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糖窝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陈嫣大概是下午四点来钟才回到的家,打开门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换上拖鞋往里走时,看到那乱七八糟的地板,扔着许多孩子玩的玩具。

    

    陈嫣一边摇头一边往里走。

    

    “我回来了。”

    陈嫣喊了声。

    

    没人回应。

    

    她一边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一边继续往里走。

    只见沙发上,年年趴在爸爸的身上睡着了,季昀风两手护着他,闭着眼睛好似也睡着了。

    

    父子俩微微发出鼾声。

    

    这一个画面十分的温馨,陈嫣忍不住拿出手机来记录下这个美好的画面。

    

    拍了几张照,陈嫣走过去,分别在父子俩的脸蛋上亲了亲。

    

    趁着父子俩还在睡觉的时候,陈嫣把家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惊扰了睡梦中的父子俩个。

    

    季昀风惊起,迷迷糊糊的去摸自己的手机,看都不看就挂了,这时,年年也被吵醒了,他睁开眼睛,不哭不闹的。

    

    “你们醒啦?”

    陈嫣笑着走了过来。

    

    年年看到妈妈,激动的从爸爸身上爬起来,挥着胳膊:“妈妈,妈妈……”   

    陈嫣过去抱起年年,狠狠的亲了一口:“宝贝,妈妈好想你啊。”

    

    “妈妈,妈妈……”   

    “你跟爸爸在家玩的开心吗?”

    

    季昀风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边揉着头发一边打着哈欠,呵了声:“好的很。”

    

    年年指着爸爸:“爸爸,爸爸……”   

    又指了指妈妈:“妈妈,妈妈……”   

    “不错,总算叫爸爸了。”

    

    为了展现父子情,季昀风站了起来,向年年伸手试探着:“年年,爸爸抱。”

    

    年年也向他伸了伸胳膊,在妈妈怀里却要越向爸爸。

    

    陈嫣有点意外,才不到一天的时间,父子俩就自行化解矛盾了,她好奇的问:“老公,你今天都跟儿子做了什么了?

    儿子怎么突然跟你这么亲了?”

    

    “没什么,就是一起喝了杯酒。”

    

    “什么?

    你再说一遍。”

    陈嫣目光变得犀利起来,紧紧盯着季昀风。

    

    季昀风立马就怂了:“开玩笑的,陪儿子喝了碗粥而已。”

    

    季昀风说完,年年咯吱咯吱笑了起来,好像听懂了爸爸妈妈的对话。

    

    小孩子就是这么的单纯,只要你真诚对他好,他便跟你亲近。

    

    ……   

    时间过得很快,年年三岁了,已经上了两个月的幼儿园,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今日年年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最近年年在幼儿园的一个好朋友的父母在闹离婚,那朋友被迫选择跟不要爸爸或者不要妈妈,年年也终于意识到,爸爸妈妈不一定会一辈子陪着他,他们也可能会分开,也有可能会不要他。

    

    这么小就明白了这个道理的年年很沮丧。

    

    近日他在观察爸爸妈妈的感情情况,他发现爸爸妈妈的感情也有点儿问题,每天晚上年年假装睡着之后就悄悄到爸爸妈妈的卧室门口去偷听,他听到了妈妈的叫声,妈妈还恳求爸爸轻一点,他以为爸爸妈妈在打架,要推门进去,发现门被反锁了。

    

    然后屋里人听到动静会有点慌的问:“谁啊?”

    

    年年出声想要进去,屋里头的动静更加慌乱了。

    

    “年年,爸爸妈妈已经睡着了,你快回去睡觉吧。”

    

    很多夜晚,年年都是带着无尽的担忧睡着的。

    

    因为他听到很多个晚上爸爸妈妈都在屋里头打架,年年觉得自己也就要变成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了。

    

    早上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年年不停的问:“爸爸妈妈,你们还爱我吗?”

    

    陈嫣和季昀风对视了一眼,都能感觉到最近的年年有一点奇怪。

    

    “爸爸和妈妈都爱你,年年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陈嫣摸摸孩子的头。

    

    年年点了点头。

    

    陈嫣送年年去上学的时候,年年又忍不住问:“妈妈爱我吗?”

    

    “妈妈爱你。”

    

    “那爸爸和妈妈会离婚吗?”

    年年一双眼眸极其的可怜,就这样巴巴的瞅着妈妈。

    

    “离婚?”

    陈嫣挑了挑眉,心中不无意外,问:“年年,你上哪儿学的这个词啊?”

    

    年年摇了摇头。

    

    “你听好,爸爸妈妈不会离婚,也不会不要你,知道吗?”

    

    “嗯。”

    年年嘴上虽应了,心底却半信半疑。

    

    ……   

    放学的时候,陈嫣有事没法去接年年放学,季昀风让助理把他接到了公司,季昀风正在办公室里和一位女老板谈事,年年到了的时候,看到爸爸和一个女人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里聊天,好像还聊得挺开心的,年年很不高兴的怒了努嘴。

    

    因为爸爸有事,年年坐在一旁等爸爸忙完,他坐得远远的,眼睛却不善的瞪着和爸爸聊天的那个女人,瞪得那个女人最后都笑不出来了,有点尴尬的起身要离开,嘴里客气着:“好啦,基本上就这么定了,我看季总还有家事要忙,咱们下次再聊。”

    

    “行,我送您。”

    季昀风起身,出门把那女人送进了电梯,年年还特意跟出来查看情况,想看看他们有没有吻别之类的。

    

    季昀风转身回来,就看到年年伏在办公室门口鬼鬼祟祟的。

    

    “来,拿好自己的东西爸爸带你回家。”

    

    不一会,年年一脸不乐意的跟着爸爸往外走,司机将车开到了公司门口,年年一脸不乐意的坐了上去。

    

    季昀风低头看文件,随口一问:“年年,今天在学校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从进办公室开始,年年就摆着一张臭脸,季昀风是看见的。

    

    “宝宝确实有点不开心。”

    年年不开心的插着腰。

    

    “要有谁欺负你了跟爸爸说,爸爸找他去。”

    季昀风脸都没抬一下。

    

    “爸爸,宝宝不喜欢刚刚那个阿姨。”

    

    “用不着你喜欢。”

    季昀风显然还没有察觉到儿子的情绪是因为什么。

    

    年年一看爸爸这样的态度,就更加生气了,他气呼呼的威胁道:“爸爸!如果你跟妈妈离婚了,宝宝是不会跟着你的。”

    

    季昀风视线终于从文件上抬起来,看向年年,皱着眉头问:“你说什么?”

    

    “在年年眼里,所有女人都没有妈妈好,如果爸爸为了别的女人抛弃妈妈,年年是不会要爸爸的。”

    年年的表情无比的认真和严肃。

    

    季昀风用手推了推小东西的额头,气急败坏:“你这个小脑袋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在爸爸眼里,妈妈是宇宙无敌第一好的女人,爸爸怎么可能为了别的女人抛弃妈妈?”

    

    “你说真的?”

    年年眼睛亮了亮。

    

    “抛弃你倒是有可能。”

    

    年年一听撅了撅嘴,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着转,要哭的感觉。

    

    “我就知道爸爸妈妈不要年年了,你们是不是要离婚啊?”

    

    孩子的情绪说来就来,季昀风有点懵。

    

    “你从哪学到离婚这个词的。”

    

    “我有个幼儿园的朋友,他的爸爸妈妈就不要他了,因为他的爸爸出轨了,要娶别的女人。”

    

    “那这跟爸爸妈妈有什么关系?

    爸爸是那种会出轨的人吗?”

    

    “爸爸妈妈每天晚上都在屋里头打架,年年都听到了,妈妈还让你轻一点,你一定是把妈妈打得特别重,刚刚爸爸又跟那个阿姨眉来眼去的,爸爸一定是不爱妈妈,不爱年年了……”   

    “噗……”听年年在那一本正经的说着,就连司机都忍不住笑了。

    

    季昀风有点欲哭无泪,他拿出手机给媳妇打电话求救:“老婆,你儿子让我出轨。”

    

    “什么?

    你出轨了?”

    陈嫣正坐车往家里走,听到出轨两个就神经紧绷。

    

    季昀风按了按太阳穴,叹了口气:“我终于知道年年随了谁了。”

    

    “别转移话题,你刚刚说你出轨了?”

    陈嫣已经架起了拿刀的架势。

    

    “你见哪个男的出轨了会跟他老婆主动承认的,嫌命活得太长了吗?”

    

    “什么意思,那你打电话来干嘛,年年接到了吗?”

    

    “年年刚刚在闹,说我们每天晚上都在屋里打架,怀疑我出轨了,你劝劝他。”

    

    季昀风按了免提。

    

    年年开口便告状:“妈妈,宝宝看到爸爸跟一个阿姨在屋里聊天。”

    

    “那是合作伙伴。”

    季昀风抬手敲了敲年年的额头,臭小子,想坑爹啊?

    

    年年摸着自己的额头,委屈的撅了撅着。

    

    电话里头传来女人情不自禁的笑声。

    

    “你们父子俩这是要杠上了?

    年年,妈妈爱爸爸,爸爸爱妈妈,所以,爸爸妈妈不会离婚,也不会不要你的。”

    

    “真的吗?”

    年年眼睛亮了亮。

    

    “当然是真的啦,而且,爸爸是绝对不会出轨的,因为……爸爸出轨了就会净身出户。”

    

    季昀风听出了女人得意的小心思:“你是不是还巴不得我出轨啊?”

    

    “哈哈哈,才不要呢,这么帅的老公上哪找?”

    

    “算是有点自知之明。”

    

    陈嫣没有说出来的是,对我这般好的男人,她要花一辈子去还他的情。

    

    年年终于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爸爸妈妈不离婚,他就可以跟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了。

    

    爸爸爱妈妈,妈妈爱爸爸,而他爱爸爸妈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