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二十七章 反正形象立住了
    “你是有病过来治吗?”明笑笑不准备给她面子了,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李彩凤要说的话梗在嗓子里,明笑笑接着说。

    “你是干过那事儿还是参与过那事儿,张口闭口满嘴龌龊,满三家峪找就你一个没十七八嫁出去了,为什么心里没点数?”

    李彩凤气的大吼:“你们家一直那么穷,现在拿着上好的砖盖新房,还吃白面,李知睿一个多月没上山了,你的钱怎么来的?”

    “你窝囊不代表别人也窝囊!我这一手医术,李知睿一双巧手,我们也有一技之长,哼,确实,你一个天天白吃白喝的老姑娘也确实不知道。”

    明笑笑白了一眼李彩凤,上次没追究她给她脸了!

    “我撕了你这个贱女人!”李彩凤亮着指甲冲了过来,明笑笑躲开反手按了她左胳膊的麻筋。

    “啊!你个贱人,把我胳膊弄断了,你给我赔!”李彩凤捂着胳膊哀嚎。

    明笑笑看着门外看热闹的,和一时不知所措的二十几个大男人!

    “你一口一口贱人贱人的叫,我怎么你了这么骂我?不知检点才叫下贱,你连着两次挑衅我,满口污言秽语,你才算得上一个贱字!”

    “你爹原本在三家峪德高望重,你平白无故的来我家门口骂我,你不是失心疯了就是蠢!”

    “疯癫成魔,自甘下贱,蠢笨如猪你这样的还是消停待着吧!不然哪个男人还敢娶你!”

    明笑笑听刘家婶子说这李彩凤嫌贫爱富,废除了和隔壁村王秀才的婚约,就因为人家生了病,李大夫也说治不好。

    到现在两年了,也没人敢要她,怕娶回家去不老实,所以明笑笑每句话都打在她的痛点上。

    “还有,我们家这些东西都是李知睿和我拿手艺和人家换的,李知睿帮人家修好了祖传的东西,我又拿传下来的秘方才换回来的东西,怎么就不干不净了?”

    明笑笑知道会有流言蜚语,但是没想到人心险恶到这个地步,居然编排她做那种事!

    李彩凤梗着脖子,大吼着:“那你也不能说我爹是骗子,是瞎蒙着骗人的!”

    “我什么时候说了?你这话可得说清楚,我要脸,从不背后说人!”明笑笑不清楚李彩凤是真的傻还是被人挑唆,但是不该她背的锅她不能背。

    李彩凤看也没人扶她,踉跄着站起来,指着门外看热闹的人,说:“王婶子听到告诉我的,你还想抵赖!刚才祝大娘被你治好了你就嘲笑我爹!”

    “哎,这可没有,我们刚才都在这,大家伙可能做证,知睿家的一句李大夫的不是都没说!”干活的众人一听,赶紧作证,“而且刚才救人的时候,不少人还过来看呢,人家知睿家的是不是什么都没说!”

    这下周围的人也附和着,被李彩凤指着的正是放高利贷的王二嫂子,现在正往外挤。

    李彩凤终于察觉自己是被人当枪使了,正要追着打王二嫂子,接过被李知睿提了回来。

    “道歉!”

    李知睿原本是去祝元家,送完东西出来就发现边上大娘嘀嘀咕咕的说着他家。

    一问才知道李彩凤过来骂明笑笑了,赶紧回家,正巧赶上李彩凤要跑,就给拉了回来。

    “我凭什么?你们家能把我怎么样,我胳膊还被你媳妇弄断了呢,没让你们赔我钱就算好的了!”李彩凤也知道自己不占理,开始胡搅蛮缠!

    明笑笑看着李彩凤张牙舞爪的乱动,怕她把李知睿伤口扯开,便让李知睿放下她。

    “原本没什么办法,刚才你一说我可以开始了。”

    明笑笑对着外面说:“谁帮我找一下里正和村长?”

    “我去帮你叫!”

    李彩凤拿不准明笑笑要干什么,捂着胳膊不让明笑笑动,等村长来了,她还可以扮可怜。

    “等村长来了,我就要告李彩凤诈骗,她胳膊根本没事,非说是我给她弄断了,骗我们的钱!”明笑笑看着准备瘫在地上的李彩凤,不准备让她今天善了,“诈骗应还怎么罚?”

    李知睿接着:“按族规应该关家祠,然后自家地收回公中!”

    “如果告到衙门,就得入贱籍。”慢悠悠的补完这句话,李知睿护着明笑笑离远了点。

    明笑笑没打算缩在李知睿身后,双手掐着腰,问:“你说,想选哪一个?”

    李彩凤也没想到明笑笑要闹这么大,赶紧站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居然好了,这才相信明笑笑刚才真的没把自己怎么样,她想赶紧跑回家找她爹,可是哪哪都是看热闹的人,她心里更加恨明笑笑,而且还恨上王二嫂子。

    “我什么也没说,你没有证据!”李彩凤开始耍赖,周围围着看热闹的大多都是老年人,正是爱八个卦的群体,这时候也开始挖苦李彩凤。

    “李大夫来了!”不知谁说了一句,众人让出一条路。

    一个身穿白色麻衣的老人急促走进来。

    “知睿,不好意思,我没管好她,让她出来丢人了。”

    李知睿没接茬,李彩凤看着她爹上来就数落她,一时不敢置信。

    “知睿,你看着彩凤从小长大的,你还是留几分情吧!”李大夫一直和李知睿求着情。

    “您找错人了,她如果骂我,我看在您面子上一定不会追究了。但是她骂了我媳妇,谁都不行!”李知睿表态,“您应该知道我,这么些年,我对我媳妇一直都是敬着,谁笑话我也没变过!”

    李大夫有点不情愿的看着明笑笑,终究是妥协:“知睿家的,你开开尊口,能不能这事就过去了?”

    明笑笑看着李大夫一副被逼迫的模样,好像自己是恶人,开口说道:“您是前辈,原本我也不应该说什么,但是您闺女又骂我贱人又想打我,我怎么办呢?我也没上您家家门去骂她呀!”

    明笑笑最看不惯这种作恶的人装可怜,最后让苦主咽下苦果!

    “这事是我们不对,你看着我的面子,原谅她这一回!”李大夫没想到不言不语的明笑笑反击他,回复道。

    明笑笑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由叹了口气:“哎,这年头,道歉什么都不用干,红口白牙一顿教训,仗着岁数我们小辈就得认!”

    明笑笑想着反正自己悍妇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不如彻底解决这爷俩,省着以后还得看李彩凤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