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百万UP学神天天演我 > 番外14(全文完)
    火锅散场,几个人出来都已有些控制不住腿脚。

    谢澜半醉,手搭着窦晟的肩,站在马路边上吹风。

    手机在不断地弹着消息。

    -鲱鱼:二位一路平安,落地来报啊

    -拿铁咖啡:明年英国交换见吧

    -狗子旺旺:看好随身物品啊

    -可颂:注意安全,一定注意安全

    -车厘子:那个,英国容易弯,你俩小心点……哦不对,已经不用小心了

    -陈小船:圣诞前后我和水晶找你们玩去,我还在攒钱

    谢澜醉眼朦胧地刷着群聊,回了一个猫猫OK的表情包,退出来。

    而后他收到赵文瑛发在家群里的消息,足足两屏叮咛,谢澜看着看着,那些字就飞了起来,在屏幕上狂舞,舞得他几乎要晕倒在窦晟肩上。

    他揉揉眼,撑起清醒试图回复,但刚打几个字,手机就被窦晟抢走了。

    窦晟摁下语音,“行了啊妈,我俩知道了。谢澜喝醉了,趴我身上睡觉呢。”

    谢澜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更失焦了。

    “你怎么跟赵姨说我坏话?!”

    窦晟把他的头按到自己肩膀上哄,“没说没说,醉得都大舌头了,歇着吧你。”

    何修和叶斯叫了代驾走了,仲辰低头打车,简子星在旁边等着。

    简子星也醉得不轻,黑眸氤氲,过了一会又朝谢澜看过来。

    谢澜很心有灵犀地撒开窦晟,果然,简子星走过来朝他张开双手,“澜澜,来抱一下。”

    谢澜和他拥抱,简子星把下巴搁在他肩上,带着酒气低声道:“如果和你爸闹得不开心就随时回来,反正你和豆子赚钱死多,不在乎一个学位。”

    谢澜说好,搓搓好朋友的背,“有空来玩。”

    简子星嗯了声,“Besafe.”

    看着朋友们都走了,马路边上就只剩谢澜和窦晟。

    每一场聚会都是这样,热闹、人散,一切归于寂静,只剩他们彼此。

    窦晟揽住谢澜的肩,“我们也走吧,上楼拿上行李,送机的车快到了。”

    “嗯。”

    谢澜跟着窦晟往小区门口走,走几步又忍不住回过头。

    夜色恍惚,T大的钟楼与他遥遥相望,庄严的建筑在夜空下不需太多灯火点缀,也依然是一道不灭的光。

    “T大。”谢澜下意识轻声念道。

    手机又震了一声,是赵文瑛私戳他的。

    -澜澜,回伦敦后,替我向浪静带好。

    谢澜眸光忽然有些朦胧,他清了清嗓子,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好的,赵姨,我一定带到。”

    他和窦晟牵着手回家,不顾微博和B站上爆炸一般的私信。

    -哈喽???

    -你俩人呢?

    -今天几号啦??

    -B站密码又双叒叕忘啦?

    -今天半夜就飞了吧?直播呢?

    -哈巴儿,老子真就等不到一个千万粉直播?

    -说好的JK澜呢?

    -你,币,没,了

    谢澜和窦晟都默契地不去看手机,房子已经空了,地上立着四个尺寸惊人的托运箱,还有两个双肩包、谢澜的琴盒。

    “T大,再见。”

    “拜拜了。”

    两把钥匙叠着放在鞋柜上,他们带着沉甸甸的行李,与这个住了四年的小出租屋、与T大正式告别。

    ……

    凌晨两点半。

    “女士们,先生们,由北京飞往伦敦的CAXXXX航班已经开始登机了。”

    谢澜刚在飞机上坐下就点开了B站,“该过审了吧?我APP要炸了。”

    “差不多,吃饭前发的,现在也有七八个小时了。”窦晟替他把安全带拉好,闷笑一声,“过审后才真是要炸了。”

    谢澜一记眼刀飞过去,他顿时笑着躲开视线,从兜里摸出手机。

    修长的手指戳开粉丝小电视,随意往下一拽。

    “诶,审核放出来了,真巧。”

    您关注的UP@谢澜_em刚刚投稿了一期视频。

    《千万粉丝福利|18小时限定JK澜|落地伦敦就删》

    尽管早已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强迫看视频十遍,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精神麻木。但当谢澜听到窦晟“嘶——”地吸气时,还是瞬间掏出了降噪耳塞。

    “我睡觉了,弹幕说什么都不要戳我。”他果断塞住耳朵,拉下眼罩,抱胸把头一扭——脑门顶着机舱壁,鸵鸟得理直气壮。

    “明白。”

    窦晟点着头,戴好耳机,带着神秘的微笑自己点开始了视频欣赏。

    一分钟的短片,是谢澜最后的坚守。

    谢绝直播,谢绝临场reaction,即便知道会被录屏传播也坚定选择“限时24小时播放”。

    BGM是他大二写的一首小提琴独奏曲,曲风清新华丽,旋律定点颇多,而这些定点也就成了视频中的定点。

    开幕黑屏,一抹高亮打在深黑的幕布上,幕布前站着一个神情清冷的少年。

    第一套,春末。

    浅粉色翻领衬衫,粉紫色小格纹百褶裙,同色系斜条纹领带。镜头到膝盖下,少年的腿白皙修长,纤腰不盈一握,毫无违和。领带下摆的尖尖在裙子上摇晃来去,美妙难以言喻。

    谢澜冲镜头轻抬下巴,随着音乐定点的一瞬,倏然向身体一侧荡开裙摆。

    镜头忽然失焦,摇晃着缩近,直到重新在他高清特写正脸上找到焦点。

    聚焦的一瞬,神色淡漠的少年忽地朝镜头营业性假笑,而后瞬间踩点音乐切换下一套。

    弹幕已经滚滚而来,窦晟不得不限制了同屏弹幕数量。

    -卧槽卧槽卧槽

    -粉色JK,赚了赚了

    -还有摇裙摆!

    -妈的这波血赚!!

    -靠,澜崽真比豆子纤细好多啊

    -不戴假发好评!

    -我宣布从此我爱短发JK

    第二套,时光长廊。

    一排扣子的白色短款衬衫,搭配蓝青色百褶裙,裙摆腰身极高,更衬得少年腰细腿长。谢澜从画面一侧走到另一侧,下一帧手上多了一台单反相机,他熟稔地调焦调光圈,而后举起相机,对准镜头。

    咔嚓声响,一阵白亮夺目的闪光,下一套。

    第三套,塞纳河。

    白色波浪领衬衫,配落叶棕色混格纹百褶裙,领口下打着一枚圆润饱满的领结。散发着蜜般光泽的小提琴搭在他腿旁,谢澜踩着音乐节奏拿琴架在颈下,搭弓开弦,音乐声刚好和BGM合拍融洽。

    他的锁骨上打了高光,和另一侧的小提琴一起,在镜头前波光粼粼地闪烁着。一阵风过,裙摆飞扬,少年葱郁的黑发也向耳畔轻拂。音乐和裙摆如是从容,只有被发丝拂动着的耳尖泛着半寸潮红。

    -阿伟死了!!!!

    -哪里可以娶到这样的老婆!

    -你自己没有老婆吗?为什么觊觎我老婆?

    -JK提琴,一时不知道该看哪,绝美同框!

    -小提琴的边缘在发光omg

    -澜崽的锁骨也在发光omg

    -暗示我们小提琴才是本体啊!!!

    这一套谢澜穿得久,提琴让他自在许多,他侧身对着镜头优雅演奏,直到视频最后十二秒。

    随着音乐的一个空拍,画面猛地一抖,下一帧,他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挺拔俊朗的身影。

    一颗扣子系起,让衣料顺着腰线恰到好处地收紧。臀部的布料包括妥帖,裤管低调垂坠,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极具男性.张力。

    窦晟冲镜头轻轻勾起唇角,在谢澜身后抱住他,一手握住了他执弓拉琴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好东西!

    -双人吗,是双人吗!

    -啊啊啊豆子正面A他!

    -老公,允许我叫一秒老公!

    -老公!老婆!你们好!我疯啦哈哈哈

    满屏的弹幕刷过,BGM的音乐再次迎来空拍。

    高.潮前的两个空拍。

    耳机里忽然响起窦晟的声音,那个低低的声音仿佛就贴在耳畔。是经年后,从少年声线中抽然而出的,年轻男人的磁性。

    “一。”

    “二。”

    而后他把着谢澜的手瞬间开弓,现场演奏和BGM同时响起,将华丽浪漫的音符推至巅峰。

    而后,停顿。

    窦晟松开了谢澜的手,朝镜头伸过来,谢澜的目光也追随着他手臂的指引,直向镜头。

    一声清脆的响指后,窦晟的手指间捻了一片金色的梧桐落叶。

    镜头变焦,他和谢澜两人的眉眼、那身性感贲张的黑西装、令人心心念念的JK制服皆模糊而去。

    只有那枚小小的,金黄色的叶子,在镜头中愈发清晰。

    叶脉密仄,锯齿形的轮廓,薄而韧的质感,还有一根细细的、却极有精神的叶柄。

    “呼——”

    窦晟把叶子捧到眼前呼地一吹,镜头里,那片叶子打着旋飞来,直到彻底遮住了镜头。

    一分钟,刚好。

    屏幕黑。

    深更半夜,这条视频出现得寂静无声,却极度疯狂地屠戮着榜单。播放量爆炸增长,哪怕是见惯了数据繁荣的窦晟本人,看着那喷薄的数字仍头皮发麻。

    “看完了?”头扭向另一侧还把自己闷在眼罩里的谢澜没好气道:“数据怎么样啊?”

    “我愿称之为宇宙天灾。”窦晟伸手摘下他一只耳塞,“只能说,是比你预期更惨烈的一场浩劫。”

    “嘁。”

    谢澜耳朵红了,手向空中一挥——带着眼罩,直觉判断失误,扑了个空。

    窦晟于是主动把手凑过去,让谢澜抓走了耳塞,重新戴好。

    “我都说了不能限定24小时,最多10小时,我们转机时就删视频的。”谢澜嘟囔着翻身又欲睡觉,“不许再跟我提这个视频了啊,到了24小时你登我号删,我眼不见为净。”

    “遵命,主人。”窦晟笑意盈盈,“您的AI男友豆子已经接受指令,预计在23小时55分钟后自动删除这个无比可爱的视频。”

    谢澜哼了声没再理他,空乘过来提醒飞行模式,窦晟立刻低声道:“马上。”

    他瞟了眼眼罩戴得扎扎实实的谢澜,迅速给这条视频点赞收藏投币一键三连,转发到动态,并后台超清4K缓存。

    一分钟的视频,缓存很快,等空姐走到后排又回来,窦晟已经收起了手机。

    网络中就此中断。

    那些朝着百万、千万飙升的播放量、令人头皮发麻的弹幕和硬币、页面分享次数……在下飞机之前,他们统统都看不见了。

    “Ladiesandgentlemen,thecrewmemberofDSAirlineshasthepleasureofwelcomingyouaboard.Wewillbetakingoffinafewminutes.Hopeyouenjoyapleasantflight.”

    飞机拖着洁白的巨翼在跑道上滑行,加速,涡轮卷着大量的空气,引擎在客舱外带起一阵郑重的轰鸣。

    离开地面那一刹那,仿佛早已熟睡的谢澜偷偷揭开了眼罩,瞟了眼拉着他的手合眼休憩的窦晟,又看向小窗外。

    九月末,帝都早秋的天空高而澄澈,即便是午夜,也有星海璀璨。

    那年他在一个明冽的春日回到祖国,现今又在这样爽飒的秋夜暂时离开。

    但这一次,他身边有了喜欢的人。

    他喜欢的人,会让伦敦那座雾蒙蒙的城市,也变得鲜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