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九章 被药店占了便宜
    车上的人也能看出来,是这李郎中家的小姑娘先挑衅,怪不得知睿家的反击!人家说的也对,夫妻间的事外人怎么知道呢!

    李彩凤脸色瞬时不好看了,她这个意思是自己对他们家那个光会打猎的粗人有心思!

    “你不要脸!”李彩凤本来就挨着明笑笑坐着,一时急了挥着她的手冲着明笑笑过来!

    明笑笑也没忍着她,一只手把小姑娘两个手一拉,另一只点在她的麻筋上。

    “啊!”李彩凤没想到这个瘦瘦弱弱的明笑笑这么大劲,只觉得手上什么劲都没有了!

    “咱们都在二爷车上,大家伙一块去赶集,你总是挑事别耽误大伙的事!”明笑笑见二爷把牛车停下来了,对着小姑娘警告,“你既然叫我声嫂子,我也拖个大,等回村了我去你家找你爹妈说!”

    这么一说,李彩凤也老实了,又感觉刚才自己冲动了,她还没谈婆家呢,这么一来对她不好。

    “彩凤,和四婶换一下吧!”坐在车尾的一个妇人和李彩凤说道,毕竟两个人刚闹矛盾还是别在一块了,就着停车换换位置吧。

    说话的正是李彩凤的本家婶子,她果断换了过去,原本车上时不时的有人说话,这么一闹车上静静的,没人说话了。明笑笑也觉得没意思,和刘家婶子说了一下闭上眼睛眯了一下。

    又晃了一段路,大家开始交流了一下,车上气氛好了点,趁着这个空,刚刚换过来的李四婶和明笑笑小声说:“知睿家的,别和小孩计较,彩凤她爹管她严,知道了饶不了她。”

    明笑笑本来就是吓唬李彩凤,这么一说也就下个台阶:“婶子,你放心,我就是吓唬吓唬她,小孩嘴没把门,我也是没办法。”

    刘家婶子也在边上应和:“是啊,知睿家的也没想怎么样!”

    几人经这么一搭话也聊了起来,只剩下没事找事的李彩凤一人尴尬。

    终于在明笑笑觉得自己快被晃散架了的时候,她们到了集上,明笑笑知道一会儿还得一块回去,她看着婶子拿了一些东西卖,打听了大约什么时候集合,便随着刘家婶子先扯布去!

    镇上只有一家染出来的蓝布特别好,按照刘家婶子的说法,这个布颜色鲜亮,先生喜欢说不定会高看一眼。

    明笑笑想起了上辈子被孩子们支配的家长,这辈子她也有幸赶上这么一回,也挺好。

    等两人到了布店前,正好赶上布店开板,她们有幸排上了前几位,顺利的买了布,不过这个布店真心贵,明笑笑扯了三尺布花了一两半,她瞬间没了给自己扯块布做衣服的性质,虽然她很想血拼,但是如果动摇了吃喝大事,她还是忍忍吧。

    因为这昂贵的布价,她特意在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着急进来没仔细看的招牌,状元布店。

    明笑笑瘪了瘪嘴,这算是信仰的力量吗?可惜她以前不是学染织的,不然现代的色准拿过来,绝对可以先赚一笔实验田基金。

    她刚这么想,空间提醒她:您激活了染织系统,如果确定发展可以去东街救治一个有缘人,即可获得精品纯色布染色技巧。

    明笑笑一下子停了下来,原本和明笑笑一起走的刘家婶子也一块停了下来,她还想去南街找个好位置卖鸡蛋呢,知睿家的这是怎么了?

    “知睿家的?”

    “婶子,你先忙去,我得给我当家的卖一些药,一会我去找你!”明笑笑和刘家婶子说了一下,总不能耽误别人赚家用。

    “好嘞,你回头去南市找我!”刘家婶子嘱咐了一下也赶紧走了。

    明笑笑赶紧问了下东街的位置,便跑着去了。

    开玩笑这是一个持续赚钱的技术,必须掌握啊!

    到了东街,她发现街头就是一家药铺--惠人大药房。

    难道贵人就在药铺?

    明笑笑想着要是治病,药铺的面大一点,反正她也说给李知睿拿药来了,便进去了,但是看着店铺里也没有什么着急的病人,索性拿了药去外面找找。

    明笑笑看着小伙计已经快装好了,便决定去外面找找,不想一个小伙子背着一个中年人冲了进来。

    “王大夫!快救救我们东家!”

    明笑笑一惊,这是空间提前算到了?想起来上次也是空间提醒,她才知道李知睿的伤恶化了,便停了会。

    毕竟这是在人家药店,人家的坐堂大夫还没说什么呢,她还是先忍忍,万一不是还得罪了药房。

    那中年人面色发紫,嘴里居然有点渗出瘀血,惠仁大药房三个大夫都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那小伙计一脸哭腔的拉着打头的大夫:“王大夫,您再看看!”

    明笑笑大致有了个准,即使不是她平白得了原主的医术也应该救人。她上辈子一直得到别人的帮助,这辈子可以用得上力,她也想做帮助别人的人。

    “让我试试可以吗?”明笑笑这时候出了个声。

    原本围着的药铺大夫和伙计纷纷看向在柜台的明笑笑,因为没见过她又在柜台,所以以为是东家的什么亲戚,便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明笑笑也好奇他们这么顺利的给她让路,便赶紧过去,借了王大夫的银针,几针下去,那中年人的脸色瞬间不再发紫。

    众人见中年人脸色好转,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位可是状元布店的东家温州彦,有好几家布店,只因为老家在镇上才没搬走,他们如果没有救好他肯定对年底药行排名有影响。

    这位姑娘难不成是自家东家的亲戚?

    明笑笑又加上一套手法,那中年人终于醒了过来。刚才她听到了,这个是刚刚宰了她一两多银子布店的老板,心里知道所谓的贵人应该就是这一位!

    “小王,那个畜牲呢?”问老板一醒便问。

    明笑笑也知道这是被气的,这是什么人把大老板气成这样!

    “东家,咱们在惠仁大药房!”小伙计也机灵,赶紧提醒。

    “啊,是王大夫救了我吧,我要谢谢您呀!”温州彦也反应过来,赶忙看着边上站着的王大夫。

    “是我们药房新来的大夫救了您!”王大夫抢着说道。

    他可看出来了,这姑娘的手法是失传了的神农推拿手,不管是不是自家东家的亲戚,留下是没错的。

    明笑笑刚要解释,空间出现一行字:请不要反驳。

    好吧,为了她可持续的赚钱大道,她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