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13章、我来处置
    “她要出来了,她是谁?”

    梵行脑海里,此时全是吕序邪魅无比的笑容。

    他跟吕序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方才那个笑容不属于认知中的吕序。

    见到上官守若,开口便问那句话的意思,上官守若迟疑一下:“谢谢你给我传话,但是……这句话的意思,还是等吕序自己告诉你吧。”

    “快走吧。”

    上官守若拍拍他的肩膀。

    梵行知道上官守若不愿间说,就知道是他不能说,没有再继续追问。

    “你准备一下,我带你去顺天府。”

    “为什么是顺天府。”上官守若奇怪地问。

    “因为有一对狗男女在宣院偷情,姑娘们为了保护他们自己和宣院的声誉,决定把狗男女送到顺天府处理。”

    梵行看着上官守若补充道:“吕序分析的情况,并建议姑娘们这么处理。”

    “吕序的处理方法有问题。”

    上官守若背起药箱,上了梵行的马车。

    梵行上了马车,坐下道:“我没说她的处理有问题,只是觉得很矛盾。”

    “哪里矛盾了?”上官守若低头检查药箱问。

    “吕序在努力保护姑娘们,可是她却把……”梵行有些难为情道:“偷情女推到人前,丝毫没有保护她的意思。”

    “你会保护一个陌生的,且会威胁到你声誉的人吗?”上官守若冷静地反问,淡笑道:“吕序是善良的,可是她善良是有前提的,就不是能威胁到她,以及她在乎的人,你明白吗?”

    “在下明白。”

    梵行脑海里全是吕序隔着面纱,都能感觉到邪魅恶狠。

    总觉得她今天会干出点,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事情,催促着马车赶紧去顺天府。

    此时宣院,众女叫来院里粗使的女人们。

    把不知廉耻、不顾人伦,继续颠鸾倒凤的两人强行分开、拉开。

    正得趣的两人骤然被分开,竟不顾一切地挣扎反抗,女的还大声道:“放开本郡主,不然诛你九族。”

    这一声“本郡主”让粗使的女人们一怔。

    似乎在思量女子的话是不是真的,万一真是位郡主怎么办?

    其中一个女人回过神,呸一声道:“就你个小娼妇还敢自称本郡主,诬蔑皇室清明,把她的嘴堵上。”

    另外几个女人被喝醒了,当中有人把撕拦的肚兜抓起,就要往女的嘴里塞却被一只手挡住,回头看到一名年轻的,握着长剑的女子,吓得赶紧后退。

    握剑女子面无表情道:“你们且等等,我们还有话要问这位姑娘。”

    吕宜看一眼握剑的女子,壮着胆子走上前,小心翼翼地问:“你是哪位郡主,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还有一名女子也站出来,指着地上被撕烂的衣裳:“你穿着宫女的衣裳说自己是郡主,你可知冒充皇族是死罪。”

    “一个宫女也敢冒充郡主。”

    “这副德行算哪门子的郡主。”

    “没见过你这么不脸的郡主。”

    “这德行都赶得上颂长公主……”

    “……”

    粗使的女人们你一言我一言,毫无顾忌地辱骂着宫女。

    忽然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冲进来,一把推开女人们道:“你们放肆,这是长安郡主。”

    韩司制终于出现了,死死护在宫女前面道:“你们谁再敢往前一步,本司制一定让太后治你们的罪。”

    “长—安—郡—主……”

    静室内忽然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反复念着这个四字,众人惊讶地看向后面。

    吕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静室,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直到韩司制赶来说出宫女的身份才开口。

    骤然看到吕序,吕宜和吕婕暗叫一声“不好”,今天的事情无法善了,序儿是不会放过长安郡主,今天长安郡主就算是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但这也不能怪序儿,怪就怪颂长公主那个娼妇,当年她害得序儿那么惨。

    他们不知道吕序都经历了什么,但是抱回来时,血染红了包着她的披风。

    上官老神医处理伤口时,倒了一盆又一盆血水,染血的纱布几乎每天就扔掉一筐,撕心裂肺的叫声响了几天几夜。

    同样惊恐万分的还有韩司制,以为自己被人打晕,醒来不见偷偷出宫的长安郡主,好不容易找到发现她失了清白,已经闯下弥天的祸事,没想到竟撞到了吕序跟前。

    “长安郡主,知道我是谁吗?”

    吕序走到她面前,尊下身体眼里的笑意人畜无害。

    韩司制赶紧把长安郡主拉入怀里:“吕序,你要是敢伤郡主分毫,太后一定不会轻饶你。”

    “是吗?”

    吕序泠泠反问,声音像是从九幽传出,听得众人毛骨悚然。

    抬手就给长安郡主一巴掌,响亮的耳光声惊得众人嘴巴都合不扰,那可是长安郡主。

    长安郡主似是被打醒了,眼定定地看着吕序,似是想起发生过什么事情,羞愧万分地缩进韩司制的怀里低低哭泣。

    “你……”

    “啪!”

    韩司制方要开口,吕序也给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还你方才利用制香的机会害我。”

    此言一出女子们惊呆了,没想到吕序不舒服,竟是因为韩司制干的。

    吕序冷冷道:“青鸾,把韩司制送到东宫,交由太子处置,至于长安郡主……我来处置。”

    最后四个字明明是在笑着说,却听得众女子脊骨透寒,不知所措地看着吕序,方才不是说好要交给官府处理吗?

    “吕序,你不可以……”韩司制一开口,青鸾把剑架在她脖子上。

    “大胆,本司制是宫中六品女官。”韩司制终于说了句完整的话。

    青鸾掏出块令牌在她眼里一晃,韩司制顿时不敢作声,没想到吕序身边竟跟着皇上的影卫。

    吕序一把揪住长安郡主的头发,长安郡主吃痛地大声哭喊:“疼……你放开我,放开我……皇外祖母不会啊……”

    长安郡主才说一半就发出一声惨叫。

    吕序那根不知藏在哪的棍子,毫不客气地一棍子打在她身上。

    长安郡主身子一软,吕序理会众人惊悚的目光,拽着她的头发,像拖块破布,把她从韩司制怀里强行拖走。

    “序儿……”

    吕婕担忧地唤一声。

    吕序回过头笑道:“告诉我爹,我不回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