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四十四章 赶上门来做小还要人尊重?
    明笑笑吃惊于自家小不点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这女人莫不是和李知睿有些什么故事?

    李知睿把自己的堂叔安排坐下,就看到他那个表姨家的表妹在纠缠自己媳妇。

    李知睿快步走上去,护住自己家小媳妇,同时查找起自己那个拎不清的表姨,他不记得给他们这门亲戚话啊,怎么会闻着味来他家?

    “哎呦,知睿啊!我的大外甥,我那可怜的姐姐!”一个矮胖矮胖的中年妇女从门外哭着进来,李知睿一家三口都是一皱眉头。

    她家婆婆走了两年了,这女人怎么像奔丧似的过来了!这不是给李知睿添堵吗?

    明笑笑对于这样的亲戚十分不喜,她上辈子就只有奶奶一个亲人,奶奶去世以后,她就是孤儿,没有应付这种亲戚的经验。

    同时,她也不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和李知睿的亲戚闹不愉快,这是不给李知睿脸面。

    “表姨,我爹娘走了两年了,他们怎么走的您不是比我还清楚吗?”李知睿一点面子都没给,上来就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家人。

    那夫人和姑娘抹眼泪的动作一停,原本要喊的话梗在了嗓子里。

    明笑笑没管那对母女,因为她感觉到李知睿心情的变化,他现在站在明笑笑的身前,却浑身围绕着一种孤独感,这种孤独感明笑笑再熟悉不过了,上辈子奶奶去世的时候,她便有这种被扔在世界上,灰蒙蒙的,绝望的感觉。

    明笑笑不准备给这对母女留客气。

    如果她们识相,收了这副感情甚笃,伤心欲绝的模样,她不介意添两个碗让她们吃一顿饭,如果不知好歹,那就让她们见见旧人去吧,听李知睿的意思,她公婆的去世,与这对母女有关。

    明笑笑拉住李知睿的手,和他并肩站在一起,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在。”

    “您今天要是给我们添宅添福,就为我们高兴的坐下吃饭,您要是和表妹来祭奠我公公婆婆,厨房还有早上我们祭拜的香烛,出门右转,山上我们家祖坟,您直接去吧。”明笑笑不打算让这对儿拎不清的母女哭哭啼啼的迈进她的新房子。

    李知睿回握着明笑笑的手,似乎明笑笑给了他力量。

    “知睿,你这是连门都不让我进了?”那女人不理明笑笑,只看着李知睿。

    “我媳妇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她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李知睿一句话都不想和她们两个说,只不过今天他家正有喜事,不想把事情做绝。

    两人默了一下,便听见一位老太太从院里说:“是翠儿和莲心过来了吗?”

    明笑笑听出来这是李知睿的外祖母,翠儿和莲心应该就是这母女两个了吧。

    “表姑,是我,我来看看知睿的新房子。”这位叫翠儿的表姨赶紧拉了莲心进入门口。

    李知睿的外祖母郑老太太是一位非常精明的老太太,却不知为何对这位表姨十分宠爱。

    李知睿也不好再挡,侧身让两人进去,他外祖母都走出来了,他总不好再拦着。

    明笑笑微微安慰他,领着李浩辰进去,他们家还很多亲戚呢。

    “笑笑呀,你带着豆丁来这边坐!”李知睿的外祖母喊着明笑笑,李知睿微微皱眉,他外祖母这个语气他不喜欢,这是他和笑笑的家,用不着被招待。

    明笑笑带着笑意拍了拍李知睿,带着李浩辰过去,再怎么样她们也是长辈,总不能直接给他们下了面子。

    “笑笑,你看你这妹子怎么样?”郑老太太笑着问。

    明笑笑开口,和郑老太太说:“说不上来,还是个孩子吧。可能表姨比较宠着,表妹以后要去别人家可要记得不能哭。”

    她看,她看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哭,还问她怎么样?

    郑老太太笑容一僵,她没想到刚才在外面有这么一茬。原本,这事儿她是不愿意掺和的,但是当年欠了她妹妹的人情,如今妹妹的女儿和外孙女来找她,她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姐姐这是和我记仇了?”莲心可怜兮兮的插话,“今日是我不对。”

    莲心这句话一出,桌子上的人都愣了一下,这莲心是李知睿的表妹,如今却喊知睿家的姐姐,该不会是看人家如今日子好了,想给人家男人做个妾吧。

    明笑笑当下沉下脸来,给小心翼翼看着她的郑老太太夹了一块鱼肉,她看出郑老太太后悔开头了。

    “刚刚我还以为你听得懂,既然表姨不会教你,我便和你说清楚一下,不论从哪方面来讲,你都应该叫我一声嫂子!以后出去不要动不动叫成亲的妇人姐姐,因为会让人误会。”明笑笑摸了摸儿子脑袋,笑了笑。

    翠儿听这话有点不高兴,她姑娘就冲着这误会来的,你一个妇道人家居然耽误自己男人。

    “误会什么,有什么可误会的!”翠儿表姨那尖锐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郑老太太皱了一下眉头,她是欠她娘的人情,但是不代表她能这么欺负自家外孙媳妇。

    “这么大人了,说话注意点,要是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知道就给我回家去!”

    翠儿眼睛一瞪,当即顶回去:“怎么不能说啊!我们莲心配他李知睿绰绰有余!”

    这话一出,在院子里坐着的十几桌人瞬间安静下来,李知睿直接站了起来,还没等李知睿说话,就见明笑笑端起手边的清汤直接泼了过去。

    “住嘴!”

    众人又是一惊。

    “你自甘下贱,别带我男人!”明笑笑深觉刚才不应该让这母女进来。

    “你,你敢泼我?”翠儿撒起泼,正要反击,李知睿直接把她扔到一边。

    然后赶紧看看明笑笑泼汤的时候有没有烫着。

    莲心则赶紧扶起他娘,哭泣着说:“表哥,你也太过分了,我娘她是长辈,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旁人听了也觉得无语,这女人当着这么多人面要把你给人家男人,人家夫妻没看上你,还要污人家名声,人家这么对你们才正常吧。

    “呵!”明笑笑冷笑一声,“怎么,送上门与人作妾,还想让我尊重你们?按大齐例,未得功名或发妻生子不得纳妾,你是想让我男人被连累吗?”

    大齐确实有这个律法,但是三家峪这个地方,天高皇帝远,有时农家有富贵的也会纳妾,如今知睿家的提起来,倒是让大家想起这条来,如此看这母女俩更加鄙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