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16章、求之不得
    “我虽年长你几岁,当你爹还差点。”

    “啊……”

    吕序抬头,看到上官守若。

    长长松口气,拍拍心口道:“以为是我爹,吓死我。”

    上官守若憋住笑道:“你也有怕的时候,我素知你言语大胆,亲耳听到果真没失望。”

    “梵先生觉得如何?”上官守若回头朝门外问。

    “什么?梵先生也来了。”

    吕序赶紧看向门外,果见一道丰神俊朗且优雅的背影。

    白了上官守若一眼:“青鸾,快请梵先生去客厅,我一会儿便到。”

    青鸾前脚带着梵行走开,后脚吕序就敛起笑容道:“你怎么把他带过来?我方才的话他有没有听到?”

    “应该是听到吧。”上官守若故意逗吕序。

    “他岂不是知道我患有双魂症……”

    吕序的声音越来越小,这可是她最大的秘密,若传出去别人会以为她鬼上身。

    上官守若迟疑一下道:“梵行说当年的华夏天朝,唯一的皇太女梵夭也是一名双魂症,只是她的强大灵魂苏醒后,原来软弱的灵魂就彻底消失,你是两都并存。”

    “如果可以,你希望哪个我留下来?”吕序忽然问,虽然都是自己,但总有好坏高低之分吧。

    “老子一个都不想留。”上官守若想都没想就回答:“别人的皮囊下面是骨血,你的皮囊下面都是黑水,两个吕序的坏各有千秋,你用计她出力,不可比较……太子殿下原话。”

    吕序动手打人前,上官守若赶紧供出太子,有火冲太子殿下发作。

    “我会问候太子。”吕序一把将他推出门外道:“你去叫青鸟过来给我更衣。”

    “朱鹮行吗?”上官守若问。

    “朱鹮在厨房,一身油烟味,不要。”

    “青鸟太暴力了……”

    “是让她来给我更衣,又不是扒你衣裳,管她爆不暴力。”

    吕序挥挥催促道:“你我再不出去,四姐姐和五姐姐就该到客厅,他们的鼻子比狗还灵。”

    上官守若哑巴吃黄莲,气得指指吕序,无奈地去找青鸟……

    客厅。

    梵行正襟而坐。

    忽然听到脚步声,进来的人是吕颐,赶紧起身见礼。

    “后学梵行拜见文相。”

    “坐吧。”

    吕颐一身常服,面上挂着儒雅的笑容。

    当年能让京都女子疯狂的容颜,并没有被岁月消磨掉,只是更加沉稳成熟。

    “本相早闻梵先生盛名,你又救过小女两次,原想当面道谢,只是一直抽不出时间,不曾想今日竟有缘相见。”

    吕颐起身拱手欲向梵行行礼。

    梵行赶紧起身避开道:“后学举手之劳,怎受得起文相大礼。”

    “你受得起。”吕颐郑重一礼道:“女儿是本相的命根子,你救的是我们父女俩……”

    “先生,您别听他的,他在装可怜。”吕序走进来道:“接下来他会问您,有没有娶妻、有无婚约,您要都没有,他该问您愿不愿意娶我,老套路。”

    “……”

    梵行回头,看到一美人立于门前,瞬间忘记了要说的话。

    天域之城从不缺美人,一路南下也见过不少美人,但眼前的女子一定是王者中的王者。

    且看她体态纤柔修长,容颜明艳冷冽,肌肤欺霜凌雪,青丝飞舞,白衣飘动,皎若月中仙,丰姿绝世,真的美丽到极至,挑不出任何瑕疵。

    看到梵行失态的模样,吕序掩面一笑。

    这一半遮面,只露出一双媲美星辰的眼睛,梵行马上认出她是吕序。

    梵行想象过她的容颜会很美,但她的美还是远远超他的想象,骤然看到也不由失态,认出来很快便恢复如常。

    “抱歉,往日见面你都带着面纱,骤然看到全貌差点认不出,失态了。”梵行为自己的失态道歉,他却不知道在所有初见吕序真容的人,他的定力是最好的。

    吕颐满意地点点头:“无妨,我们早就习惯,坐吧。”

    “序儿,你该给梵先生奉一盏茶,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是。”

    吕序微微一笑,仿佛春天去而复返。

    带着奉茶的丫头上前,端起茶盏奉到梵行跟前:“梵先生,您请喝茶。“

    “吕小姐客气了。”梵行接过茶盏,方才要喝时就听到上官守若声音:“她的茶你也敢喝,小心茶里加了料。”

    吕序回过头,朝上官守若挥粉拳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

    上官守若道:”你还是昏睡时比较可爱。”

    “你要喝茶吗?”吕序笑眯眯道:“我给你倒呀。”

    “不必。”

    上官守若赶紧走到梵行身边。

    吕颐见人到齐了,直入正题:“上官神医,序儿的情况怎么样?”

    上官守若坐下道:“受了些刺激才发作,还好梵先生及时阻止,没有重伤长安郡主,太后那边抓不到把柄。”

    “陈生的死,恐怕会被有心人推到吕府。”

    梵行提醒一句,吕序有些懵:“陈生是谁啊,他的死怎会推到吕府头上。”

    “陈生姓名陈实,昨天就是他在宣院……”梵行话只说了一半,以吕序的聪慧会猜不到。

    吕序一听冷哼道:“这个人渣败类是该死,但犯不上本小姐动手,凭什么推到我们吕府。

    “推测而已……”

    梵行若有所思地回答,目光悄悄看一眼吕颐。

    吕颐想一下道:“按太后的性子,让长安郡主下嫁陈生,是最好的选择。”

    “长安郡主眼光可高了,瞧不上陈生……”吕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陈生死了,长安郡主还有机会妄想嫁给梵先生。”

    梵行笑笑:“妄想罢,我不在意,倒是你要好好准备。”

    “准备什么?”吕序好奇地问。

    “大人,顺天府陈捕头在门外求见。”

    管家的声音代梵行回答。

    “请陈捕头稍等片刻,小姐稍后便到。”

    吕颐深知女儿的性子,提前警告道:“高蓼差人过来请你到顺天府问话,你要好好配合,不许胡闹。”

    “长安郡主那边呢?”吕序不甘地问。

    吕颐端起茶道:“能不能把长安郡主请到顺天府,是高蓼的事情。”

    “知道,女儿去啦。”吕序起身告退。

    梵行也起身道:“在下跟上官公子算是人证,不如一起走吧。”

    吕颐笑道:“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