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远古野人老公霸道宠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不是偷,是抢!
    启拍了拍小雌性的肩膀,淡淡一笑,“我就是心里有些不踏实,想了想!

    心,现在我们的部落越来越强大,越是强大,就越会被别人盯上……

    就想你没有来这里以前,一个部落要是打了很多猎物吃不完,那天晚上雄性们就不敢睡觉。”

    “为什么?怕人来偷?”叶清心好奇的问道。

    “不是来偷,是来抢!”

    启沉声道,“没有打到猎物的部落,就会带着石刀石斧闯进部落,杀死那个部落的人,抢走食物!”

    叶清心暗暗吸了一口气,“我们现在的部落这么强大,他们应该不敢吧?”

    启摇头道,“我们的部落是很强大,可那些小部落并没有跟我们住在一起,如果有部落看到他们收获了那么多食物,说不定会闯进去抢的!”

    “这……”叶清心也不敢掉以轻心,忙道:

    “是挺有危机感的,启,这两天我们见族长们时,要跟大家提一提这个事情,让各个小部落提前做好防御措施!”

    启沉声道,“是的,马上就要到冬天了,冬天没有食物,猎物也越来越难打了!

    心,你知道没有储存到过冬的食物的部落,是怎么活下去的吗?”

    叶清心不禁打了个冷战,“靠抢?”

    “靠杀人!”

    启的声音异常凝重,“看到一个食物充足的部落,就杀掉他们所有的雄性、婴孩儿和族老,只留下食物和雌性!”

    叶清心不由自主的往启的身上靠了靠,“你可别吓我啊!我还想着,冬天咱们有吃有喝,炕头暖和,好好的猫个冬呢!”

    启将小雌性搂进怀里,轻声安慰道,“别怕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我呢!”

    “恩!”

    叶清心忐忑的点了点头,忍不住长长的打了个一个哈切,“不行,眼皮子快要睁不开了,启我们回去睡觉吧!”

    “好!”

    启疼惜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起身将篝火熄灭,抱起小雌性回了屋子。

    接下来的日子,又忙碌起来。

    冬小麦的种植很顺利,开垦土地,施肥、耕种等事情,都是叶清心带着启和伏羲,一块田地一块田地亲自指导。

    族人们尝到了丰收的甜头,虽然对冬天种植还是有些不解,但依然干劲儿十足!

    能多收一茬庄稼,谁不乐意呢!

    就算收不回来也不要紧,反正种子是大部落出的,他们最多是费点儿力气,吃不了多少亏!

    由于冬天需要很多食物和生存物资,集市也越发热闹起来。

    种植完冬小麦后,各个部落的人们都自发的组织集市,交换各种自己需要的东西。

    集市地点也一再扩大,包括但不限于河流边儿上,临近的几个小部落之间,也私下里换粮食换物品。

    这时候,手里有铜币的人可得意起来了。

    他们是万万没想到啊,麻布袋里这些看似没什么鸟用,平时只会叮当作响的铜币,在集市上竟然是硬通货!

    只要是想要的,就能拿铜币去换!

    不过,因为伏的离世,炼铁厂这边很久都没有恢复元气,干活儿也妥投拉拉的。

    铸造的铜币日渐减少,随着物品买卖的增加,市场上所需要的铜币却越来越多……

    各个小部落的族长们时不常的就来大部落,找神女和启帝抱怨一下,让他们多造点儿铜币出来,顺带蹭个饭。

    叶清心和启商量了一下,就让性格稳重的鲁入去了炼铁场管理,铸造技术上,还是由启亲自去带了他们一段时间,直到步入正轨才抽身回来。

    叶清心就在部落里照管生活琐事,安排各项杂物,还要照看小婴孩儿和阿息,忙的不亦乐乎。

    时间一天天飞快的流失,所有人都脱下了麻布衣服,换上了厚重的兽皮。

    这天,天气格外的好。

    叶清心忙完了,便跑去看阿息。

    她出月子一个多月了,因为天气冷,叶清心还是不怎么让她出来。

    阿息在屋子里闷的,抱着小婴孩儿直转圈儿,这屋子里有多少块砖头,她差不多都能数清楚了。

    “阿息!”

    叶清心推门进来,笑嘻嘻的叫道,“今天外面没有风,可暖和了,要不要出去溜达溜达?”

    “真哒?”

    一听说出去,阿息的眼珠子都亮了,手忙脚乱的爬下床,整了整身上的兽皮衣服,忐忑不安的问:

    “神女,我真的可以出去了吗?”

    叶清心挑了挑眉,“怎么,你不想出去啊?那算了……”

    “不是不是!”阿息急的直摆手,“我都好多天没有出屋子了,再不出去看看,我都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了!

    不过,小阿屏怎么办呢?他阿父不在这里,要是我也出去了,他饿了怎么办?冷了怎么办?”

    叶清心捂着额头摆了摆手,“抱他一起出去不就行了吗!”

    “啊?”

    阿息又是紧张又是惊讶,“他这么小,能、能出去吗?现在是冬天,外面那么冷,冻坏我儿子可怎么是好!”

    叶清心撇嘴笑道,“不是刚给小屏翳做了两套小棉被吗?给他穿上棉衣,裹上棉被,怎么会冷呢!”

    阿息还是有些忐忑,但是又按捺不住想出去浪……玩的念头,一咬牙,赶紧拿了小家伙的棉衣出来。

    屋子里烧着火炕,小婴孩儿在棉被襁褓中只穿薄的棉衣就行了。

    出门,阿息狠了狠心,拿了老阿母专门送给她的厚棉衣,七手八脚的给小家伙穿上。

    抱着小婴孩儿走出屋子的那一刻,阿息差点被灿烂的阳光晃瞎了眼!

    外面的空气可真新鲜呐!

    天空真好看,就连光秃秃的树木,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可亲!

    “啊噢……”

    怀里的小婴孩儿,更是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呀呀……噢……”

    阿息激动的叫道,“阿屏,你在跟阿母说话吗?我是你的阿母……你喜不喜欢阿母呀?”

    叶清心满脸黑线,人家才两个月,你这么问,是不是多少有点难为人孩子了!

    “啊呜……”

    没想到,小婴孩儿的嘴巴里,竟然清晰的叫出像极了阿母的两个字!

    诶哟!

    这可把阿息给高兴坏了,声音都激动的颤抖起来,“神女!神女你看,他叫我阿母了!他真的叫我阿母了!”

    虽然当了两个来月的阿母,可那种初为人母的新鲜劲儿,阿息远远还没过去……

    “轰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