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07章、你是我学生
    “肃静!”

    府尹大人一拍惊堂木。

    吕序继续道:“梵先生不要了,那算不算是无主之物?”

    “算是。”

    “取无主之物能算偷窃吗?”

    “不能算。”

    府尹大人顺着吕序的话回答。

    吕序一摊手笑道:“那就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你说没事就没事,梵先生同意吗?”

    从人群里走出一名,打扮雍容贵气的女子,充满攻击性的目光,一进来就落在吕序身上。

    看到来人,青鸾和朱雀一眼。

    感叹这位也来了,今天恐怕是不好收场,小姐千万别把人家气炸掉。

    其他女子看到来人却像是看到救星,脸上纷纷露出激动的神情,先前他们虽然一再为难吕序,但顾忌她的身份不敢做得过分,如今这位主可非同小可。

    “吕序……”

    “柳三小姐,好啊!”

    吕序抢先主动打招呼,顺便点名对方的身份。

    俗话伸手不打笑脸人,柳昭然却走到吕序面前:“怎么,我听说你一回来就病倒,居然熬到现在还没死透。”

    众人吸了一口气,早听闻柳三小姐跟吕小姐不对付,没想到一见面就这么激烈,竟当面盼吕姑娘早点死。

    吕序也不生气,眼中笑容不减反增道:“柳三小姐脸上的粉,没有半两也有三钱吧,怪不得来得这么晚,你这个妆容怎么也得描画半个时辰以上吧。”

    “你为了见我一面,如此费心思,我很是感动。”吕序又补充一句。

    嘶……

    众人倒抽一口气,吕小姐这话也忒毒。

    开口就埋汰人家的长相,不化半个时辰的妆无法出门,柳三小姐不会脸都气歪吧。

    青鸾和朱雀悄悄移动,缩短他们跟主子的距离,万一柳家三小姐会突然偷袭吕序,他们也及时拦在前面挡刀。

    柳昭然,左相府三小姐,虽没有天生丽质却精于打扮,靠着不流俗的衣饰,硬是把五分的颜值装扮出一个明艳倾城,服饰方面一直引领京都女子新潮流。

    “你别自作多情,我才不屑为你妆扮。”

    柳昭然马上反驳,目光悄悄往站在旁边的梵行扫一眼,他才是她今天的目标。

    吕序当然知道不是为她妆扮,目光在流转间扫到一旁的梵行,意味深长地一笑,却不知道她那一眼有多么摄魂。

    众人看到后深深吸一口气,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眼睛,常常在流传间,就把种种含意层次表达个淋漓尽致,只看一眼就会被卷进她深邃的眸海里不能自拔。

    府尹大人眼下可没心情欣赏,面对两位丞相的千金他压力山大。

    无论哪一位他都得罪不起,只能暗暗向梵行投去救助的目光,希望这位爷能开金口解他燃眉之急。

    “说话尖酸刻薄,这就是右相的教导。”柳昭然把话扯到吕颐身上。

    “左相的教导也好不到哪,看看你这一身装扮,哪有半分将门风范。”

    围观的人听着两人的对话,忽然开始同情府尹大人,撞上这两位主,现在应该很头痛吧。

    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肯认输,着实让府尹大人头痛,再一次用目光向梵行救助,怎么说此事也因这位爷而起。

    “你看他做什么,看大离律法,有哪条说我吕序有罪。”

    察觉到主府尹大人的小动作,吕序马上开口阻止,本就是她连累了梵行,岂能再让他得罪左右丞相。

    府尹大人只得放弃救助,按吕序的提示,朝皇宫方向拱手道:“律法乃大离立国之本,确实没有哪一条律法说明,拾捡他人丢弃之物有罪,但此举不妥下不为例。”

    “大人英明。”

    吕序朝府尹大人深深一礼。

    回头又朝梵行礼:“这一礼是给先生赔罪,都是学生连累了先生。”

    “误会而已,说清楚就好,吕小姐不必介怀。”

    梵行还了礼,双手负在身后转身往外面走,腰杆挺得笔直,丰神俊朗,清风明月不染尘寰。

    吕序冷哼一声,带着两个丫头走。

    柳昭然忽然迅速移动几步,拦在她前面。

    “做甚?”吕序问。

    “我乃左相之女,理应先行。”柳昭然回答。

    “我爹是右相,凭什么让你先行。”吕序不服。

    柳昭然:“左右左右,左在右前,理应我先行。”

    吕序:“文武文武,文在武之前,凭什么让你。”

    “武能定国。”

    “文能安邦。”

    想不到两人连谁先行都能吵起来,关键是他们给出的理由都无法反驳。

    “吕小姐……”梵行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道:“教你礼法的先生应该教过你何谓谦让,你不会忘记吧。”

    “您怎么光说我呀。”

    想到自己是为救他而来,吕序心里一阵委屈。

    “你是我学生……”

    梵行的语气平和中又不失师长威严,为师者的风范十足。

    吕序无意中看到柳昭然看向梵行时爱慕的目光,改口道:“梵先生教导地是,学生一定铭记于心上。”

    “请柳三小姐先行……”

    吕序躬身力行做了请的手势,故意顿一下补充道:“你年长嘛。”

    逼得吕序谦让,柳昭然面上有光,正得意时被吕序后面的话气得她跳脚,狠不得撕烂她那些嘴。

    想到梵行还在站在那里,生怕给他一个坏印象,冷哼一声甩袖离开,走出府衙时给留下一句话:

    “明儿我也去宣院。”

    “你去宣院……”

    吕序挖苦道:“是做长老吗?”

    接连两次用年纪暴击柳昭然,众士子们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生怕柳昭然会对吕序动手,那么个弱不禁风的美人灯儿,只怕一拍就灰飞烟灭般消散。

    出了府衙大门,柳昭然先上马车,从高处俯视着吕序挖苦道:“整天蒙着个面纱,还真当自己倾城倾国,有胆量你把面纱摘下来,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吕序道:“摘下面纱,怕你妆扮的时间得翻几倍。”

    “本姑娘这叫个性。”

    “你这模样没点个性谁记得住啊。”

    “……”

    柳昭然气得转身进马车里面。

    吕序转身走向梵行,才抬起手欲行礼,就听到青鸾大声道:“小心……”

    没等她反应过就被一把揽走,撞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耳边除了风声还有布料撕裂的声音,以及东西钉进地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