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五十章 当年的真相
    白惠堂也知明笑笑故意转移话题,便回答:“差不多了,等你那几样东西出来了,记得让我试吃一下!”

    明笑笑点了一下头,看着结束早读的李浩辰,指挥着李知睿和白惠堂把昨天借的桌子碗筷送回去。

    白惠堂就不是这么听话的人,明笑笑把新鲜的菇子拿出来,白惠堂立刻闭嘴,让李浩辰带着他去还桌椅。

    明笑笑把菇子泡好,和温州彦闲聊了起来。

    “昨天你家那个表姨,应该好好调查一下。”温州彦原本不想多说,但是今天明笑笑的态度明显好转,他也冒着被明笑笑埋怨多管闲事的危险多说了一句。

    明笑笑原本喂牛的动作停了一下,急得小牛去她手里扯草料。

    “我怎么看不出来,但是当年我公公婆婆去世,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虽然我有心问一问,但是最好我们夫妻两个商量好再行动。”明笑笑把手里草料给了小牛,“这是他的痛,即使是夫妻,也不好轻易触碰。”

    温州彦点了点头,他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那个翠儿说到李知睿父母的时候,一闪而过的心虚,他觉得是有问题的。

    “公子,公子救我!他们强抢民女。”前院突然热闹起来,明笑笑和温州彦也放下手头的活,就见莲心拽着刚还桌椅回来的白惠堂,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明笑笑赶紧问了一下同时跟着去的李浩辰,这孩子一副难以启齿的的样子让明笑笑十分好奇。

    “那个,给里正家里还完桌椅回来的时候,在胡同口遇上的。”李浩辰想起突然冲出来抱住舅舅大腿的疯女人,还是有些害怕的,“后面还有人追她。”

    明笑笑好奇的打开大门,发现李大夫家里的三个儿子和李彩凤正拉着莲心,白惠堂正像抖落着脏东西似的拉开她。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明笑笑看着快要聚集起来的人,还是出口说了一声。

    白惠堂虽然嘴贱,但是到底是为了帮自己才惹上这个女人,能帮他一把还是帮他一把。

    “知睿家的,这事儿和你家没关系,她娘收了我们家的彩礼,她就是我爹的妾了!”李彩凤看在白惠堂的面子上说的很客气。

    明笑笑惊了,昨天不是还母女情深,怎么今天就为彩礼把女儿买了?

    白惠堂看着死死拽住他的莲心,一阵无语,终于,一双结实的大手把莲心拽开,白惠堂立刻窜进李知睿的家,不敢再出来。

    “表哥,你救救我!救救我!”莲心看向大手的主人,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李知睿没看她,直接走了过去。

    李彩凤看李知睿根本不想管,直接想把温莲心拖走。

    “表哥,我可以告诉你二姨和二姨夫去世的真相!”莲心知道如果就这么去了李家,她肯定没好日子过,反正她娘把她买了而且这件事和她没什么关系,说出来也没什么!

    李知睿一下子停了下来,猛然看向温莲心,正要把温莲心拽起来细问,却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拉住。

    “李家妹子,你也听见了,她这里有一些我们家的私事,”明笑笑费力的拉住即将爆发的李知睿,“这样吧,你们先在门外等,等我们问清楚,我会把她交给你们的。”

    李彩凤犹豫了一下,和三个哥哥商量一阵,也觉得如果这么个人有人命官司不太好,便同意明笑笑的说法。

    李知睿直接拎起瘫在地上的温莲心,进了家门。

    明笑笑担心的紧跟上去,关上了自家的门。

    温州彦正好笑的看着心疼自己衣服的白惠堂,就见李知睿气势汹汹的拎了一个女人进来,白惠堂一见便躲进屋里,天,怎么把这女人带进来了。

    明笑笑一脸担心的在后面跟着,温州彦了然,伸手把李浩辰拉了回来,没让小家伙跟着父母去后院。

    李知睿把温莲心扔在后院地上,毫不手软。

    “说!”

    明笑笑跟着过来,拉住了要动手的李知睿,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李知睿的手背。

    温莲心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摇了摇头,让自己勉强坐起来,正要可怜楚楚的诉说感情,却被李知睿要杀人的表情吓到了。

    “我,我……”温莲心整个人就像卡住了,只能说出这两个字。

    “你要是说不出来,就去死!”李知睿抬脚就要踹。

    “知睿!冷静点。你打死了她,我和浩辰怎么办,这样不值得!”明笑笑赶紧环腰抱住他,试图让李知睿冷静下来。

    李知睿终究忍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暂时没说话。

    明笑笑松了口气,她就怕李知睿走极端,然后正视温莲心,她娘做的事,温莲心不见得全部知道,但是她一定是知道真相的。

    “你最好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是个大夫,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于无形。”明笑笑俯下身子,靠近已经有点吓傻了的温莲心,“如果你有一句谎话,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温莲心连连点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李知睿,声音颤抖的说:“我说,我都说。”

    “那年,我爹去世,二姨和二姨夫带着表哥去我们家,我娘便给表哥下了一些那种药。”

    温莲心偷偷地看了一眼明笑笑:“本来是想让我和表哥……”

    “结果二姨半路上看嫂子可怜从人贩子那把嫂子买了回来,结果表哥药性发作,就这么错过去了。”

    明笑笑无语了,感情原主的悲剧是这娘俩造成的。

    “你接着说。”明笑笑看着沉默的李知睿,怕这男人在沉默中爆发。

    温莲心见明笑笑没什么大反应,也松了口气:“两年前,我娘从一个人那里借了好多钱打牌,结果都陪进去,二姨帮着我娘还清了,还送了点钱过来。”

    “但是,还有人给我娘一笔钱,让我娘给二姨,二姨夫再下一次药……”

    “那药一吃下去,二姨和二姨夫就不太对劲了,本来我要去找大夫的,可是让我娘拦住了,而且……”

    温莲心咽了口口水:“那个人直接把二姨,二姨夫带走,扔在了后山坡,所以,他们不是失足摔下去的!”

    李知睿晃了晃,明笑笑赶紧扶住他:“那个人长什么模样?”

    温莲心回想了一下:“和表哥差不多高,三十多岁的样子,满脸麻子,然后左眼的地方有个刀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