宁知道他们想问的,解释道:

    “我当时的确和死差不多,但因为那件法器的特殊,加上我的一些保命底牌,所以侥幸活了下来。”

    法器……众人脑海中想起,那俯瞰伦敦的圣人法相,心中顿时信了八九成。

    那法相太过惊人,附带保命能力,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都玄幻了,医学常识啥的,就看个乐子,挺好。

    “不只是侥幸存活而已吧。”

    这时候,那名美艳绝伦的古装女人嘴角带着古怪笑意,说道。

    人们这才想起,现场还有这位“教中高手”。

    不由纷纷收敛情绪……恩,不知为何,虽此前未曾谋面,可这女人只是站在这,就自有一股威仪。

    很有强者范儿……

    苏宁这时也看向这位不速之客,眼神凝重,说道:

    “我现在不方便,我们先出去,再谈?”

    女人到来的时候,苏宁就已经快苏醒了,恢复了对外界的感知。

    所以,他全程听到了乔索索对女人来历的解释,以及迟家夫妻叫出的那句“玖宫主”。

    当然,除此之外,令他意识到对方身份的,还有女人袍子上绣着的,那个“人”字。

    “好。”

    风华绝代的女人应允,似乎不介意配合苏宁。

    后者松了口气,看向迟家夫妻。

    花仙子心领神会,迈步出来,引着女人朝外走,去安置休息。

    苏宁对其他人道:

    “都散了吧,我要检查下身体,有事情,等之后再说。”

    众人点头,人都活了,也不急于一时了。

    “竹君子。”苏宁又看向他,递了个眼神,两人朝外走去。

    邹方等守卫拄着铁锹,站在土坑边,互相对视一眼,开始默默填坑。

    “萝衣?”

    宁错平复着激动的心情,擦了下眼睛,恢复了管家姿态,就看到接连被锤飞的小姑娘绷着脸,灰头土脸朝旁边地上的盒饭走去。

    她不开心的时候,就想吃东西。

    “给我留点!我也饿了!”雪莉心中的悲伤一散,饥饿感汹涌而来。

    她嗷嗷叫着也扑了上去,与萝衣厮杀在一起。

    乔索索抱着胳膊,在旁边看戏,啧啧称奇。

    宁错忍俊不禁,噗嗤一乐。

    忽然手机响了,是朱一闻发来的消息:

    “我快到魔都了,苏宁他……还没下葬吧?”

    宁错正要回复,说明情况,但犹豫了下,改为回复了个“恩”字。

    朱一闻:“等我,我要见他最后一面。”

    “……好。”

    ……

    ……

    大洋彼岸,伦敦,某座建筑内。

    洛黛尔、迟秋与老师坐在沙发上。

    在他们对面,墙上的电视里,是会议软件的画面。

    他们正在远程,与守夜人总部进行视频通话,面对的,正是代号“王爵”的守夜人领袖。

    “……事情就是这样了。”

    洛黛尔的老师,古代学者打扮的男人将伦敦事件,以及这两天,他们后续做的事详细叙述完毕。

    电视那头,王爵沉默了下,说道:

    “我知道了。接下来,你尽快返回总部,余下的事,交给洛黛尔与迟秋做就好。”

    学者打扮的男人皱眉,问道:

    “是遗迹里出事了吗?”

    王爵平静的声音传来:

    “是的。城墙外的区域很不稳定,准确来说,已经到了危险的程度,随时会扩散到现实世界,我之前深入其中侦查过,确认了这点,否则,也不会这时候才与你们通话。”

    沙发上,三人都凝重起来。

    王爵继续说道:

    “我已经在着手联系欧洲各大超凡势力,再过几天,将于总部召开集会,开放入口,集合各方力量,清缴危险,以防止污染扩散。”

    “他们答应了?”学者问。

    王爵笑了笑:

    “不然呢?我们撤离,遭殃的是他们,更何况,还有利可图,就连遁世会的人都答应了,何况其他?”

    学者松了口气,说道:

    “也好,幸亏救亡会覆灭,否则,还要提防他们。”

    王爵道:

    “救亡会未曾覆灭,只是元气大伤,前任会长只是个傀儡而已,那本书还在,这个组织就会死灰复燃,不过有一点是对的,接下来一段时间,不用在意他们。”

    谈话进入尾声。

    洛黛尔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院长,人教代行使为什么会死?您不是说,得人道气运者,享人族庇佑,逢凶化吉吗?他……为什么会死?”

    对面沉默了下,才回答道:

    “如果他的确死了,那说明,我之前的猜测错了,人教的真正核心,另有其人。”

    顿了顿,他道:

    “你继续保持与人教的联络,有后续变化,再通知我。”

    “是。”洛黛尔点头。

    电视机画面熄灭,学者起身,心事重重地准备返回,迟秋看着低头发呆的洛黛尔,小心翼翼道:

    “学姐,你们在说啥,我咋听不懂。”

    洛黛尔有些烦躁地说:“听不懂别听!”

    迟秋委屈地不说话了。

    他发现,从打代行使死后,学姐的情绪就不好,眼神里,总是带着落寞。

    ……

    另外一边,守夜人总部。

    一栋伫立于雪山中的城堡书房内。

    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抬手,用遥控器按灭电视。

    也是这书房里,唯一的现代电器。

    在外人眼中,守夜人开设着超凡世界最大的网站,以信息技术著称,可却很少有人知道。

    作为守夜人领袖的王爵,极少接触这些,他不上网,甚至很少用电话,只在涉及重要事件时,才会“破例”使用互联网。

    沉默片刻,他起身,来到窗前,望着城堡外的学院里,终年不散的飞雪,沧桑的目光越过高墙,朝着北方的密林投去。

    那是守夜人防守的“长城”。

    防线外,是逐渐扩大的,漆黑的世界。

    伫立良久,他转身,返回办公桌前,拿出钥匙,打开某个抽屉,从中取出一副画轴,第不知多少次展开。

    画卷中,是用水墨笔触描绘的一个东方女孩。

    身披古典飘逸袍服,长发如瀑,眉目如黛,如诗如画,眉间透着股冷傲与威仪,狭长的眼眸却又带着些许的狡黠。

    如果有国内网友看到,肯定会惊讶地发现,这画中人,与爆火的短视频中,现身京城的女人很是相似。

    老式挂钟的滴答声中,窗外风雪的呜咽声里,王爵摩擦着画卷,沧桑的眼眸中,盛满追忆:

    “妹妹。”

    ……

    ……

    魔都,水央宫,某座客房内。

    苏宁脱掉了李长亭的袍子,站在镜子前,审视着自己崭新的身体。

    啧啧称奇。

    “贫道就说,是莫大的机缘吧?蜕变后,是不是非但俊美了许多,而且力量,硬度大增?”

    一道淡淡虚影从苏宁体内钻出来,冒牌圣人器灵笑眯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