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四十七章 共度余生的开始
    “小麻雀,今天我可是帮了你大忙!”白惠堂大大咧咧的坐在温州彦左手边,“不该敬我一杯酒?”

    明笑笑看了他一眼,递过去一杯酸枣汁,告诉他:“你余毒未清,只能喝这个,没法喝酒。”

    白惠堂看着明笑笑递过来的东西,红红的鲜艳极了,这家伙该不会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血之类的东西吧。

    瞄了一眼李浩辰的杯子,发现和他是同样的液体,稍微放下心,用舌头舔了一口。

    发现这种液体酸酸甜甜的,也很解腻,有一种清香。

    “小麻雀,你这是什么呀?还挺好喝!”白惠堂很惊喜的喝了一口,觉得应该让明笑笑给他说一下,然后他有一些别的产业,这东西绝对可以普及!

    李浩辰看着白惠堂没见识的样子,替自己娘亲鄙视了他:“舅舅,这是酸枣汁,就是爽口解腻的,舅舅没见过吗?”

    小孩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见到娘亲做出来时心喜的样子。

    白惠堂确定这个小可爱是在鄙视自己,但是现在他可没在意,赶紧拉着明笑笑问:“你这酸枣汁能不能量产?”

    明笑笑摇了摇头,这点她也有点遗憾:“还不能,原料和做法都不太容易,如果量产保质期是个问题。”

    李知睿把白惠堂的爪子拍掉,自己媳妇他还拽起来没完了!

    “小麻雀,咱们商量商量,这个酸枣汁的配方你给我,有了收益咱们三七分账怎么样?”白惠堂揉着自己被李知睿拍红的手,仍然不死心的询问着明笑笑。

    明笑笑听出来些什么,和他说:“我知道的果汁配方多了去了,你是都要还是就要这一种?”

    白惠堂眼睛一亮,立刻说:“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明笑笑轻笑一声,告诉白惠堂:“那分账之类的就需要详细的说说了!今天是我们新家的入住之喜,这事儿,改日再说。”

    白惠堂勉强收起自己的好奇心,踏实的开始吃饭,他暂时不能惹小麻雀了,万一这女人恼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样也得不到。

    明笑笑和李知睿需要去外面招待客人,便让李浩辰陪着几人用饭,两人先去看了一下缓过来的郑老太太,然后招待宾客。

    一天都热热闹闹的,日落西山,众人慢慢散去,郑老太太来的时候原本是和别人搭车过来的,现在身体不适,搭车的朋友不愿意再搭郑老太太。

    郑老太太因为翠儿的事儿,哪里还能在李知睿这里住下,白惠堂很大方的说:“我的马车在这,先让您一家坐着,明日赶回来便可。”

    明笑笑无语,这货就是想要白嫖自己家一夜。但是郑老太太很坚决,这确实是最稳妥的办法,便也提议让郑老太太坐马车走。

    左右,他们家还有不少空房间不是。

    李知睿脸色越来越黑,今天晚上他还想和明笑笑在一块呢,一下子多出个白惠堂,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郑老太太最后看了一眼李知睿,叹息了一声:“你表姨的事,是上一辈的事了,你们小辈不用管,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李知睿依旧看不出情绪,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明笑笑一直现在李知睿旁边,目送着郑老太太一家人离开,她知道李知睿现在不需要言语的安慰,需要的是有人陪他,去除他的孤独感。

    夕阳西下,白惠堂的马车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小点,李知睿突然抱住明笑笑,一股热流沾失了明笑笑的衣领。

    白惠堂打量着几间房,看上了原本明笑笑的那间房。

    “小麻雀,我要住你家西边这间!”白惠堂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让相拥的两个人分开,明笑笑看白惠堂选的房间脸都绿了。

    她自己精心设计的房间,自己还没有住一晚,白惠堂居然要抢先住!

    李知睿直接过去,把白惠堂扔到西厢房,那里有一间客房,虽然简陋,但是很整洁。

    “我刚刚借了你们马车,你们就这么对待我?”白惠堂气急败环吼道。

    明笑笑明确的告诉他:“要么自己跑回去,要么留在这里住!”

    白惠堂为了果汁的方子,决定他忍!

    “丫头,那我住哪里?”温州彦已经早一步打发自己家的小厮回去,没了马车,看起来也想在这里蹭一晚。

    对于温州彦,明笑笑和李知睿和对白惠堂一样,李知睿请温州彦去东屋主房,温州彦以长辈自居,自然当得主房。

    明笑笑简单做了点清汤,又热了个白菜肉的菜卷,中午白饭还有剩,几人没吃过白菜,也没吃过这种荤菜,一时觉得新奇,晚饭被抢了个干净。

    夜晚降临,明笑笑和李知睿照旧陪着李浩辰读了一段书,讲了一个小故事,便给李浩辰洗漱。

    白惠堂和温州彦也跟着听,只不过两个人感触不同。

    温州彦觉得自己儿子处于现在这般情况可能自己也有错,白惠堂却是深深地羡慕了。

    夫妻二人把白惠堂轰出门,又客客气气的送温州彦进了主房,只剩两人在客厅,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

    “额,那个,我先去洗个澡。”明笑笑进了西卧房,好似逃窜。

    李知睿也红着脸去厨房把自己整理了一下。

    正巧出来的时候,明笑笑把浴桶搬出来,李知睿把浴桶接过来,在明笑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一会儿给我留个门。”

    明笑笑的脸“腾地”红了,他的意思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吗?会不会太快了?

    明笑笑极不自然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自己设计的化妆台前,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脸,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明笑笑把脸上的伪装慢慢卸了下来。

    清水芙蓉,娇羞柔弱,明笑笑心里再多的借口都不如铜镜中映出来的面色微红略带笑意的自己来的实在。

    “吱呀!”李知睿推门进来,看到正在梳妆的明笑笑,心一下就乱了。

    李知睿轻轻搂住明笑笑,蹭了蹭明笑笑的脖颈:“笑笑,咱们在自己家了。”

    明笑笑的思想已经成了浆糊,只得结结巴巴的回复:“对,在自己家。”

    “那晚的事儿,咱们可以继续了对吗?”

    李知睿原本就是洗漱完进来的,平时利落的束发已经放下来,整个人也温柔起来,明笑笑看着这样的李知睿,愣愣地点了点头。

    红烛熄灭,喘息诱人,一室春光藏在静谧的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