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02章、非我之物,不取
    咕噜……

    大街不知谁咽了一下口水,痴痴道:“美人就是美人,打人也能美成一幅画。”

    尽管没有看到容颜,仅凭一只玉手一道背影,足够让士子们讨论了三天三夜,还是无法表述当时内心的震撼。

    当中有善丹青者,把玉手和背影描画出来供众人品评,奈何凭丹青技艺再高,就是画不出当时所见半分神韵。

    “梵兄,跟吕小姐比你有过之无不及,做事可没她干脆利落。”

    楼下众士子在感叹美人难入画,楼上的讲郎们却打趣自己的同僚,素有南离第一公子之誉的梵行。

    梵行,表字景泽,三年前参加秋闱拔得头筹,却不知道为何时隔三年仍然不参加春闱,而是留在皇城当一名讲郎,看他安于现状的姿态是没有走仕途的意思。

    负手立于窗前的白衣男子回眸一笑,目光淡淡疏离,纵然刻意内敛神采,同僚们无论看了多少次还是眼前一亮。

    皇城里最不缺风流潇洒、品貌出众的年轻公子,梵行却是那种无论在何种环境下,第一眼注意到的人永远是他。

    若说吕序是女子们的公敌,梵行就是士子们的明灯。

    谁教人家不仅容貌出众,学问也是一等一的好,今年春闱状元会试也前来向他讨教学问。

    “梵某区区讲郎,没有家族背景庇佑,谁也招惹不起。”

    梵行一番坦诚的回答,引来众人一阵无限唏嘘,老天爷还真是厚待吕序啊。

    出身世家大族吕氏就算,其父回京都还被委右相一职,虽是妾室所出但吕相一生不曾娶妻,地位跟嫡女有何区别。

    张纪霖、燕于飞一个守备之子,一个国公之孙女……吕序虽闹得有些过,但不看曾面也看佛面,顶多是在吕相面前抱怨唠叨几句,还真能打一顿吕序不成。

    “时辰差不多了,我该回去讲学。”

    梵行别过众人翩然下了酒楼,穿过街道走进对面的宣院。

    宣院。

    南离国为数不多的女子学院。

    除了断文识字,主要是教导女子日常礼仪、琴棋书画、插花制香等技艺,以及如何管家理帐等诸事。

    说白就是教导女子,将来如何做好一家主母。

    几十位年轻女孩在一处免不了生是非,燕于飞只是其中一个小麻烦。

    上堂铃声响过后,梵行抱着琴走进学堂,一眼就看到在走神的吕序,还带着面纱但一双眼睛比星星还夺目。

    这不能怪他格外地留意吕序,而是学堂内别的地方都坐满了人,唯独她孤零零坐在一隅,无人搭理显得好不孤单,看着就让人觉得她可怜弱小又无助。

    很明显她遭女孩们的排挤……

    若不是见识过她在大门前的表现,梵行觉得自己会跟那些士子一样怜香惜玉。

    恰好吕序也朝他看过来,两人目光一撞很快就分开,不过吕序还是一眼认出他就是方才那双桃花目。

    当时匆匆了一瞥并没有细看,如今看完整张脸终于明白,两位未出阁的堂姐为何对她威逼又利诱,这张脸也生得太他娘的勾魂夺魄,老爹年轻时跟他比相也稍有逊色。

    摸一下书箱里面,两位堂姐强塞进来的香囊和香帕。

    梵行,从堂姐口中听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是个和尚,没想到是一个绝世妖孽啊!

    年纪也不过二十上下,原以为是绣花枕头,讲起学来却头头是道,从识琴、辩音、认谱,到指法都讲通俗易懂。

    凉州满口圣人言的老夫子不能比。

    原是来打发时间的,吕序却听得极为认真,一个时辰的课竟眨眼便结束。

    休息铃声一响起,不等她起身行礼一阵香风刮过,所有女孩奔向梵行,霎时间把梵行包围得密密实实。

    片刻后一哄而散,看到梵行几乎被香囊、香帕、荷包、汗巾淹没的画面,吕序忍不住噗一下笑出声音。

    梵行抬手推开落在琴上的东西,扶起倾倒的茶杯,回身吕序已经近眼前,两手各拿着香囊香帕递上前:

    “四堂姐送你的香囊,五堂姐送你的香帕。”

    “你打算送我什么呀?”梵行抬起头,他眸色极深,目光却冷淡疏离。

    “我只收礼不送礼。”

    吕序把香囊和香帕挂在他身上,把书箱打开倒过来,从里面跌出一大堆胭脂、头油、香囊、首饰等女子之物。

    梵行看都不看一眼,抱着琴起身离开,吕序在后面唤住他:“这些东西……你就扔这里不管吗?”

    “非我之物,不取。”

    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却听到身后飘来两个字——浪费。

    走到转角时无意瞥见,吕序把所有东西塞进书箱里,背起来若无其事离开课室。

    宣院只上半天课,听完一节茶道便下学,吕序走出院门青鸾已经等在外面,掀开帘子里面又堆着好些东西。

    “老规矩,送去善堂吧。”

    吕序把书箱里也倒出来,跟马车上的堆在一起。

    “怎会比平时多了一倍,小姐真是……受欢迎。”

    青鸾发现今天收到的东西,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一再感叹自家主子的魅力。

    吕序也懒得解释,压低声音问:“今早的事情办得如何?”

    达不到效果,自己的月钱算是白花。

    “开始克制,后面欲拔不能。”

    青鸾言简意明,画面感十足。

    吕序沉默片刻:“……应该是欲罢不能吧?”

    忽然想到什么双手捂住脸,害羞伏在小几上偷笑不止,青鸾用词也太生动。

    “老爷倘若知道,小姐怕是又免不了跪祠堂,万一他们告在御前……”

    青鸾不敢往下想,从前小姐也做过不少逾矩的事情,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疯狂过。

    张公子和燕小姐的事情一旦传开,以老爷的性子,吕序一定免不了被罚,万一张守备和燕国公到御前告状,恐怕不是罚跪祠堂那么简单。

    “他们感谢我还来不及,怎会到御前告状。”

    吕序指着那堆东西道:“到底是在京都,挑一挑,市面货送给善堂换钱,余下的送到黑市处理。”

    回到吕府,门房迎上来道:“六小姐,老爷在书房等您。”

    糟了……

    ------题外话------

    梵行:非我之物,不取

    吕序:你不取,我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