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麻衣道祖 > 第1193章 三件事
    第1193章 三件事   

    九月初八,已经是夜里戌时了。

    

    鰕神丞官率领蟹神将以及一众蟹介士仍在仪门外坚守着,夜叉大神将以及他的巡海神部也还没有休息。

    

    西海龙王敖润过来看望他们的时候,白龙在仪门内已经睡着了,蟹介士捅了他一下,他立刻惊醒,待要发飙,却见亲爹站在那里,连忙起身站好,道:“父王。”

    

    敖润略有些醉意,显然是喝了不少的酒,熏熏然“嗯”了一声,道:“你累了?”

    

    白龙赔笑道:“多谢父王关怀,孩儿不累。

    哦,方才我接住了鲁陀罗尼的两个儿子,都送进宫里去了。”

    

    敖润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已经见过了。

    你们都回去歇息吧,不用再等了。”

    

    白龙愕然道:“回去歇息?”

    

    敖润道:“该来的都已经来了,这时候还不来的,也不会再来了。”

    

    白龙迟疑道:“可是还有,还有一个重要的客人没到呢。”

    

    敖润皱眉道:“谁啊?”

    

    白龙道:“陈义山。”

    

    敖润“哼”了一声,道:“马上就要子时了,过了子时就是九月初九,是禅位大典的正日,可陈义山迄今未到,已经算是大失礼数!纵然他真的要来,你们也不必在这里等着他。

    回去吧!”

    

    白龙道:“陈义山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他答应要来,就肯定会来的。

    孩儿只管在这里再等等。

    父王,你的身体不好,还是你回去歇着吧。”

    

    敖润目光一寒,幽幽说道:“本王的身体再怎么不好,现在也还是龙王,说话仍然管用。

    你想要发号施令,且等本王禅位给你以后再说吧。”

    

    白龙听见这话,惊得浑身冒汗,脸色煞白,立刻就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儿臣绝无此意!”

    

    敖润“哼”了一声,道:“那就回宫去,关上仪门,只留下卫戍在外面守着。”

    

    白龙再也不敢多辩解一句话了,答应道:“是~~”   

    敖润也跟着回到宫内,待仪门关闭之后,他又独自从暗门出去,绕到龙宫之后,推水而行至三十多里处,有条狭窄的黑暗海沟,他环顾四周,瞧着没人,便潜了下去。

    

    海沟内豁然开朗,浮动着一个巨大的螺屋,敖润在螺口处伸手敲了几下,但听里面也有叩击声传出来,敖润便飘然入内。

    

    屋内相当奢华,有夜明珠照着,亮如白昼,敖润看见魔君无患坐在东面,西首还有个女子,却是面生,不认得是谁。

    

    敖润心中狐疑着寒暄道:“无患兄,久等了吧?”

    

    无患笑道:“龙王兄,我久等不要紧,就怕让西王母娘娘等着急了。”

    

    那女子冷笑道:“好事多磨,我也不急。”

    

    敖润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原来那女子就是西王母!   

    自己的身家性命全在她手中捏着呢!   

    敖润不敢怠慢,立刻拜道:“小龙参见娘娘!”

    

    西王母淡淡说道:“你倒是识礼数的,身为后天大神,还愿意拜我这个寂灭了几千年的先天大神,呵~~免了吧。”

    

    敖润讪笑道:“娘娘虽然不在人间显相数千年,可威名始终不坠,小龙焉敢无礼?”

    

    西王母道:“宾客来了多少?”

    

    敖润道:“除了些不入流的,神界之中有名的大神,全都来了。”

    

    西王母点了点头,道:“鲁陀罗尼也来了吗?”

    

    敖润“嗯”了一声,道:“来了。”

    心中还有些诧异,不明白西王母特意点出鲁陀罗尼来问是什么缘故。

    

    西王母颔首道:“好,你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事情便不用你劳心劳力了,你只须带我和无患入你龙宫,安置一间静室,派遣心腹手下守卫,不许外人闯入就可以了。”

    

    敖润道:“娘娘的吩咐,小龙自当照做,这件事情无患兄已经交待过了,小龙也早把静室准备好了,派的是心腹神将昼夜把守,断然不会有谁敢随意出入。

    只是,只是……”   

    西王母道:“只是什么?”

    

    敖润讪笑道:“只是娘娘接下来要做什么,可否跟小龙通通气?

    免得到时候娘娘发难,小龙行差走错,耽误了大计。”

    

    西王母似笑非笑道:“我要做什么,你无须知道。

    你只须明白,待事成之后,你的好处是少不了的。”

    

    敖润还有些迟疑,无患开口道:“龙王兄,你说的三件事,娘娘可是都答应了!你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如今当着娘娘的面,咱们再捋一捋,对一对。

    第一件事,赐你不死神药,治好你的隐疾;第二件事,四海龙族血脉重聚,合而为一,连同四海的香火愿力都归于你身,助你蜕变为祖龙之身!第三件事,神界重塑之后,不但四海归你统领,神州大地之上的江河湖泽川流也归你统领,但凡是有水的地方,哪怕是口井,是个塘洼,都归你管辖!凡此种种,我所言不差吧?”

    

    敖润看着西王母,赔着小心,轻声问道:“娘娘,就是这三件事,无患兄说的没有错。”

    

    西王母道:“放心吧,从前你我都是通过无患联络的,你不放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如今是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了,我全部答应,绝不会食言的。”

    

    敖润嗫嚅道:“就是那不死神药——”   

    西王母道:“不死神药已经给过你了,却被你给弄毁了,但是我不计较,待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一粒的。”

    

    无患道:“龙王兄,娘娘对你如此天高地厚之恩德,连我都羡慕不已,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敖润欢喜无限,立刻又拜道:“多谢娘娘!”

    

    西王母起身道:“那就走吧。”

    

    敖润抢先出去,在前头带路。

    

    西王母和无患都披了大袍子,戴了深斗笠,遮住身子脸面,低着头跟在敖润的身后。

    

    西王母还低声嘱咐道:“无患,你留意四周,别叫人看见了。”

    

    无患道:“晓得。”

    

    西王母忽又问敖润道:“龙王,你这禅位大典请陈义山来了没有?”

    

    敖润道:“陈义山是仙家,小龙是神祇,我们之间并无什么交情,但小儿摩昂倒与陈义山是朋友,也邀请他来观礼了,不过,直到现在,陈义山都没有来。

    多半是因为他前些日子娶了魔君白芷,在天下引起了轩然大波,所以不敢再抛头露面了。”

    

    无患“哈哈”笑道:“不是不敢抛头露面,是他没有机会再抛头露面了!难道鲁陀罗尼没告诉你,陈义山已经死在他手里了?”

    

    敖润大吃一惊:“谁?

    你说陈义山死在鲁陀罗尼的手里了?”

    

    无患得意的说道:“是啊,娘娘对鲁陀罗尼不大放心,所以特意派了大焱去身毒国查他的底细,结果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陈义山去过身毒国,招惹了鲁陀罗尼,被打杀了!嘿嘿,哼哼~~真是活该!这贼仙,屡屡坏我大事,还与白芷狼狈为奸,早就该死了!只可惜,没有死在我的手里!”

    

    敖润呆住了,惊得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不对啊,今天接着鲁陀罗尼的时候,还谈论起陈义山了,当时他的一个夫人明明还问陈义山来了没有,鲁陀罗尼自己也问陈义山长相究竟如何,还说想见一见陈义山呢。

    

    如果陈义山已经被他给杀了,他还打听这些干什么?

    

    寻自己开心呢?

    

    还是说大焱打听到的消息有误?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敖润心里乱极了……   

    西王母一直盯着敖润的背影,见他突然沉默,便幽幽问道:“龙王,怎么不说话了?

    你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