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被标记的Alpha超难哄 > 全文完
    江云边的脸慢慢红了,一大片绯红像是倒入水中的颜料,在雪松跟水雾的晕染下活色生香。

    周迭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指尖,抬到自己唇边亲了亲:“小江同学,我记得有人答应过我一些事。”

    江云边错开目光不敢与他相接,低低地嗯了一声。

    周迭眼眸漾开波澜,笑意徐徐慢慢地铺展开来,但他说的却是:“如果你没准备好就算了。”

    明明是体贴的话,但江云边怎么听都觉得像挑衅。

    这个人凭什么一副“我早就料到”的口吻?

    他深呼吸一口气,一把推开跟前的人:“等着。”

    浴室的门被恶狠狠地关上,周迭在余响中低声轻笑,走到床边把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放到床边的小柜子上,随后靠在了床边。

    落地窗外是阴天,徐徐遍布的乌云带来了风,渐渐将天边遮得密不透光。

    斜雨划落在窗面,他看了许久,直到浴室的门咔哒地推开。

    江云边跟前的刘海湿漉漉的,一脸凶狠地盯着他。

    周迭微微挑眉,站在窗前时一道闪电耀过两个人的视野。

    恢复暗沉的下一秒,他们已经靠得极近,唇贴着唇。

    江云边带着一种报复性的执拗,揪着人的浴袍,看起来压根不像是即将展开温存,更像是准备捞起袖子打一架。

    周迭笑的时候胸口微微颤动,顺着传到江云边的掌心。

    又是一道雷。

    江云边咬牙切齿,看着已经被按倒在床边的人:“我觉得吧,之前的表现确实挺怂的,让周少等那么久还真是委屈啊。”

    周迭护着他,从容地半眯着眼睛仰头看他,慢条斯理:“那之后交给你来?”

    江云边的手压在周迭的脸侧,指腹摩挲被褥发出的细微声音相当清晰,身后的雨景将气氛洗得刚刚好。

    周迭看着江云边不自然又青涩地在他面前展示勇气。

    Alpha是天生的高位者,他们擅长统御、侵占、标记其他人,但要他们做出被标记的决定一定花了极大地勇气。

    江云边在用行动告诉周迭,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周迭。”他沙哑到极点的嗓音低叫着眼前人的名字。

    周迭的喉结微滚,含糊地应了一声。

    “我之前说过的话不是假的,”江云边低靠下来,“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0v0)*

    周迭餍足地抬起眼皮,摸向桌面的小闹钟,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从小落到大,现在已经快停下来了。

    闹那么久啊。

    周迭放回去,看着身后的春卷,轻笑:“还好吗?”

    江云边严严实实地裹在被子里,一迭声骂了好久,最后才是哑哑的一句:“赶紧闭嘴。”

    周迭好耐心地哄着小春卷,手轻轻拍了拍:“江云边,什么都按照你的吩咐来了,现在还要发脾气,是不是太难伺候了?”

    江云边想蹦起来给他一个头槌,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我真的烦你。”

    周迭轻轻地把被角拽了拽:“出来,别憋着了。”

    江云边本来不想听他的话,但确是发现自己有点闷,艰难地挣扎着出来了。

    然后就被黏人的Enigma猫似地蹭了蹭脸:“宝贝儿。”

    “别乱叫。”

    “云边宝贝儿。”

    “你再叫一声试试?”

    “小云边糖宝贝儿。”

    “我咬死你!”江云边龇牙,想过去抓他却一个不稳扑到了床上。

    江云边冷抽了两口气,这才清楚地明白自己现在快散架了。

    周迭把人抱起来,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后背,像是安抚一只狗狗:“好好躺着,别闹脾气,听话。”

    “听个屁!”江云边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地别开头,低声嘟哝,“迟早有一天我会咬回去。”

    周迭想起什么,低头看了一眼。

    江云边却本能地抱紧了被子,瞪着眼睛看他。

    “又要干嘛?”

    “刚刚……的时候,你肚子上的印记……”

    江云边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够了。”

    刚刚就拿着这个折腾他了多久,现在居然还敢提这茬?

    周迭轻笑,拿捏好语调诱哄:“宝贝儿,让我看看?”

    “滚开啊。”

    周迭没拿他的小脾气当回事,认真看了他许久,轻声说:“给我看一眼,我让你咬。”

    江云边本来的凶狠被突如其来的交换砸得一愣,所有小情绪一扫而空,他视线不自觉地落到周迭后颈,舌尖抵了抵犬齿。

    “真的?”

    “真的。”

    江云边犹豫了一会儿,慢吞吞地松开了手。

    原本伏在腹部红色的痕迹像是融进了皮肤里,仿佛从被外印下的痕迹变成自体生长的花纹,旖旎又漂亮地盘成花枝的形状。

    周迭掌心覆落,抬眼饱含笑意地看着江云边:“真好看。”

    江云边被他眼底的另一种情绪搅得不太受得了,轻咳一声回过头,咬着牙:“赶紧看完,我要咬你。”

    周迭嗯了声,折腾了好一会儿,这才低头抱着江云边的腰。

    “那你轻点。”

    只要是Alpha,就永远不会磨灭想要标记伴侣的心,江云边等这天很久了。

    他轻轻地摸着周迭的后颈,缓慢又温柔地让他放心,将薄荷的味道轻轻沾上。

    眼前这个这么优秀的人,只属于他。

    “我咬了。”

    周迭阖眼,轻声:“嗯。”

    被咬的疼感落在后颈,Enigma皱着眉忍着没有出声,一面摆出最温顺的状态任Alpha动口,一面强制压抑着自己叫嚣的信息素。

    本能在疯狂反抗,拒绝接受被其他人触碰腺体,他放任江云边乱来的理由,只能是自己对他的宠爱。

    周迭没有把握自己能否接受Alpha将信息素注入,但他应该会尽力忍受。

    “唔。”

    江云边轻咳了一声,回头别开脸咳嗽起来。

    周迭抬头的时候,雪松的味道瞬间压落满室。

    周迭轻抚着他的后脊,关切地询问,江云边心有不甘地瞪着他。

    “草。”江云边不情不愿地低骂一声。

    “怎么了?”周迭看着他,“怎么咬个人也能呛到。”

    江云边想告诉他不是我呛到,是你的信息素只容许我做到这一步。

    他想用犬齿刺破腺体,雪松的味道就从最深处开始蔓延制止,江云边不得不停下自己的念头。

    这不是周迭拒绝,而是生理压制。

    周迭垂下眼,安静地思索许久,轻声:“再试一次?”

    江云边想说好,但雪松的味道瞬间施加在肩头,让他整个人都有些软绵绵的。

    他不服气地抬手锤了一把周迭的肩膀,然后一头倒进枕头里:“算了。”

    反正也是咬了,只不过没咬破而已。

    周迭看着他无奈又认命的模样,侧身躺在他的隔壁,轻轻地吻了吻他的眼尾。

    “云边儿对我真好。”

    “……”江云边红着脸,“少自我脑补,我只是咬不下去。”

    “嗯。”周迭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那也是好。”

    江云边磨了磨犬齿,随后一手扬起被子把两人都盖了起来。

    “那就再好一点。”

    *

    江云边切身体会到Enigma的可怕。

    要不是他比平常人还多两天假期,可能回学校都悬。

    好在周迭也知道分寸,后几天相当照顾着他,连回学校都是亲自送到班门口。

    江云边回校的第一天才知道闻临退学了。

    听说是家庭原因,协商之后主动退的,要去国外,但真正的理由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滚出他的生活就是好事,要不是这边管得严,江云边都要去买串爆竹放了。

    开学两周,学生们熟悉了大学生活的作息后,学校开始了社团招新活动。

    曲灵学姐好几次给江云边发短信让他去乐队面试,热情得异常。

    江云边又忽然想起来,微博里那个粉丝的事情。

    他摸出手机:[我有喜欢的人,抱歉了。]

    过了半晌,他收到了奶甜小猫咪的回复:[我不信,你是觉得我烦了吗?但我也只是默默喜欢你,没有越界。]

    江云边觉得这人有点莫名其妙。

    [你在C大对吧。]

    [奶甜小猫咪:嗯。]

    [明天晚上,乐队招新,你来吧,我跟你说清楚。]

    江云边向来不擅长拐弯抹角,有些事情他避不开,那就只能迎难而上。

    周迭的课程显然比江云边还要多,他结束完一天的课程回来时,周迭还在学校。

    江云边躺在床上有些恍惚,心想周迭还真是毫无警惕之心啊,就这么把Alpha放在家里……

    要是他真的私联粉丝,偷偷约会,那周迭岂不是危了?

    江云边翻了个身,手机翻出相册里的照片,是高中玩真心话大冒险那天他跟周迭的合照。

    他戳了戳里面Enigma的脸蛋,低声嘟哝:“你还真是命好,遇到个为你守身如玉的Alpha。”

    说着,扔开手机卷着被子睡着了。

    周迭回来的时候,江云边躺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

    桌子上的饭菜还没动,他先放进微波炉里热了一遍,之后洗手换衣服。

    收拾好了才想起微博里收到的私信,他放下东西走到床边,温柔地亲了亲江云边的唇角。

    之后,有些宠溺:“你要生气了怎么办呢。”

    江云边感觉有人在摸他的脸,迷迷糊糊地醒了,看到周迭在眼前本能地爬进了他的怀里。

    周迭抱着他的腰:“吃饭没?”

    江云边低声说吃了。

    周迭亲了亲他,帮他把被子掖好:“那就早点休息,我吃完饭把碗洗了。”

    江云边实在还想睡,嗯了一声就没反应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周迭已经回学校了,江云边看了眼时间才想起他早上又是满课。

    这专业,完全就是在剥夺谈恋爱的资格。

    江云边气愤地锤了一下枕头,随后起床洗漱。

    下午的课结束之后,江云边跟曲灵约了去乐队面试的时间。

    曲灵学姐知道他要来,十分开心,还说特意给他留好面试的时间。

    江云边满头问号,心想曲灵也太坚强了,他私信里说得挺明白的,就是拒绝。

    出发之前,江云边又收到了一条私信。

    [奶甜小猫咪:我给你准备好了礼物。在畅音楼顶楼等你。]

    之后是一张照片,一个绑着水蓝色蝴蝶结的粉红盒子。

    江云边皱着眉说不要,但没有了回音。

    他蹙眉握着手机,打算直接去面试现场跟曲灵说清楚。

    面试在畅音楼四楼,江云边到的时候听说曲灵学姐有事不在,瞬间意识到了人可能在顶楼。

    太麻烦了。

    江云边放下东西,越过一众排在四楼的面试生,走到顶楼。

    顶楼的门开着,安静的环境跟楼下形成极大的反差,江云边深呼吸了一口气。

    “学姐,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现在都有男朋友了,我这一辈子只认周迭一个,你……”江云边转到围栏边,看到的是站在角落的周迭。

    而他的怀里包着的,正是水蓝色蝴蝶结的盒子。

    江云边愣了一下。

    “怎么是你?”

    周迭看着他:“刚刚有个同学鬼鬼祟祟的,我跟上来,发现他在等你。”

    江云边懵了。

    “他说,他是你很久以前的粉丝,很喜欢你,打算在这里向你表白。”周迭低着头,嗓音听起来又闷又委屈,“我不信,他说在这里等就是了。”

    江云边满脑子里都以为是曲灵把东西交给周迭,紧张地走到他跟前:“不是那样的,我以前,我压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

    “他还跟我说,”周迭忽然抱住了江云边,带着极轻的歉意,“他说他不是有意瞒着小云边糖的,无论如何,都希望他原谅。”

    江云边在原地回味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周迭,是你!”

    高大的Enigma垂着眼,满身都是可怜兮兮:“是我。”

    “你怎么……”

    咔哒。

    礼盒忽然动了一下,江云边低头扯开了丝带,一只眼睛是水蓝色极其漂亮的布偶猫露出一个脑袋。

    “喵。”

    江云边觉得眼熟,这才想起来周迭的头像跟表情包。

    “这是Kitty生的一窝里,最像它的。”周迭打开盖子,让小猫咪完全露出来,“我以前把kitty就当孩子养,现在它生孩子了,我带着我孙子来跟你赔罪。”

    江云边满肚子的怨气被他这句话逗散了,别开眼:“什么嘛,你还好意思跟猫攀关系。”

    周迭认真地看着他:“不是你们说我像猫?”

    江云边低声嘟哝,伸手去摸猫咪的鼻尖:“你要不要脸了。”

    他的指尖落到猫咪的下巴时,才忽然摸到另一个东西……

    周迭顺势握住了他的指尖,缓缓撑上去,十指交扣:“哄你的话就不用要。云边,瞒着你很抱歉,原谅我?”

    “……看在你孙子的面子上。”

    江云边后来才知道“奶甜小猫咪”的原由,因为自己的丢脸气得想咬周迭一口,但又看在小布偶的面子上忍住了。

    “云边,虽然这么说有点丢脸,但你是我分化之后,所有情感的寄托。骗你不对,我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事瞒着你。”

    周迭握着他,看着楼下来往的学生,像是在注目那段未知的将来,“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无论是想当医生,还是想唱歌。我答应你,未来永远只爱你一个人。”

    江云边紧靠着他,握紧他的手。

    “我也是。”

    夕阳的余光里,猫咪项圈上的两枚戒指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