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五十八章 三个娃哈哈
    明笑笑说的干脆,白惠堂原本艳丽的红色仿佛暗淡了许多。

    也罢,原本就是一场算计,如今又在这里向人家要感情,矫情些什么!

    “东家?”小王大夫捂着胸口来到白惠堂身边,见他还是愣愣地看着那母子俩离去的方向,“主子!你回回神。”

    白惠堂收回视线,看着为自己身受重伤的小王大夫:“清逸,这些年辛苦你了。”

    小王大夫,王清逸微微低下头:“主子,您一人之身,系着咱们这些跟着您的所有人,明大夫是好人,小浩辰也是聪明可爱,可是咱们注定了不是和他们走一条路。”

    白惠堂又看了一眼明笑笑离去的方向,那女人,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问,什么都看得出却不算计,所以才带出李浩辰那样天真善良的孩子吧。

    如果,他的母亲也是这样的,是不是他也可以过的像李浩辰一样无忧无虑,哪怕日子苦一点呢!

    “我知道的,”红衣飘扬,公子俊雅,“去接你娘和你弟弟,我们三天之内就可以入京了。”

    王清逸抱拳拱手,再抬头时,面前已经没有了白惠堂的身影。

    王清逸返回屋中,决定回家把娘和弟弟带去京中,虽然这里有人可以医治娘亲,但京中会更加安全。

    李知睿从明笑笑说不是朋友那时便隐在暗处,亲眼看着白惠堂飞身离去,这个人身手不错,他居然没看出来。

    估计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是骗笑笑的吧,自家媳妇天真无邪,容易相信人,以后他得替媳妇好好把关。

    三天,三天以后他估计会来家里找自己开那盒子吧。

    明笑笑一进花厅,便看到两个锦衣华服的小男孩,大约四五岁的样子,李浩辰和他们在一块,三个小家伙差不多的个子,一样的漂亮。

    “干爹,不是说就一个小侄子吗?这是……”明笑笑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俩孩子长的也不像啊?

    温州彦面色如常,和明笑笑说道:“这孩子是我闺女的儿子,我闺女要和女婿一起上京,把他先送到我这里一段时间,这俩小子分不开,你一块儿带去吧!”

    明笑笑奇怪:“您还一个闺女呢?”

    温夫人面色不郁,明笑笑以为是什么小妾的女儿,也不好往下问,只干干的笑了笑,说道:“两个小家伙愿意的话,当然可以,多个孩子而已,我家住的下。”

    温州彦赶紧接着说:“好,那一会儿我派马车送你们回去。”

    明笑笑看了一眼脸色缓和的温夫人:“好啊,干娘要不要一起去?我家刚盖的新房,也住的下!”

    温夫人温柔的摇头:“等开春吧,我去帮你种地!”

    明笑笑同样笑着应下,算是松了一口气。

    明笑笑突然想起王清远来,那个小孩自己带着母亲,也不知怎么样了。

    “干爹,你让浩辰带着去我家,镇上有我一个病人,我去复诊一下再回去。”明笑笑想着走之前再去看看。

    温州彦自然同意,见几个小不点已经收拾好了,只不过谁都不说话,便把两个孩子叫过来。

    “温溪遥,这是姑姑。”温州彦拉着蓝色衣服的小男孩,给明笑笑介绍。

    温溪遥听话的喊了句:“姑姑!”

    明笑笑从袖子中拿出一块用牛皮纸包好的山楂糕:“小溪遥好,姑姑这会儿可没什么,给你山楂糕,尝尝喜不喜欢?”

    李浩辰也跑过来,很真诚的说道:“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温溪遥双手接明笑笑递过来的山楂糕,心里也很好奇,这个姑姑和之前的姑姑不一样。

    温溪遥拨开山楂糕,尝了一口,嗯,这个糕点比之前吃过的都好吃。

    “谢谢姑姑!”小孩子很容易拉近距离,李浩辰见他喜欢娘亲的山楂糕,也觉得他很好。

    “笑笑,这是我另一个外孙子,文利明。”这个白衣小男孩面色沉静,一直没说过话,“叫姨!”

    文利明低下了头,温州彦也是拿他没办法,明笑笑没有强求,一些孩子就是这么个性格,没必要强迫他们。

    “以后再叫吧,熟了就好。”明笑笑没兴趣逼着孩子。

    照样给了孩子一个山楂糕,那孩子却不接,温州彦只好替他拿着。

    “干爹,你先带他们回去,我和知睿办完事就回。”

    温州彦点头,正好李知睿进来,明笑笑和李知睿说了一下,李知睿没有不同意的,把家门钥匙给了正和温溪遥聊的火热的李浩辰。

    “还记得你娘和你说的吗?从这个月开始你当家了!钥匙爹就给你了。”李知睿希望儿子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这里一点。

    李知睿把提前准备好的红绳拿出来,将钥匙穿好,挂在脖子上。

    “爹,放心吧!我准备好了。”

    几个大人看着李浩辰的小模样,不由得笑开了。

    李知睿和明笑笑把孩子们送出去,便和温夫人告别,往王清远家里去。

    刚到胡同,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来,李知睿特意避了一下,明笑笑看着走远的小王大夫,都姓王?不会这么巧吧!

    “还去吗?”李知睿看着明笑笑,把选择权给了她。

    明笑笑想了想,点头。

    “不管怎么样,咱们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行了。”

    镇上有座西山,一群苗疆人大大咧咧的聚在一块儿,以白家大奶奶为中心,围成一圈,研究着白三少爷的病。

    温小姐在边上看着,心里却愈发烦闷,如果他死了,自己难道还得给他守寡?

    刚刚从牢里出来,她都没洗漱一番,便被带到这里。

    “你们有没有办法?”白大奶奶着急的问。

    众人不语,摇了摇头。

    白大奶奶叹了口气,狠了狠心:“谁有办法,我把蛊王给他!”

    “娘,那你怎么不问问我呀!”红衣张扬,不知什么时候,枯树枝上立了一个俊雅的公子。

    “我和三弟都病了,您派了那几个人来杀我,却让他们几个救三弟,这心偏的!儿子我可真是伤心啊!”

    白大奶奶脸色不快,她摇动着手腕上小巧的铜铃,白惠堂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找到人把子母蛊解了?”白大奶奶见白惠堂没什么反应,自己的蛊也没动静,便猜测白惠堂已经解了蛊。

    “那个小虫子?已经出去了。您要是想让我救三弟,就得给我点东西了!”白惠堂发现明笑笑的药水还不错,等三天以后去找她多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