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四十六章 送上门的美人你要不要?
    李浩辰扑进温州彦的怀里,亲密的搂着温州彦的脖子。

    一个月前,明笑笑和温州彦合伙开的布行开业,明笑笑不想露面,温州彦为了补偿她特意过来,结果看到了聪明机灵的李浩辰,十分喜欢,于是明笑笑还没叫上干爹,李浩辰就认定这是最亲的外祖父了。

    众人又是一惊,当年李知睿父母给李知睿买来的媳妇,可不知道人家知睿家的家里原来这么有钱。

    众人想了想知睿家的那身气度,又觉得很有可能。

    “我惠仁大药房给明大夫作保,明大夫一定能起死回生。”白惠堂作保,那翠儿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

    明笑笑和李知睿说了句不要看,便带着银针过去。李知睿听话的过去抱着儿子,顺便把温州彦请了进来。

    明笑笑只动了两针,那莲花便痛的坐了起来:“啊!”

    明笑笑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两母女,温柔的说道:“表姨,您看,这不是活蹦乱跳的起来了?”

    翠儿一时找不到话说,只得先让女儿起来,李大夫也说不出话来,这让他怎么解释?

    而把自己叫来的女儿此时紧紧盯着那个俊秀的公子。

    明笑笑看了一下站起来的两个母女,不动声色的退后,开玩笑万一她们俩攻击自己,那不是亏了。

    正巧,白惠堂此时正好走到了附近,明笑笑向他移动。

    “小麻雀,你这次怎么谢我?”白惠堂压低声音说道。

    明笑笑白了他一眼,然后发现衣冠不整的莲心和心高气傲的李彩凤都盯着这只穿的素雅的花蝴蝶。

    “你媳妇和别人跑了,给你送两个清纯系小美女怎么样?”

    明笑笑没有问那天捉住的黑白双煞是什么人,白惠堂怎么处理她们,那位三少奶奶也还在府衙,正好这两个身体结实,长相清纯的小美女看到他眼都直了,不如……让白惠堂带走算了。

    白惠堂脸色一变,这俩,哪个也不是自己的菜啊!

    “妹妹,你可别乱来,哥哥身上还有余毒未清。”迅速变脸讨好对于白惠堂来说是很简单的。

    明笑笑觉得自己的想法挺不错的。

    “这位公子是?”李彩凤娇羞的问。

    明笑笑转了转眼睛,喊李浩辰过来:“浩辰过来,喊人了吗?”

    李浩辰被李知睿放下来,小腿飞快的跑着,扑进明笑笑怀里,看着边上芝兰玉树的白惠堂,清脆的喊了一句:“舅舅!”

    明笑笑轻笑不语,两个女人都愣了一愣。

    这位公子是李浩辰的舅舅,也就是李知睿媳妇的哥哥或者弟弟。

    她们俩和明笑笑都不和,这事倒是陷入两难了。

    白惠堂深恨自己嘴贱,没事招惹这个姑奶奶干嘛?现在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这两个女的吃了。

    “原来是表嫂的亲人,我是温莲心,今年十八了。”莲心温温柔柔的行了个礼,表现的落落大方。

    当然需要忽略刚才为李知睿牺牲生命,刚整理好的裙子和带着血渍的衣襟。

    众人感觉又是一阵恶心,刚刚还要为李知睿牺牲自己,如今又和刚见面的公子起身示好,这是浪荡!

    明笑笑不准备留着莲心,刚刚不是有人看过她了吗?明笑笑向白惠堂使了个眼神。

    白惠堂看了看这位莲心姑娘又看了看一旁头发花白的李大夫,心里暗暗说明笑笑缺德,一边疯狂的叫嚣着使坏。

    “哦,原来是表妹!”白惠堂回了一礼,让莲心更加害羞。

    李彩凤看白惠堂盯着莲心笑,心下不高兴,这个公子必定是自己的!

    “回头,我派人给表妹送些东西来。”白惠堂接着说。

    明笑笑此时已经抱着李浩辰推到后面,和李知睿站在一起。

    剩下的事儿,她相信白惠堂会办的很出色。

    请温州彦坐下,让李浩辰和温州彦说说话,他们夫妻就边上纳凉好了。

    而莲心这边,听到白惠堂要送她东西,母女两个十分得意,这公子可比李知睿好。

    “谢谢公子,敢问公子……”莲心正要凑近乎,却被白惠堂打断。

    “不客气,毕竟我知道了,就要给表妹添添嫁妆!”白惠堂笑的魅惑众生,“既然这位已经看了表妹的身子,那么就要负起责任!至于嫁妆,我看在我妹子的面上,也会给表妹添上一些的。”

    这番话在莲心心里仿佛炸开一道惊雷,他,他怎么如此对自己?

    李彩凤心里暗喜,这女人勾引她的公子,如今被嫌弃了吧!至于她爹,只要她娘没死,这个温莲心就是个妾!

    她爹可是有秀才功名的,这个小荡妇永远是个妾!

    莲心无意间看到李彩凤一脸得意的神态,又想到就是她引来这个老头,给明笑笑解的围,还让这位公子误会!

    手中用来“自尽”的银簪狠狠地冲着李彩凤划过去,李大夫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出事情,赶紧把女儿护在自己身后,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只好一脚踹开温莲心,翠儿赶紧把女儿扶住,但是她却不敢说话。

    因为她看到李彩凤原本清秀的脸上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虽然伤口不深,但是几乎从额头到嘴角。

    “啊!”李彩凤痛的大声哭喊,更多的是对于自己脸的害怕。

    “千万别哭,不然眼泪沾到伤口就得留疤了!”白惠堂赶紧制止,而且贴心的递过去一管药膏,“这是我惠仁大药房的焕颜膏,对于你这种伤很有好处,你拿去擦擦看。”

    李彩凤原本在李大夫的身后,但是看到那仙人一样的公子递给她东西,情不自禁的去拿。

    白惠堂递给李大夫,说道:“这药膏就是我表妹的嫁妆了,我便不收钱了,至于以后的事,您家的家事,我也不便插手呢。”

    李大夫看了一眼在地上娇弱的莲心,感觉自己的心动了一动,看着哭泣的女儿也和他点了点头,思量道:不如就坡下驴,如果这母女俩不从,就带着女儿告官。

    李大夫正色收下,并且让人群中的儿子过来,拽着温莲心母女俩出去。

    温莲心在出去之前,还不断的呼喊着:“公子救我!”

    明笑笑看了一出大戏,最恶心的角已经下场,便请原本过来的亲戚朋友再次入席,至于远道来的白惠堂和温州彦,明笑笑在会客厅摆了一桌,单请这两位。

    至于互相牵扯的四个人,后来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