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15章、我去……不合适
    “还有之后的事情吗?”

    太后气得头疼,扶额道:“你去查查那个男的底细,赶紧把她发嫁,哀家不想再见她。”

    锦姑姑上前回道:“奴婢着人去查了,此子是陈名实,是太学院的一名士子,父亲是乡学的讲郎,算是清白人家,至于人品……两人已有夫妻之实,郡主也没得选。”

    “陈实……”太后讥讽地笑笑:“罢了,你让人准备一下,择日给他们完婚吧。”

    “郡主心仪梵公子,只怕不乐意……”

    “若不肯嫁,白绫、毒酒,她选择一种方式去死。”

    太后对这个外孙女本就没好感,若不是她还有点利用价值,早就把她一脚踢出皇宫。

    “吕序竟敢打郡主……”太后顿一下道:“算了,如今不是跟她清算的时候,早晚哀家会让吕家人付出代价。”

    锦姑姑应下去长寿宫无华殿,长安郡主躲在寝殿,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腿上低低抽泣,听到脚步声哭得更厉害。

    “郡主,太后的意思是,你与陈生尽快完婚……”

    “本郡主不嫁……”长安郡主大声打断锦姑姑的话,哭着道:“本郡主不要嫁那个混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后说郡主若不嫁给陈实,还有另外两个选择……”

    “是什么?”长安郡主激动地问。

    锦姑姑冰冷地回答:“太后说白绫、毒酒,您可以选一种方式去死。”

    长安郡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忘记哭泣:“你说什么,皇外祖母让我去死?不会的……皇外祖母最疼我,怎么舍得我去死……”

    “太后还说,完婚后你们离开京都……”

    到底是看着长大的孩子,锦姑姑缓下语气:“情况稳定下来,再回京都。”

    “那梵公子……”长安郡主还不死心,她一个郡主难道配不上区区讲郎

    “郡主,听奴婢一句劝,梵公子您就别想了。”锦姑姑不知道梵行是什么人,但是太后曾经说过梵姓者不可得罪。

    “本郡主不甘心……”

    长安郡主死死咬着嘴唇,出血了也没有不管不顾。

    锦姑姑闻言深吸一口气:“不甘心吗?去看看您母亲颂长主,你也可效仿。”

    提到母亲颂长公主,长安郡主顿时无话可说,母亲的狼藉下场是她心头刺。

    而且皇外祖母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改变主意……

    可是嫁给陈实那样的混蛋,真的很不甘心……

    如果陈实死了,是不是就可以不嫁。

    长安郡主有了主意……

    翌日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投射下来时。

    陈实死了……

    尸体横陈在太学院大门外面。

    除了一张脸保持完好,全身一片血肉模糊,血从太学院大门流到宣院大门前。

    仵作在收拾尸体时,发现一样少了代表性别的东西,从近日发生的事情推测,凶手不是出自吕府就是来自皇宫。

    坊间很有人放出消息,说是长安郡主、陈实一起算计吕序小姐。

    结果被吕序提前察觉,反过来把两人算计到一起,不到半天女有一则劲爆消息:柳家三小姐也参与一起设计吕序。

    吕序是一众年轻公子的女神,三人的所作所为可谓是触犯众怒,还没有开审陈实遇害案,就有人暗暗写檄文口诛笔伐三人:说陈实是读书人的败类,骂长安郡主、柳三小姐贱妇之流。

    “梵行,你怎么看此事?”

    上官守若望着坐在窗前,捧着一盏茶,目光惬意慵懒的梵行。

    阳光薄薄地洒在甩身上,白衣上折射出淡淡的光晕,眉间一股子儒雅斯文的梵行身上。

    梵行似是在思考,良久才缓缓道:“从整件事情的发展来看,吕序已经给自己报过仇。”

    “你认为不是吕序所为。”在上官守若印象中,吕序可是睚眦必报。

    “药是你给她开的,应该清楚她有没有时间做案。”梵行嘴角微微带着笑意,目光却是平静冷漠虚空。

    梵行长得好看是公认的,上官守若看得有些失神,若有所思道:“我记得长安郡主有意于你,猜她会不会为了你挺而走险杀害陈生,陈生一死她便不用出嫁。”

    “那又如何?”

    梵行嘴角一抹讥讽嘲弄。

    上官守若笑笑道:“确实不能如何,倒是高蓼怕是得头痛。”

    宣院昨天把人送到顺天府,今天人便死在太学院门外,现在怕是正急着调查内鬼,至于陈生死不足惜。

    “吕序应该醒了,一起看看吗?”

    上官忽然邀请梵行一起去吕府,感觉这家伙对吕序十分感兴趣,只是藏得极深不易察觉罢。

    “我去……”梵行眼里有一丝内容:“不合适。”

    “你不去,我得步行去吕府。”

    上官守若想到一个绝妙的,梵行无法拒绝的借口。

    上溯园。

    吕序吃过药,睡了差不多两天一夜。

    醒来就听到陈实的死讯,惊讶道:“莫不是昨天纵欲过度,精尽人亡。”

    “当然不是。”青鸾一口否认:“据看到尸体的人说,他连下面那个都没了,仵作、衙役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

    “长安郡主下面是磨刀石,生生给磨没了!”吕序震惊万分,青鸾嘴角抽了抽:“反正除了脸,陈实身上的伤多得跟扒了皮差不多,全身上下血肉模糊。”

    “是我……不对,是另一个我干的吗?”

    吕序担忧地问,她知道另一个她很厉害,不会是半夜跳出去劫狱虐杀陈实吧。

    青鸾马上安慰:“不是不是……奴婢和朱雀轮班守着您,一刻没让您离开过我们视线,除非你是在梦里杀他。”

    “那就好……。”吕序才松一口气,就听到青鸾哎呀一声:“奴婢落了一个人没管,现在不知道怎么样?”

    “谁啊?”吕序的弦也一下绷紧。

    “柳三小姐。”

    “我,不,另一个我对柳昭然做了什么?”吕序开始头痛,她怎么完全没有记忆。

    青鸾看看四下无人,小声道:“您给柳三小姐也下药,药效发作她当众脱衣裳,为了制止她您把她打昏,后来奴婢就把这事给忘记,也不知柳三小姐有没有回府。”

    咳咳……

    忽然一阵咳嗽声响起。

    吕序和青鸾吓了一大跳,赶紧回过头认错:

    “爹,女儿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