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反骗攻略(快穿) > 番外
    番外   

    苏纯纯有了系统的帮助,又不再执着于以前的恨,所以肆无忌惮的穿梭在各个剧本世界中,游玩看戏。

    

    她这次找了个和平安逸的古代言情世界,女主是云梦山庄备受宠爱的明珠,剧情发展也无非是跟一众江湖男人的爱恨纠缠,最后跟教主、神医、杀手、王爷……相亲相爱的生活在了一起。

    

    所以,苏纯纯给自己弄了个云梦山庄不学无术的庶子身份——云纯,每天负责游手好闲兼职看戏。

    

    至于为啥是庶子,古代嘛,男人身份方便她出去闲逛,庶子身份则不用每天辛苦打理山庄。

    

    今天正好是女主十六岁生辰,云梦山庄前厅正在举办宴会,也是剧情开始的时间。

    

    苏纯纯当然是准备留在山庄看戏了。

    

    她此时躺在后院桃花树下的秋千上,一手枕在后脑勺,一腿屈起,微闭着眼神色惬意。

    微风吹过,洒落一身的花瓣。

    

    画面之所以这么苏炸天,完全是她这么多年攻略经验下条件反射的动作了,有着一举一动都要优美的强迫症!   

    不过,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副模样会恰好落入别人的眼中,直到脸颊上传来轻微的温热触感,她才倏然睁开眼睛。

    

    冷厉的眼眸扫向一边笑意盈盈的男人,苏纯纯只稍一打量便明白两人之间的武力值差距巨大,因此她善心大发忍下刚刚这人的无礼,只缓缓坐起身来,神色冷漠,“阁下可是走错了地方?

    宴会在前厅。”

    

    男人一袭淡色青衫,五官初看只觉得俊朗亲切,再看时却有一瞬间眸色暗光沉沉,不过很快又被灿烂的笑容遮掩了过去,他摇了摇头,笑容洋溢,“我可没有走错。”

    

    苏纯纯被他直直盯着,莫名有种预感,这人是来找她的。

    她缓缓问道:“你是谁?”

    

    男人顿了顿,轻轻开口时看着她的眼神仿佛带着沉沉期盼,“唐古。”

    

    苏纯纯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一跳,她实在很想说这个名字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可偏偏她还记得这不就是她当初古代世界时候遇到的一个攻略者么?

    

    苏纯纯面上不动声色,仿佛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微微皱了皱眉,冷声道:“江湖中好像并未听过阁下的名讳,不只是哪门哪派?

    如若没有收到邀请便私闯云梦山庄,在下可要让人请唐公子出去了……”   

    苏纯纯说着冷哼一声,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唐古听闻她这话眼神有一瞬间黯然,片刻后又恢复了过来,凑到苏纯纯身边,“哪门哪派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偷美人的……”   

    苏纯纯皱了皱眉,还没为他这话做出反应,便觉得这人动作极快,揽腰抱住了自己,便向院子外飞去。

    

    为了减少波动引起那什么组织不必要的注意,苏纯纯平时都让系统隐藏起来,所以现在,纯粹靠武力,她还真不是这人的对手。

    

    就在她准备唤出系统的时候,又一道人影飞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怎么动作,硬生生从唐古手中将人抢了出去。

    苏纯纯被他死死搂着转了两圈落到地上,埋在他胸口的头还有些晕晕乎乎的,鼻尖只有浅淡的冷香,便听到另一边的唐古话语森森,“苏白,你这个武林盟主不在前厅主持大局,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苏白却是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垂眸看着还有些晕乎的苏纯纯,淡淡的开口,“可还好?”

    

    苏纯纯被这清凌凌的一声激的浑身一抖,抬眸就对上一双沉沉的黑眸,黑色雾蕴,深不见底。

    

    如果说面对唐古,苏纯纯还能淡定,但此时被苏白抱在怀里,她便止不住从脊梁骨发毛,不会那么巧吧?

    ——当初为了攻略这家伙,她可是没少将人关小黑屋折腾,居然还没给他折腾疯了?

    

    苏纯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着苏白微微笑了笑以示感谢,“多谢苏盟主相救,云纯无碍,还请盟主将在下放下来。”

    

    说到后面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她现在身份可是个男人,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样子?

    

    她已经决定了,现在不管他们说什么,都只能打死不认!他们就算循着什么蛛丝马迹怀疑就是她,可只要没有确认,他们又能拿她如何?

    

    苏白闻言点了点头,一身白衣不染纤尘,轻轻松开了她的腰,却是改牵着她的手,举止是一贯的优雅自持。

    

    “放开,她是我的。”

    唐古眼神发狠,脸上笑意倒是更大,“苏白,这里都是我七星楼的杀手,你以为你走得掉么?”

    

    “等我一下。”

    苏白对着苏纯纯轻轻说着,缓缓转身看向唐古,语气冷淡,“没有任何人能够从我这里带走她。”

    

    “这话也是我想说的。”

    唐古冷笑着迎了上去。

    

    苏纯纯看着打起来的两人,想到刚刚苏白看她的那眼眸里沉沉的色泽,让人心底发寒,傻子才会乖乖待在原地等他!   

    当即趁着两人打得火热便脚底板抹油溜了。

    只是她还没走多远,一个下人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二少爷,庄主让您去前厅。”

    

    “做什么?”

    

    “有人……来提亲了。”

    

    苏纯纯挑了挑眉,给女主提亲,叫她过去做什么?

    

    “你就说本少忙得很,没空。”

    反正她现在有个不学无术的壳子。

    只是那下人脸色难看,战战兢兢的说着,“二少爷,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苏纯纯看得有些奇怪,径直往前走,等到了大厅,就看到云庄主坐在正中间,下面一左一右两方人马壁垒分明。

    

    一边一人金冠束发,玄衣锦带,正言笑晏晏的喝着茶,可眼角余光俱是冷厉,周身气场也甚是摄人。

    

    另一边那人,一袭暗紫锦袍,发型倒不是中原束发的模样,而是满头小辫子。

    俊美的五官即便笑着也是压抑不住的肆意张扬。

    

    两人正你来我往的说着话,反观云庄主反倒是坐在主位上惴惴不安的模样。

    

    苏纯纯远远看着,心里只觉得今天这事只怕没那么简单,不由得拉住了身边的下人问着事情经过,“那两人是谁?

    到底怎么回事?”

    

    那下人颤巍巍的指了指言笑晏晏的玄衣男子,小声道:“这是当朝王爷萧予沣……”又指了指另一边肆意的小辫子男人,“这是外族的大王,顾遥……他们两人都是来提亲的,庄主正为难着了……”   

    苏纯纯:……   

    这两人的名字,她也很想当做只是凑巧罢了,可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三个五个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提亲的对象也值得怀疑了。

    

    苏纯纯来都来了,缓缓走近还听到那两人冷嘲热讽的声音——   

    “你莫不是忘了自己对她做过什么了?”

    

    “彼此彼此,不如萧王爷印象深刻。”

    

    “本王劝你还是早早收拾东西滚蛋的好,免得待会儿输的太难看。”

    

    “呵,要早知道你要见的人是她,早在那里面的时候,我就把你宰了。”

    

    两人面上带笑的说着这些话,两边的下人只觉得听得心惊胆战——两国皇族在讨论怎么弄死对方,听到了的他们会不会被灭口?

    妈个叽,心好痛!   

    苏纯纯基本上已经确定这也就是那两货了,她面上还是向云庄主行了一礼,“父亲。”

    

    看到她一来,刚刚还在唇枪舌剑的两个男人立马停下了,俱都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云庄主也是松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看着苏纯纯,“云纯呀,你来的正好,这萧王爷跟顾大王都是来向你求亲的……你,你自己选一个吧……”   

    云庄主丢完锅长松了一口气。

    

    苏纯纯:呵呵……   

    怎么她就是看个热闹,现在走剧情的就变成了她?

    女主去哪儿了?

    

    苏纯纯转身看着小心翼翼又带着些期盼望着她的男人,云淡风轻的道:“难道两位眼睛都不好?

    看不出我是个男人?”

    

    两人一怔,没想到对方还拿这个幌子来说事,倒是萧予沣反应快些,弯唇一笑,“你不愿意嫁,我嫁进来也是一样的。”

    

    顾遥被他的无耻震惊到了,反应过来后急急表示,“我也一样,而且我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你后面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苏纯纯脸黑了。

    

    两个男人看着苏纯纯面无表情的脸,也有些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抱着苏纯纯便离开了,速度快的山庄里的人都反应不及。

    

    萧予沣跟顾遥也就片刻功夫便反应了过来,赶忙追了上去。

    

    而另一边,被人公主抱着在天上飞的苏纯纯一阵晕头转向,紧紧抓住面前人的衣襟,咬牙切齿,“放,我,下,来。”

    

    男人顿了顿,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倒还是停下了脚步,抱着她落到地上。

    

    苏纯纯一站稳,便看向眼前的人,俊眉挺鼻,似笑非笑的模样带出一股子熟悉感——她觉得头有些疼。

    况且剧本里抢亲的不就是魔教教主么?

    

    看着苏纯纯嫌弃的模样,沈凉像是有些委屈的眨了眨眼睛,“怎么,我刚刚可是帮你解围了,你还嫌弃我?”

    

    苏纯纯面无表情,“那还真是谢谢你呀。”

    

    沈凉刚刚那点委屈神色立马消失不见,笑眯眯的道:“不客气不客气,你亲我一下就行了。”

    

    苏纯纯:……   

    “呵,沈凉你能要点脸么?”

    

    苏纯纯还没呵他一脸,原本紧追在后的两人便已经赶了上来,正好听到沈凉的话,不由得嘲讽出声。

    

    沈凉掀起眼皮懒懒的瞥了他们一眼,“我跟我爱人说话,要脸做什么?”

    

    两人被他这话深深的噎住,再次见识到了脸皮究竟可以厚到什么程度。

    

    沈凉冷笑一声,“我比你们都进去的早,多出来的日子也不是白呆的,你们是打不过我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得暂时性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我们一个人是打不过你,可要是两个人你也不一定招架得住。”

    

    苏纯纯悄悄往后退了一步,看这模样是又要打起来了……   

    果然,等那边打得不可开交时,她再次开溜,转身却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随即便是一阵手脚无力。

    

    楚言之搂住身体软下去的人,温和的笑柔如春风,“怎么这么不小心。”

    

    这个笑,苏纯纯太熟悉了。

    

    所以,这个世界的王爷、盟主、教主、神医什么的都被他们承包了么?

    

    “看来你现在也动不了了,还是先跟我回神医谷吧。”

    楚言之笑眯眯的说着。

    

    苏纯纯:呵呵,不就是你给下的药么?

    

    被楚言之一路抱回来的苏纯纯一脸生无可恋,神医谷已经是满谷喜气洋洋,他们谷主今天大婚。

    

    被按在桌前打扮时,苏纯纯终于放弃了这个世界,看来这个世界是没得玩了,都被他们穿成筛子了!   

    【系统,传送新世界。

    】   

    原本急急忙忙赶过来抢亲的几人推开房门还没反应过来,苏纯纯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徒留下几个男人面面相觑。

    

    “不是说找到人后要先关小黑屋狠狠教训她一顿么?”

    

    “你舍得?”

    

    “对了,那个女人说遇到纯纯后要发消息回去?”

    

    “呵,干嘛要听那个女人的话?

    阿纯不知道又跑到哪个世界去了,我先走了。”

    

    “我们也走吧,看来下一次应该合作起来,最起码先把人控制住,再来决定属于谁。”

    

    ……   

    苏纯纯睁开眼,又到了新的世界,身边没有跟来些乱七八糟的人,不由得松了口气。

    

    她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看戏生活!   

    打开这个世界的剧本,苏纯纯依旧给自己找了个炮灰的身份围观看戏,随后翻个身沉沉睡去。

    

    在她胸口淡淡细碎的光芒一闪而逝,像是在应和着陪伴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