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14章、我不无辜吗
    用力拽着长安郡主的头发,完全不理会她的哭喊挣扎。

    吕序费力地拖着她,面无表情地走出静室,却看到薄院主站在外面,身后还跟着。

    “吕序,长安郡主是无辜的。”薄院主犹豫一下开口:“冤冤相报何时了,长安郡主是无辜的,你何苦呢。”

    “我不无辜吗?”

    吕序一声反问,语气里充满了委屈,听得众人鼻子一阵发酸。

    当年颂长主为了强迫父亲,把年幼的她掳走,而且不仅是掳走泡寒池,还用尽各种酷刑折磨,大人的恩怨里谁不无辜。

    “序儿……”吕婕冲过去:“你尽管去做,五姐姐帮你拦住他们。”

    “四姐姐也帮你。”吕宜走过去拦在薄院主前面:“薄院主,当真要为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跟我们吕家作对。”

    长安郡主的生父因谋逆被诛,再加上生母颂长公主臭明远扬,在南离的处境本就尴尬却不知收敛,总想着要为母亲出口气,结果没算计到吕序自己还失了清白。

    本就在议亲上困难,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旦传开,众人更加看不上她,看来只能嫁方才的倒霉蛋。

    薄院主仍然没有退让的意思,吕序低低哭诉道:“韩司制故意用香害我不适,薄院主还假意关心,把我骗到静室,给我下药,柳昭然安排外男进来想毁我清白,我凭什么不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大家一听到吕序的控诉,顿时全都失控了,没想院主竟是长安郡主的帮凶。

    薄院主也愣住了,没想到吕序变脸变得这么快,方才还又阴又狠,眨眼间就哭得像是被欺负惨的小可怜。

    宣院的收项在薄家产业中虽不算什么,却是薄家对外的门面,拉拢各大家族的枢纽,今天的事情若是传到了外面,以后谁还敢送女儿到宣院的学习。

    “你说本院给你下药,可有证据。”薄院主盯着吕序,双眸如古井,波澜不惊地质问。

    “尔等所作所为,奴婢皆看到。”青鸾的声音传出来:“薄院主,你当真要为一个失去清白的郡主,得罪皇上以及吕文相。”

    薄院主那套证据的说法,只对百姓有用,在帝皇面前青鸾的话就是证据。

    终于明白自己处境,薄院主微微一侧身,吕序拖着长安郡主一步一步往外面走,留给众人一个清冷的背影。

    吕宜和吕婕相视一眼,回头对众人道:“诸位姐姐、妹妹,如今既查明对方的身份,想来也不我们什么事,奸夫就由院主处理,我们就不必继续过问。”

    两人率先退出静室,其他女子纷纷跟在后面,像躲瘟神般迅速离开静室。

    薄院主走进看一眼,皱着眉头道:“你们用冷水把他弄醒,从后门送走……送远点,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外传。”

    摇摇头离开,没走多远却发现大家都停下来,走上前问:“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都停在这里……”无意间瞥见上官守若和梵行,及时打住问出口的话。

    “你们也要阻我?”

    吕序冷静地问,目光邪魅又蛊惑。

    梵行递出一方帕子道:“为师只是觉得……不值得你弄脏手。”

    仿佛那个名字会弄脏他的声音,连是谁他都没提一下,更别说是看长安郡主一眼。

    上官守若讶然地看向梵行,没想到他会跟吕序说这样的话,还是当着学生们的面讲,用目光问:“你还是不是宣院的讲郎,这样会教坏学生。”

    梵行不以为然:“帕子用过要烧掉,太脏。”

    吕序迟疑一下松开长安郡主,接过帕子反复擦拭,朝上官守若伸出手要东西。

    上官守若无奈拿出火折子,当众点燃那方帕子:“你当心点,别烧到自己的手,赶紧扔到地上吧。”

    吕序意味深长地看一眼长安郡主,青鸾早就查到,颂长公主之所以没动梵行,是因为长安郡主曾言明她喜欢梵行,颂长公主才没有打梵行的主意。

    如今有什么伤害,比被爱慕的人嫌弃更狠,吕序把点燃的帕子扔到地上。

    “真不愧是梵先生,莹如高山雪,不染半点尘埃。”吕婕一脸花痴,用肩膀暗暗碰了一下吕宜。

    “高山雪太冷,明明温润如玉。”吕宜捂着脸颊道:“梵先生居然能压制住了序儿的怒火,除了叔父总算是有人能治住序儿。”

    “我不喜欢这样。”

    一名女子吃味了,提着裙摆气呼呼走开。

    其他女子也陆续离开,脸上都带着吃味和不甘的表情。

    “序儿,我们也回去吧。”吕宜过来拉着吕序的手道:“你看她满身污秽之物,别脏了我们的眼。”

    “我送你们回去,顺便给你把一下脉。”

    上官守若主动开口,吕宜和吕婕有一些小小的兴奋。

    吕序却看向薄院主:“薄院主,下药的事情,你应该给我父亲一个解释。”

    送走姐妹三和上官守若,梵行冷冷道:“薄院主,是把他们送交官府,还是悄悄送回各自府上,您自己看着办。”

    留下话也转身离开,这是要薄院主做出决定。

    薄院主长长叹了一口气,到底是支持当今皇上,还是支持徒有太后和定亲王一党。

    南离国的人知道,当今太后并非皇上的生母,太后一直没有放弃,让自己儿子当定亲王登基念头,一直在暗暗为定亲王拉拢朝臣。

    想趁新帝根基未稳,一举推翻,扶持儿子上位。

    长安郡主今天闹这一出,看似是小辈们的闹剧,若是传开的话对定亲王不利。

    “来人啊,把他们送去官府。”

    薄院主终于下了决心,至少当今皇上不会纵容颂长公主。

    长安郡主与无名书生偷=情苟且的事情,很快便传得满城皆知,一时间又把颂长公主推到风口浪尖上。

    长寿宫,太后骤然闻到消息,气得火冒三丈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怪哀家当年一时心软,留下这一对祸害。”

    “太后,事已至此,莫要气坏自己。”

    锦姑姑忙出声劝止:“郡主那边想来已经知错,还是想想之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