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人鱼陷落 > 美洲狮与小虫(所有支线完结)
    围剿研究所的行动中,无象潜行者在与永生亡灵正面对抗时使用了模仿能力“镜中人”和“镜中领域增强”,虽然创伤了亡灵,但自己也受到了严重反噬,重伤濒死。

    很快,PBB部队进入蚜虫市,全面接管了IOA特工和联盟警署苦苦支撑着的警戒线,剿杀市区亡灵召唤体,保护市民。

    无象潜行者被转移到临时救助车里,IOA医学会的医生们奋力救助他,可他伤势太重,即使是自愈能力极强的实验体,如果身体在伤口愈合前就把血流干了也一样会死的。

    可受伤的市民也极多,临时血库里的血源已经所剩无几了。

    医生慌忙大喊:“附近的患者家属们,如无病史请来献血,他是实验体,什么血型都可以同化。”

    可人们一听他是实验体,顿时都迟疑地退远了,只是待在实验体身边就感到惧怕,更别说献血救他了,他们其实更希望他立即死掉。

    守在他身边的于小橙蹭地站起来:“你们退什么?他保护你们才伤成这样!”

    于小橙意识恍惚,哈克的死近在眼前,没凉透的尸体就装在门口的裹尸袋里,他的精神濒临崩溃,吼叫声嘶力竭。

    他恨恨挽起袖口,对医生说:“直接抽我的。”

    医生看了一眼他几近白纸的脸色,透过眼睛,似乎连他被撕成两半的心也一起看透了。

    “你太虚弱。”医生转身又去问了一遍同样的话,仍旧无人吭声,就在医生别无他法,准备抽自己和同事的血时,一位alpha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意。

    他穿着军服,人们只顾着去打量他少校肩章上的星星。

    夏镜天俯身抱起无象潜行者,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他的声音似能稳固人心,让人们心里悬着的石头踏实落地:“PBB雷霆援护小组的血源充足,援护飞机就在附近,医护支援片刻就到。”

    医生们感激不尽,于小橙也终于松开紧绷的神经,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无象潜行者虚弱地揽着夏镜天的脖颈,身上的血污沾染在他军服胸前,愧疚地蜷曲尾巴,卷成波板糖的形状。

    夏镜天把他放到PBB的援护飞机上,军医们展开紧急抢救。

    “少校,我挡住了亡灵10分钟37秒,比你的命令……还多37秒。”无象潜行者用殷切的眼神望向夏镜天,好像在等他履行承诺。

    夏镜天在不远处的座椅上坐下,很轻地舒了口气:“好吧,我会把相框收起来,你安静点治疗。”

    他在交代无象潜行者拖延永生亡灵等待救援时,这少年难得大胆地提了条件。他说,如果他做到了,少校就要把家里桌上的言逸照片收起来。

    夏镜天答应了,却又不免担心,傻小虫会不会为了完成这个诺言而把命搭进去,所以才在第一时间来找他。

    无象潜行者安心闭上眼睛,他也早已精疲力竭,连话也说不出了。

    夏镜天指挥城市内的军队解决骚乱,再见到无象潜行者时已经是两天后。

    虚弱的少年躺在IOA医学会的病床上,床头放着咬了一口的苹果。毕竟是实验体,自愈能力比人类强得多,受了那样重的伤,两天就缓和了精神。

    他听见门外有动静,赶紧闭上眼睛,垂在床沿外的尾巴紧张地蜷曲起来。

    夏镜天轻声推门走进来,坐在陪床椅上,拿了个苹果顺手削皮。

    “醒了就靠坐一会儿,闭着眼睛做什么,还没睡够?”

    无象潜行者身子一颤,讪讪坐起来,接过夏镜天递来的苹果,明亮的大眼睛愧疚地垂下去:“对不起,我之前提的要求太过分了,您还是当我没说吧。”

    夏镜天笑笑:“你说言逸的照片吗。我是爱过他,但事情已经过了快二十年了,谁还没个初恋。”

    “那您……到现在还不结婚。人类到您这个年纪,都结婚了的。”

    夏镜天托腮道:“人类活到七十岁难道就要集体自杀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无象潜行者耳根通红,尾巴尖也变成了粉色。

    他忽然鼓起勇气,转过身正对夏镜天,紧闭着眼睛大声说:“您,您考虑我看看可以吗!”

    “我知道,少校喜欢年龄比自己大的吗?我都可以!”无象潜行者紧张得快要烧起来,变色龙尾巴完全变成粉红色,他的信息素开始蔓延,面容和身体迅速发生变化,突然变幻成言逸的模样,然后变成苍小耳,然后变成兰波,变成戴柠教官,最后变成钟医生……

    “住手住手,”夏镜天按住他的头,“傻瓜,钟医生是我大嫂。”

    “!!对不起!”

    无象潜行者急得恢复原貌,从病床上爬起来,跪坐在夏镜天面前不停地鞠躬。

    夏镜天微挑眉,没忍住,哼笑出声。

    无象潜行者呆呆望着他,被这笑容晃了一下神。

    “等你长大一点吧,懂什么叫爱的时候再说。”

    “我懂,我已经成熟期了,我什么都懂,积分、函数、流体力学、电磁学、量子力学、世界古近代史,任何国家的语言……”无象潜行者懵懂思考,“爱是什么?”

    夏镜天用刀尖扎了块苹果吃:“这件事得几年后你才能明白。在那之前还是先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吧,去蚜虫岛待一阵子。”

    “……嗯。”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几年,生活趋于平和,无象潜行者时常在蚜虫岛和训练生或者其他实验体待在一起,时而回PBB军事基地,一向孤僻的自己竟也交到了不少朋友。

    一些人从自己的生命和生活中路过,一些人留了下来,一些人永不磨灭。

    于小橙最终放弃了IOA搜查科特工的职务,选择回到蚜虫岛当实验体教导员和训练生陪练。他无法像从前那样无畏地战斗了,他说。

    IOA在蚜虫市建了一座海陆学校,课程包括海陆自然联系和人鱼语,教师分别由人类和人鱼担任,人鱼可以把孩子送来学习人类文明(主要是烹饪技术),人类则在努力研究与人鱼交流,听说兰波把他爸爸从海底绑来当了老师,还带来了几条人鱼当助教,其中一条经常骚扰萤,时而和PBB狂鲨部队的鲸鲨队长大打出手。

    蚜虫岛又迎来了一批新训练生,其中有个叫夏乃川的最为跳脱,是教官们公认的调皮捣蛋分子,但这仿佛也让蚜虫岛变得更有活力了。

    无象潜行者坐在沙滩边,看着夏乃川领头带着学员们在海里疯玩,突然手机响了,本以为是少校,结果却是白楚年。

    白楚年和兰波刚到蚜虫码头,对着电话里嚷嚷:“夏小虫?怎么就你一个人接电话啊,别人都去哪了?”

    无象潜行者诚实回答:“今天休息,大家都在海里玩呢。”

    白楚年:“嗨呀,真耽误事,今天是轮渡日,记得让小崽子们通知家长送生活用品过来啊,等会儿就开船了。”

    无象潜行者:“知道了。他们都在海里捞鱼呢,夏乃川说他抓住一只小的白色魔鬼鱼,准备晚上烤了吃。”

    “噢,给我留一份……”白楚年正夹着手机抠指甲,突然一怔,和兰波对脸懵逼,然后对着听筒咆哮,“嗷?!他敢!给我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