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12章、她要出来了
    “活见鬼了?”

    骤然看到吕序在琴室,柳昭然的表情真像见到鬼。

    吕序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招手道:“四姐姐、五姐姐快过来,我给你们占好位置。”

    闻言吕宜和吕婕相视一眼,飞快地奔过去坐下道:“六妹妹,方才我们去静室找你,结果晦气得很。”

    “怎么啦?”

    吕序一脸困惑地问。

    吕婕压低声音:“看到了一对狗男女在偷情。”

    “怎么可能,这可是宣院。”吕序故作一脸震惊,难接受道:“此事若是传出去,宣院怕是得关门。”

    “我们亲眼看到,还有……”吕宜凑到吕序耳边:“柳昭然连人都没看到,就多次一口交定就是你,以你四姐姐我聪明的脑子,一听就知道她有问题。”

    吕序笑眯眯道:“好好听课,后面还有好戏看。”

    “吕序……”

    “柳三小姐好啊。”

    柳昭然一开口,吕序就友善地问好。

    “……你不是不舒服,被院主带到静到休息吗?”柳昭然迟疑一下还是开口问。

    “韩司制调的香,我闻着不舒服,闻不到便无事,自然还是要回来听讲的,何况是梵先生的课。”

    吕序笑眯眯看柳昭然,气得有些变型的脸道:“柳三小姐,你方才是不是蹭到哪,脸上的胭脂都掉了,最好补一下胭脂,一张大白脸怪吓人的。”

    “静室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柳昭然顾不得会暴露自己,直接追问静室的情况,不查明白她无法向宫里交待。

    吕序邪魅地笑笑道:“柳三小姐问错人,我就是在静室坐了一会儿,感觉到舒服便离开,至于后面发生什么事情,你应该问当事人啊。”

    柳昭然莫名一阵颤栗,汗毛根根竖起,她从未见过这样邪魅的吕序。

    从前吕序也会冲她笑,但几乎都是讥笑和嘲笑,从不会像现在这样邪恶过,笑容得让她毛骨悚然过。

    “你……”

    “我怎么啦?”

    吕序轻柔地问,却听得让人不寒而栗。

    柳昭然吓得大气也不敢出,铃声突然响起,把她从噩梦中惊醒。

    梵行一袭白色直襟长袍,腰间系着绿色的丝绦,简简单单却带着几分禅意,抱着常用的古琴进来。

    “上课了,回自己的位置上。”

    梵行看到柳昭然站在吕序身边,只当两人又在吵架。

    柳昭然失魂落魄回到自己的位置,根本没有心情听课,脑海里全是方才静室的香艳画面。

    莫明的燥热感袭上,渐渐地浑身都在发热,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有些模糊,意识也变得迷迷糊糊,耳边传来惊呼声:“柳三小姐,你怎么当众宽衣,快快停住……莫要失了礼数。”

    “柳三小姐,你在干嘛。”

    “快停下来,柳三小姐。”

    “……”

    梵行一直在认真讲学,听到众人的惊叫声抬起头。

    看到柳昭然放荡的举止,起身拂袖而去,离开前留下一句话:“吕序,处理一下,别脏了眼睛。”

    吕序起身走到柳昭然身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棍,一棍子把柳昭然敲昏:“快来人帮个忙,把柳三小姐送到静室休息,再把事情禀明院主,请院主来处理。”

    “……送去静室?”一名女子惊讶地看着吕序。

    “是啊,快送她去静室。”吕序不假思索地催促,仿佛完全不知道静室的情况。

    “那个……”一名女子迟疑一下道:“静室里面有人了,不太方便,要不送她回左相府吧。”

    “不能送回柳府,万一她在路上醒来……”吕序话只说一半,众女马上明白她的意思,万一柳三小姐醒来当街扒衣服。

    吕宜、吕婕马上暗暗朝竖起大拇指。

    吕序故意一脸疑惑道:“静室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们怎么一脸古怪。”

    “……”

    众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敢说出口。

    吕宜迟疑一下,走过去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吕序马上大声道:“这还得了……你们怎么不赶紧报官。”

    “这种事情要报官!”一名女子惊讶地问。

    “当然要报官。”吕序郑重其事道:“事关我们的声誉啊,怎能不报官查清楚。”

    “哦对了,那对狗……男女你们认识吗?”吕序若有所思地问,众女马上拼命摇头,表示他们不认识对方。

    “大家都不认识就好办了。”吕序把众人招过来,压低声音道:“说明他们不是我们宣院的人,送到官府查出他们的身份,证明不是宣院的人,就跟我们没有关系。”

    “为何证明他们不是宣院的人,就能保住我们的声誉。”又一名女子十分困惑地问。

    “我们都是宣院的学生,跟宣院荣辱与共。”吕序坚定地看着众人道:“证明他们不是宣院的人,说明宣院不是藏污内垢之地,自然就保住我们的声誉。”

    众女们恍然大悟……

    吕宜故意问:“序儿,我们应该怎么办?”

    “嗯……”吕序思索一下道:“把人捆起来送到顺天府,请顺天府查明他们的身份,大家觉得怎么样。”

    “是不是证明那女的不是宣院的人,就可以保住我们的声誉?”一名女子小心翼翼问。

    “当然可以。”吕序面上带着令人信服的笑容。

    “我听你的。”

    “我也听你的……”

    众女纷纷表态,同意吕序的处理方式。

    吕序马上道:“你们先带人过去,我向梵先生说明情况。”

    “我都听到了,事关你们还有宣院声誉,你们去吧。”

    梵行的声音从外传进来,众女惊讶地看向琴室外面,就看一道丰姿玉秀的背影。

    吕序没想到梵行没有走远,对众女道:“你们先过去,我一会儿便到,我有一件事要拜托梵先生去办。”

    众女从遇见过岂等事情,没有多想就冲冲前往静室,吕序走向梵行道:“梵先生,学生有一件情需要您帮忙,不知道您能代学生请上官神医过来吗?”

    “你不舒服吗?”

    梵行担忧地问,昨天才听说上官守若又被请去吕府。

    吕序看着梵行,神情有些纠结,仿佛在考虑是否应该信任他,告诉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你可信任我。”梵行深深看着地看着吕序。

    “你告诉上官神医……她要出来了。”

    吕序留下一句话,冲着梵行邪魅一笑,匆匆走开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