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五十三章 久违的不安感
    明笑笑奇怪:“干爹,你也认识那位白家老太太吗?”

    温州彦回忆起来那位白家的大奶奶,说道:“听说这位大奶奶出身苗疆,是苗医之后。”

    “当年我在京城,也曾经看见过这位白家大奶奶,很奇怪的感觉,而且没有人见过她卸下苗妆的样子。”温州彦看向院子,初冬的清晨还有一些薄雾,“她似乎对于白家有着畸形的掌控权。”

    明笑笑若有所思,如果白惠堂的母亲是个医术高明的苗医,那他身上的毒怎么会拖到现在才解?

    白家大老爷,白惠堂的生父又怎么会任由白家大奶奶不换苗妆?从白家大老爷对白惠堂的态度来看,可不像是真爱啊!

    “不必太过担心,我们也不过是上门帮他看个病。”李知睿能看出来明笑笑对于白惠堂的担心,但是京城大户人家的事儿就没有简单的。如果参与到里面,家里的情况会更加复杂,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笑笑陷入到危险之中。

    明笑笑看着在边上安慰她的李知睿,心里却越发不安。

    她在上辈子自己生活了十多年,所以对于危险有着一种直觉,上辈子只有那年被万恶的人贩子盯上的时候有过这种感觉,直到她配合警方把这个团伙缉拿归案才消失的。

    今天,明笑笑感受到了一样的危机感,她现在很不安。而且,自从上次白惠堂莫名告辞,李知睿就不太对劲。

    所以,李知睿原本令人安心的声音也完全没有作用。

    “对啊,白惠堂好像从来没说过他娘亲是医术高超的苗医啊!”明笑笑突然想起来,白惠堂之前只是说他担心他的母亲,但是刚刚温州彦说的,白惠堂一个字都没说过!

    温州彦早有所料,这丫头信任一个人就不会多问,虽然之前和白惠堂打打闹闹,但是看得出来明笑笑已经很信任白惠堂了。

    “丫头,不是世间所有人都可以对你真心实意,投桃报李。”

    明笑笑点头,她深以为然:“没错,不过白惠堂如果提前说的话,我肯定再给他一种药让他母亲看不出来他的毒接的差不多了。”

    温州彦和李知睿都是一愣,他们担心明笑笑心里受伤,没想到她自己却想的是计划不够完美……

    明笑笑并不是不知世间险恶的天真孩子,相反,她更加切身体会过人性这回事儿。

    李知睿在那天送走温州彦以后,对她据实相告,所以她和李知睿并没有出现什么隔阂。

    至于白惠堂,他生在京都的世家,宅斗层出不穷,李知睿从一个农夫突然变成身怀武功知晓白家家族秘密的人,他有疑惑是正常的。

    明笑笑理解,也不怪他,只不过她现在自家三口都参与到这件事里,万一这位白家老太太不可靠,那么一切都毁于一旦了。

    “先别急,离白家老太太过来还有几天,今晚咱们偷偷去惠仁大药房,和白公子部署一下。”李知睿得知明笑笑的真实想法,心情莫名舒畅。

    明笑笑摇了摇头,和李知睿说:“不行,他先服了我给白三少爷的药,如果后服我的另一种药,医术高手一定能看得出来。”

    明笑笑这身医术传自于原主,自己实在没什么自信,所以她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李知睿想了想,问:“笑笑是怎么想的?”

    明笑笑看向温州彦:“干爹觉得呢?”

    温州彦思索了片刻,说道:“这两天你们先住这里,我想办法和小王大夫联系一下吧。”

    明笑笑点头,按照计划他们应该在白老太太到达后上门,现在白老太太的医术深浅明笑笑还不知道,所以她想让小王大夫过来接个头。

    温州彦原本就是惠仁大药房的病人,他去最合适。

    明笑笑有种预感,这位白家老太太一定不是白惠堂说的那般。

    原本明笑笑以为温州彦需要几天才能把小王大夫带过来,却没想到第二天小王大夫满身是血的拖着“重病”的白惠堂上门求助。

    “明大夫,你们已经到了吗?”小王大夫身受重伤,看见明笑笑和李知睿两人,放心的晕了过去。

    明笑笑搭了一下脉,决定让白惠堂躺在地上待一会,让小伙计把小王大夫扶进去处理伤势。

    “睿,你去看看有没有尾巴跟着过来,浩辰和干爹干娘都在这呢!”明笑笑不太放心,总之谨慎点为好。

    “好,你也要注意。”李知睿嘱咐明笑笑,便出门查看,顺便把血迹清理了一下,布置了一下,方位修改了一下。

    小伙计过来扶白惠堂,明笑笑也就瞥了一眼,如果她没猜错,白惠堂重病以后,小王大夫压不住那些来查账的,差点把自己玩进去了。

    明笑笑不由叹气,如果不信她大可以不按照计划行事,大不了她和李知睿搬一趟家,躲过去也就是了。

    偏偏白惠堂要给自己留一半药自虐,这人是不想好好活着吗?明明和他说过这种药会有后遗症,怎么还以身犯险?

    结果,把这么个难解的局面留给自己,白惠堂在这睡大觉了。

    明笑笑给小王大夫处理伤口,温州彦带着温夫人一块过来,温夫人见到这副景象,有点接受不了,只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便借口出去了。

    温州彦看了看旁边昏迷的白惠堂,感觉他没什么事,也就不打扰明笑笑,退出房间。

    “小麻雀?你这个样子可真丑!”白惠堂在温州彦退出房间后,说了一句话。

    明笑笑正好处理好小王大夫的伤势,净了手,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瓶。

    “自己吃,吃完出来商量事!”

    明笑笑不想和白惠堂多说,也不像之前一样,必须和白惠堂针锋相对的刺几句话,给了药便出门了。

    白惠堂没来由的有点慌,明笑笑这是生气了?费力的直起身子,颤颤巍巍的把红色的小药丸倒出来,塞进嘴里。

    白惠堂自觉理亏,吃了药觉得自己感觉好了点,赶紧跌跌撞撞地出门。

    “额,这个小麻雀,也没告诉我应该去哪里找她商量事啊!”白惠堂靠着一丛翠竹,喘了口气。

    “呦,白大夫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信错了人?”

    白惠堂恶狠狠地瞪着来人。这人正是出去收尾的李知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