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予你偏爱 > 全文完
    云枫&沈秋意(十一)

    沈秋意听到他的话,怔然得还没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云枫抬手捧起她的脸,哑声道:“还是舒雨告诉我的,为什么不告诉我,嗯?”

    沈秋意垂下眼眶,半晌开口,声音很轻:

    “我就是,不想让你有太大负担。”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暗恋他这么多年,害怕他会觉得压力很大,她希望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她也不想用自己对他的喜欢,对他更多要求什么。

    云枫闻言,心如刀绞,在她额间落下一吻,喉结滚动:“笨蛋,什么叫负担?”

    男人垂眼和她对视:“高中毕业那天你想约我出来,本来是打算和我告白的?”

    沈秋意怔住,对上他炙热的目光,眼眶微热,就听到他哑声道:“对不起,其实那天,我应该就像现在这样——你不能来找我,我就来找你。”

    “如果我来主动找你,我们不会到现在才在一起,对不对?”

    那天的事在脑海浮现,酸涩涌上沈秋意的鼻尖。

    其实她打算和他告白,真的酝酿了很久,几乎是花光了她全部的勇气。

    她设想过失败,很怕男生听到她的告白,会和她说声对不起,说他对她从来没有那种想法。

    可是她最后还是想告诉他,给那场暗恋找一个答案。

    但奶奶突发意外,一下子夺走了她的勇气,让这一切也变得无疾而终。

    沈秋意眼眶滚下泪来,轻声哽咽:“云枫,我知道自己很普通,没什么优秀的地方,性子内向又胆怯,老是被人孤立,我根本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这样的我。

    我在感情中真的是个很胆小的人,我如果高中的时候有勇气,我想倒追你,告诉你我全部的心意,可是我做不到那么勇敢,我可能唯一的勇敢,就是我在仍知我们最后没什么结果情况下,还能默默一直喜欢你……”

    男人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心疼地吻上她的眼睛,慢慢下移,最后吻落在她唇上。

    他抬手把她紧紧拥进怀中,滚热地席卷她的气息。

    仿佛想通过这个吻告诉她,他有多么爱她。

    沈秋意仰头承受着他的吻,泪珠从阖着的眼眸滚落出来,末了他缓下来,气息落在她耳边,低声开口:“沈秋意,谁说你没有那么好?”

    他对上她的眼,眼底猩红,一字一句道:

    “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没有之一。”

    她闻言,鼻尖猛地酸涩。

    他把她抱了起来,走进房间,最后坐到床边,把她抱到怀中。

    他忽而一笑,摸摸她的头:“你知道吗,其实高中的时候,有次同学聚会,我听到你跟别人说,你才不会喜欢我。”

    沈秋意慢慢记起来这件事,突然呆住:“当时那个女生好像看出来我喜欢你了,我当然不敢承认了,原来你当时听到了吗?”

    他扯起嘴角,“我现在特别后悔,当时我把这话当真了,没有选择追你。”

    这是他此生唯一觉得自己是个傻逼的时候。

    沈秋意眼底水波泛起,轻轻弯起唇角:“原来当时……你也是有点喜欢我的吗?”

    云枫笑,“是啊,其实那天重逢,我不是先看到的车祸,而是先看到的你。”

    是看到她后,发现她去帮人包扎,他才走上前的。

    喜欢过她后,他没再对其他女生动心,或许是冥冥中注定,有一天他还会再遇到她,他们终究还会相爱。

    沈秋意感动莞尔,“云枫,那些过去,都不重要了……”

    是酸涩,是不甘,是错过,不管怎样,那些皆是过往,不用去惋惜。

    他笑:“嗯,最重要的,是以后我们现在在一起的日子。”

    沈秋意抬手攀住他的脖子,主动寻索他的吻,云枫攥紧她的腰,再度吻上他。

    她身子渐渐往后仰,云枫就把她放倒在柔软的被子上。

    他硬朗的身躯覆上去,扣住她的手臂牢牢按住,更深吻她。

    情/愫浓郁升温,沈秋意主动回应着他,他的吻如火烧燎原般,一下下勾着她沉沦其中。

    她渐渐头晕目眩,发出如猫叫的软声,惹得男人眼底发红,和她十指相扣,每个动作都更加带着野性。

    沈秋意默许了他的攻势,两人心照不宣往那方面发展。

    忽而间,一道铃声响起。

    一下子打破房间里的氛围。

    云枫动作顿了下,而后打算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吻她,沈秋意听着没停下来的铃声,面色酡红,轻推搡他:“要不,你先接电话……?”

    男人脸色黑下,深呼吸了口气,起身掏出裤兜里的手机,看到是云霓的来电。

    ……

    这什么妹?!整天尽坏他的事。

    沈秋意稍稍凑过来瞥了眼,而后道:“你赶紧先接你妹电话。”

    云枫一手揽住沈秋意,仍旧强势地把她扯进怀中,把她弄得面色更红。

    他接起电话,开了免提,语气有点不耐烦:“说。”

    那头传来女孩悠然的声音:“哥,你今晚不是说好回来吃饭的吗?我听爸妈说你有事临时就不回来了,亏我还打算给你做几道大菜呢。”

    云枫扯起嘴角,“给我做?你给陆骁尘做的吧?”

    云霓嘿嘿笑:“这不是刚好你也能沾点光吗?”

    “……”

    云枫黑了脸想骂人,旁边的沈秋意听到这话,不禁一笑,云霓听到声音:“诶?是秋意姐在你旁边吗?”

    云枫:“是啊。”

    沈秋意见状开口和云霓问好,云霓诧异:“秋意姐,你不是在外地出差吗?哥,你怎么在……”

    云枫道:“我来找你嫂子,不行?”

    云霓笑,“哦,好吧,没想到你这么粘人啊,那你好好陪秋意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云霓赶忙挂了电话,云枫扯起唇角:“还算识相。”

    沈秋意靠在云枫怀中,而后注意到云枫垂眼看向她。

    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她心跳加快,想到刚刚被打断的那些事,故作随意咕哝:“那个,我今天回来还没洗澡,要不然我先去洗个澡……”

    云枫滚了滚喉结,松开手,应了声:“你去吧。”

    沈秋意起身,飞快去拿衣物,而后走去浴室。

    云枫拿出手机看了会儿,半晌转过身,就看到浴室的磨砂玻璃印出一道隐隐勾勒出的模糊身影。

    橘黄灯光下,水声淅沥,若隐若现间,更显勾人。

    云枫眼底一怔,心尖如被火烧过。

    难压的感觉重新又按捺不住。

    沈秋意洗完澡,听到外头传来声音:“你身体乳是不是忘记拿进去了?要不要帮你拿过去。”

    平时她一个人住着,都是洗完澡出去涂,但是现在云枫在,她怎么好意思,于是道:“嗯……”

    几秒后,她裹着浴巾,走到浴室门前,微微拉开一点门,就看到身体乳递了过来。

    她伸手刚要去接,忽而她的手就被攥住。

    下一刻,浴室门被推开,男人走了进来,她猛然呆住,就被强有力地拉进怀中,转身压在门上。

    她看到他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去哪儿了,脸上炸开番茄,意识到了什么:“云枫,你是故意的……”

    男人闻到清甜的茉莉花香,垂眼看到灯光流淌在女生吴盐胜雪的肌肤上,如同打了金光,眼尾含羞弯起,如同印了点桃色,眼波荡漾如秋水。

    他唇角勾起,哑声含笑道:“嗯,就是故意的。”

    沈秋意见他脸皮这么厚,呆住了。

    这人怎么……

    他俯身在她耳边吐了口气:

    “是你漂亮得在勾引我。”

    他一手扣住她的后颈,漆黑的瞳仁直勾勾和她对视,而后抬手包住她揪住浴巾的手,低声如蛊惑问:“让不让我亲你?”

    沈秋意心尖一颤,几秒后,很没出息地轻声开口:“让……”

    听到男人低声一笑,下一刻呼吸就被他温热的唇封住。

    他撬开齿关,送进清冽的气息,带着极度的暧/昧。

    半晌,浴巾掉在地上。

    她呆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的吻夺去注意力。

    她害羞想躲,却不知躲到哪儿,他抬手抱起她,走进淋浴间,打开淋浴头,笑着咬住她耳垂:“我还没洗。”

    磨砂玻璃上,光影映照出两个身影。

    ……

    许久过后,浴室门被打开,云枫把沈秋意打横抱了出来。

    她重新躺在被褥上,眼眶湿热,男人撑在她上方,手臂肌肉爆起,垂眼看她,嗓音喑哑:“给我,嗯?”

    沈秋意心间被冲击到,怔然几秒,抬手羞涩地勾住他的脖子,去吻他下巴,作为回应。

    她爱了他这么多年,哪有一点点不愿意。

    男人重新搂住她,热吻落下。

    空气渐渐升温,气息中是茉莉花香。

    过了会儿,他搂住她坐起来,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售卖的货架,发现只有一小盒,笑了,“就这?估计不够用。”

    沈秋意认真提醒他:“我明天还要上班……”

    言下之意,他别得寸进尺。

    云枫笑,“我知道。”

    估计这两片就让她够呛了。

    半晌,她抬手攀上他的肩,眼眶积蓄着泪水,在他温柔的轻哄下,感觉到他一点点成为她的全世界。

    一滴汗水从云枫下颌线滑落,他吻上她鼻尖,注视着她,嗓音低哑:

    “沈秋意,你永远都是我的。”

    她闻言,眼眶微红。

    曾经她和云枫大学各奔东西后,她以为她和他之间再不会有下文,她未曾想到,如今他们会变成这样,成为彼此的第一,也是唯一的那个。

    这辈子,她不会再这么去爱第二个人了。

    云枫摸了摸她的头,怕她害羞,抬手就要关掉房间里全部的灯,她却拉住了他:“别关……”

    “嗯?”

    她鼻尖酸涩:“我夜盲,那样我就看不到你了。”

    她想看着他。

    云枫黑眸翻滚,再度吻上她。

    ……

    夜色渐渐深沉,一点点笼罩着房间,将昏暗光线下的两个人包裹。

    云枫把她抱起,从墙边走到了落地窗前。

    他在她耳边坏笑,沈秋意红着脸,却推不开他,彻底沉溺其中。

    直到夜深,一切才恢复平静。

    末了,他抱着她去洗漱,出来后两人躺了下去,她躺在他怀中,被他视若珍宝地吻着,看到他脸上心满意足的笑,沈秋意羞恼。

    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体育生的可怕……

    她心里却也涌生一股甜蜜,注视着他,云枫见她呆呆的目光,勾唇:“还想要?”

    “……”

    她吓得飞快摇头,就听到他笑道:“怕你明天起不来去上班,还是算了。”

    她嗔了他一下,就被他搂紧。

    两人安静相拥一会儿,他低声道:“沈秋意,我爱你。”

    他道:“我知道,你可能比我爱你还要爱我,所以这辈子以后的时间,让我多爱你一点,把那些错过的时间补回来,成吗?”

    她心间悸动,抬眼看他:

    “一辈子吗?”

    他目光沉静:

    “我说到做到。”

    沈秋意弯唇,钻进他怀中:“好。”

    ……

    她想起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我怎么可能边走边爱,你一个人就挡住了所有的人山人海。”

    如今真好,那个她爱的人,踏过山海,最后朝她奔赴而来。

    一辈子还很长,他们还有大把时光,慢慢相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