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攻略对象出了错 > 98 番外——温泉02
    湛鹏程订的房间是两个标间,湛微阳洗完澡回到靠外面的床上躺下,拿起手机给裴罄发了条消息:“睡觉了吗?”

    裴罄很快回复他:“还没,微光在洗澡。”

    湛微阳看着这几个字,心里觉得十分不畅快。

    过一会儿,湛鹏程洗完澡出来,一边拿着毛巾擦脸和脖子的水,一边对湛微阳说:“阳阳别玩手机了,早点睡吧。”

    湛微阳默默地把手机放到一边。

    湛鹏程关了房间的灯,在自己床上躺下来,他打了个哈欠,觉得泡一晚上温泉到现在身体已经很疲倦了,于是问道:“阳阳累了吗?”

    湛微阳其实也挺累,就是思维很活跃,一直在等着湛微光跟他换房间,于是把被子拉起来,只轻轻“嗯”一声。

    他静静躺着,听旁边床上湛鹏程的呼吸声渐渐变响,偷偷抬头看过去,觉得湛鹏程大概是睡着了。

    就在这时候,湛微阳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安静的环境下,突如其来的铃声特别刺耳,湛微阳被吓了一跳,湛鹏程也醒了,迷迷糊糊问道:“谁这么晚打电话?”

    湛微阳手忙脚乱地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看见是湛微光打来的电话,心想好不容易等爸爸睡着了,他又打电话来把人吵醒,顿时觉得气愤,接通了电话气呼呼地道:“你干什么?”

    湛微光问他:“爸爸睡了吗?”

    湛微阳很生气:“爸爸被你吵醒啦!”

    湛微光说:“没事,你过来吧,我们打牌。”

    “嗯?”湛微阳愣了一下。

    湛微光说道:“斗地主,来不来,赶快!”

    湛微阳突然反应过来,他说:“我来。”

    湛鹏程听见他下床的声音,伸手按开了床头的阅读灯,问他:“这么晚了做什么?”

    湛微阳说:“我去找他们斗地主。”

    湛鹏程眼睛都不太睁得开了,他揉了揉额头,“这么晚了斗什么地主?”

    湛微阳伸手把灯关了,抓了手机和门卡,摸黑朝外面走,说:“爸爸你先睡吧。”

    他打开房间门,看见湛微光拿着手机站在门口,于是问道:“你等我吗?”

    湛微光说:“赶快。”

    湛鹏程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大声喊道:“你们不累啊?”

    湛微光在门外面回答道:“我们还年轻,不累。爸你自己先睡吧。”说完,他抬手帮湛微阳关了房门。

    隔壁的房门敞开着,裴罄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们别闹了,被舅舅知道他会生气的。”

    湛微阳听见裴罄的话,突然有些紧张起来,他问道:“那我要不要回去了?”

    裴罄闻言笑了一声,说:“至少先斗几把地主再回去吧。”

    他们谁也没带着扑克牌出来,这时候要斗地主也不容易,最后湛微光想了个办法,在手机里的游戏APP里开了个房间,三个人用手机斗地主。

    房间里两张床,湛微光占了一张,湛微阳就趴在裴罄的身边,两个人距离太近了,湛微阳就老是忍不住去看裴罄的牌。

    湛微光打了两把,“啧”一声把手机丢到一边,“湛微阳你还想不想打了?”

    湛微阳不好意思地垂着头说:“对不起。”

    裴罄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顶。

    湛微阳立刻抬起脸,在裴罄的掌心里蹭了蹭。

    湛微光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房间里的存在实在太多余了,他从床边站起身,说:“我去睡觉了。”

    湛微阳有点紧张,“爸爸说不定还没睡着。”

    湛微光抓起手机,看见湛微阳把房间门卡丢在床头柜上,走过去一起拿起来,边朝外面走边说:“他一沾床就能睡着,估计差不多了。”

    裴罄问了一句:“你们真的要换?”

    湛微阳没说话,他看一眼裴罄,又看向湛微光。

    湛微光说:“他辛辛苦苦一整年考上的大学,我爸盯得太紧了没必要。”他说话是看着裴罄说的,声音不大,说完了就穿着拖鞋直接走出去了。

    湛微阳还显得有些不安,在床上盘腿坐起来,睁大一双圆眼睛看着裴罄。

    裴罄伸手摸他的头,掌心压着他后颈让他弯腰靠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唇说:“那我们睡觉吧。”

    湛微光走到隔壁房间,刷卡开门,站在门口就听见湛鹏程熟悉的呼噜声,他走进去轻轻关上门,站在黑暗中适应了一会儿,朝空着的那张床走去。

    刚要爬上床时,旁边床上湛鹏程翻个身突然醒了,嗓音含糊地喊道:“阳阳?”

    湛微光停住动作,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发声音。

    湛鹏程觉得奇怪,又喊了一声:“阳阳吗?”

    湛微光忍不住开口,说:“是我。”

    “微光?”湛鹏程一下子坐了起来,摸索着去找灯的开关,“你弟弟呢?”

    湛微光爬上床,掀开被子躺进去,说道:“他睡隔壁。”

    湛鹏程已经开了灯,骤然亮起的灯光刺激得他眯起眼睛,半天适应不过来,说:“你怎么能让他跟裴罄一起睡呢?”

    湛微光说:“爸,他都高中毕业,马上上大学了。”

    湛鹏程眉头紧皱,“可他心理年龄还是个小孩子。”

    湛微光有些无奈,把被子拉起来盖住半张脸,几乎连眼睛都要盖上了,“他不是。他开学就要去学校住校了,你出来度假这两天把他盯这么紧有什么用?难道到时候你还打算跟去学校陪着他住校啊?”

    “可是——”湛鹏程下意识就要反驳,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湛微光说:“他跟着裴罄住一个房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后他是不是要去裴罄那里过夜你也不会知道。既然出来玩,你就由着他吧。”

    湛鹏程有些发怔,过了好一会儿说:“我也知道,我就是放不开。”

    湛微光说:“你不是想好了,总要放手把他交给裴罄的?”

    湛鹏程沉沉叹一口气,伸手关了灯又躺下来,他在黑暗中翻了个身,觉得整个人全无睡意,又翻了个身。

    湛微光也还清醒着,他轻声说:“湛微阳都计划到以后跟裴罄一起住,还要把你和奶奶一起接过去。”

    湛鹏程问道:“他跟你说的?”

    湛微光说:“嗯,他觉得他和裴罄一定能过一辈子。”

    湛鹏程这时候又叹一口气,“裴罄是个好孩子。”

    湛微光拿起手机,飞快地发出去一条消息。

    而隔壁房间里,湛微阳和裴罄挤在同一张床上,他枕着裴罄的手臂,轻轻喊他:“罄哥。”

    裴罄说:“快睡吧,阳阳。”

    湛微阳有些失落,他睁着眼睛纠结了一番,还是说道:“哦。”

    裴罄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亮了,他转头看见有一条消息,点开看见是湛微光发来的:“我爸知道湛微阳过去睡了,没反对,别担心。”他盯着那条消息看了一会儿,把手机锁屏放回床头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