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五十九章 吃醋
    白大奶奶终于开始看着眼前这个从出生就开始用毒用蛊折磨的儿子,当初她小儿子说看上了大儿子的未婚妻,她便抛出消息,白家大少爷身有异症,男身女心,有龙阳之好!

    果然,温家上门,白家也改了婚约,她这些年仗着白家大爷的痴迷基本上没有不顺意的。

    这个儿子,是她的耻辱,所以从来都是报复,今天却没想到偏偏是这个儿子,让她栽了这二十年来最大的跟头。

    “白惠堂,你对你弟弟做了什么?”白大奶奶不能接受从小当宠物养的东西,如今咬自己一口!

    白惠堂收起自己的情绪,笑的魅惑万千:“娘亲,不是认为我有特别的癖好吗?我看三弟如今身边有佳人,可接受不了。”

    “原本,我是想我俩一块儿殉情而去,来世再约,却不想身体竟然自动排除了毒素,甚至还吐出一条可爱的小虫子!”

    白大奶奶对于白惠堂的话一个字都不信,虽然她恨这个儿子但是他是不是正常她最清楚。

    “那个女人,和你睡一晚,你把你弟弟救了!”

    白大奶奶指着温小姐,她的三儿媳。

    “您以为我这是吃醋啊!我报复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报复啊。而且,嫁过人的女人的一晚,值我三弟一命吗?”白惠堂觉得自己这个娘实在是不懂自己,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一把弯刀飞旋着向他攻过来,却被白惠堂轻轻松松地躲了过去。

    “我倒没看出来你在我眼皮底下练出一身好功夫!”白大奶奶见白惠堂身姿轻盈的躲过弯刀,才知道这么些年都小瞧了白惠堂。

    “阿西娅,我也没看出来这么些年你给我喂了这么多种毒。”白惠堂说出了白大奶奶的真名,山上突然多了许多人,带领着人的正是白二少爷。

    阿西娅这才明白是白家这两个小子给自己下的套!

    “除了阿西娅,白惠明,温倩,剩下的人都要活的。”白二少爷白惠沐干脆利落的下令,白惠明对于自己的家族来说是一个耻辱。

    “白哥哥,不要,你饶过我,不然你没办法和我父亲交代!”温倩原本以为听见白惠堂说自己一夜不值什么的时候已经够绝望了,但是这时候她才真的绝望。

    白惠堂没有答话,白惠明的秘密就这么掩埋吧。

    “温小姐,你是遇上了山匪,我哥能有什么办法?”白二少爷一向狠厉,赶狗入穷巷,他最拿手。

    无数的毒虫铺开,几个苗疆人可不害怕,却没想到包围之人都没有紧张,毒虫在他们的半尺之外突然反噬,几人这才慌了起来。

    下一瞬,几人居然无力的瘫倒在地。阿西娅也感觉浑身无力,但是她能坚持。

    “你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就是为了,杀了你亲娘?”阿西娅看着面前那抹艳丽的红色,恨不能杀了他。

    “你杀了我,体内另外的蛊虫也会苏醒,我就等着你给我和你弟弟陪葬!”

    阿西娅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白惠堂没有表情,两支利箭带走了白惠明和温倩的生命,白惠堂的眼眶里突然带了一些雾气。

    “大哥,委屈你拖延时间,这种毒的效果才达到最好的效果!”白惠沐走过来,揽住自家堂哥的肩膀,却没想到白惠堂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了下去。

    “清逸!清逸!你快点。”白惠沐背着白惠堂赶回了惠仁大药房,现在信得过的人,只有王清逸了!

    王清逸原本就身受重伤,移动的实在不太快,看见东家脸色成为紫色赶紧搭脉诊治。

    白惠堂脉象很乱,但是心脉居然被护住,看起来危险,但是没有生命之危。王清逸突然想起明笑笑给了白惠堂一瓶药水。

    于是,王清逸从白惠堂身上开始翻找,终于看到了那个小瓷瓶,打开,让白惠堂服下去。

    白惠堂脸色稍微好了一点,王清逸松了一口气,和白惠沐说道:“二少爷,赶快去温老板那个私宅,找明大夫,只有她能救主子了!”

    白惠沐派人过去,得到了明大夫和丈夫去南市复诊了,王清逸听了,猜想应该是那里,便报了王清远的地址。

    白惠沐听了:“这不是你的祖宅地址吗?”

    王清逸点头,用银针封住白惠堂的大穴和经脉。

    “这事儿说来话长,以后让主子和您解释。”

    白惠沐也暂时压下疑问,等着那位大夫过来。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一个英武的男人抱着一个瘦弱的女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白惠沐正要防备,王清逸叫道:“明大夫,小师父,你快来救救东家!”

    那瘦弱的女人五官不错,但是就是感觉平平常常,倒是动作很利落,直接到了大哥的身边。

    “你给他喝了我的药?”白惠沐这才反应过来明大夫就是这个瘦弱的女人!

    王清逸点头,明笑笑没管旁边的白惠沐,把人扒拉开便开始下针。

    对于苗疆的东西,她也记不太清,原主这个身体本能在动!

    明笑笑的记忆渐渐清晰,终于,她想起来该怎么急救。

    一个时辰,明笑笑都没说过话,白惠沐看着这个女人的手法,也是肃然起敬。

    “去找酒,女儿红!”明笑笑突然开口,王清逸赶紧出去,片刻便抱着一坛酒回来。

    明笑笑把蛊虫逼到了白惠堂的左手,那虫子已经开始挣扎,将要冲破皮肤。

    明笑笑拿着小刀,轻轻一划,一条粉色的虫子冲出,直接到了酒中。明笑笑不知撒了什么粉,那虫子突然僵直,然后不再动。

    白惠堂轻轻咳了两声,睁开眼睛,就看见明笑笑正在旁边擦着小刀。

    “小麻雀,你又救了我一命。”白惠堂右手握住明笑笑的手,“给个机会,这次一定坦诚相待。”

    明笑笑不敢让白惠堂有太大动作,点头:“你活着就行!”

    白惠堂缓缓松开右手,带着一丝释然的笑容。

    “你这次的蛊,是才发作的,处理的及时,才能取出来。你身体里还有两种蛊,一种是之前发现的,另一种似乎还在沉睡,明天你去我家拿药,我想法子看看能不能尽快给你取出来。”明笑笑收起东西,正要和李知睿走。

    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住了,白惠堂用还流着血的左手拉住明笑笑:“小麻雀,要不你带我一起回去?”

    明笑笑看着将要暴走的李知睿,赶紧甩开白惠堂:“你想多了,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