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17章、是鱼鳞鞭
    “吕序小姐,您慢点下车。”

    陈捕头做梦都没想到,吕序这么配合,还顺带两个人证。

    当他们来到公堂,看到早早站在里面的人时,瞬间觉得这是顺天府的高光时刻——长安郡主先他们来到顺天府。

    同在场的还有韩司制、薄院主、柳昭然。

    韩司制看起来十分虚弱。

    薄院主仍带着面具,烈焰红唇,目光如炬。

    柳昭然意外地没有上妆,面色腊黄,两眼无神,像是大病了一场。

    吕序取下帷帽,面上仍带着面纱,眼睛朦朦胧胧,完全没有昨天的邪魅可怕,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柳昭然暗暗诧异,却不敢多看吕序一眼。

    生怕吕序会把昨天失态的事情说出口,但其中一定有问题。

    薄院主眼里也闪过一丝疑惑,回头对高蓼道:“府尹大人,人都到齐了,本院府上有急事,你有什么要问尽管问,本院主定知无不言。”

    “本府感谢诸位的配合。”

    高蓼也很意外啊,没想到这些身份显赫的人物,竟会主动配合调查。

    吕序率先开口道:“大人,整个事件的起源:是他们四个人伙同死去的陈实,想毁掉小女的清白。结果被小女提前察觉将计就计,把打扮成韩司制随侍的……”

    “吕序,你休要胡说八道。”

    长安郡主急急打断吕序,生怕吕序说出她的名号。

    高蓼一下懵了,并不知道陈实案的背后,还有这样的一桩隐秘。

    涉案人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擦一把冷汗道:“吕序小姐,你能否说得再详细一点?”

    “凶手本郡主已经找到了,你们就不必多管闲事。”长安郡主扫一眼韩司制:“还不向高大人陈明你的罪行。”

    韩司制扑一下跪下:“回大人,是本司制为自证清白,买凶杀了陈实。”

    面对突如其来的认罪,吕序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韩司制开始陈述她的罪行。

    “昨日本司制受邀,前往宣院给女学生们讲香道课,中途到厢房休息,不想那陈实忽然闯进来,疯了似的朝本司制扑来……差点毁了本司制的清白,薄院主可以为本司制作证。”

    韩司制抽泣着说出了杀人动机。

    薄院主马附和道:“正如韩司制所言,是本院看管不严,以后定会加强防范。”

    吕序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悄悄看向梵行和上官守若,用眼神问他们要不要揭穿对方的谎言。

    梵行微不可见摇一下头,意思是事情到此为止。

    高蓼却忽然开口道:“那方才吕序小姐为何说,你们四人伙同陈实想毁她清白。”

    “回大人,那是误会。”韩司制面无表情解释道:“本司制在课堂上调的香,导致吕序小姐身子不适,误会我们要加害于她,但实则是本司制无心之举,本司制在此向吕序小姐赔罪。”

    韩司制转身朝吕序深深行礼,如此一来吕序倒不好继续追究,凭由韩司制把罪揽到己身。

    “本司制受此大辱怎么肯罢休,花钱请了黯然阁的人,将陈实虐杀至死,还……还割了他身上的东西为凭证。”

    韩司制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逞上,师爷马上接过送到高蓼手上。

    高蓼接过打开看一眼:“送去给仵作吧。”

    吕序不甘也没办法,对手抢先一步出手,看来今天无法定长安郡主的罪。

    黯然阁是一个杀人组织,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给钱就杀,折磨人的手段比天牢有过之而无不及,以他们的通天手段从顺天府大牢劫个人轻而易举,竟连高蓼这边都考虑到。

    “既是误会一场,小女告辞。”

    没能趁机弄死长安郡主,吕序有些失望,转身走出公堂。

    梵行、上官守若朝高蓼拱拱手也要离开,长安郡主忽然出言:“梵公子,本郡主愿意召你为郡马。”

    “呸。”

    梵行没开口。

    吕序回头吐了一口唾液:“臭不要脸,别以为有韩司制顶罪,就当昨天的事情没发生过……”

    “你闭嘴。”

    长安郡主大声喝止。

    吕序不理她,继续道:“你跟陈实苟且的画面,大家都看到了……梵先生也在场。”

    “你们看错了。”

    “真清白,把守宫砂亮出来啊。”

    吕序一语正中要害,没有守宫砂,凭你说破天也证不了清白。

    长安郡主下意识地抚一下手臂,高蓼看在眼内,催促道:“无关人员赶紧离开,别耽误本府办案,走走走。”

    三人行也礼离开公堂,出到外吕序气呼呼道:“凭长安郡主的脑子,肯定想不出如此周全的说词,更不能说动韩司制顶罪,莫非是太后在背后操刀。”

    梵行淡淡道:“眼下便是最好的结果,你也就此打住吧。”

    吕序想一下:“我要去看一眼尸体。”

    “你看哪玩儿干嘛。”

    上官守若一脸不悦,他虽是医者却最不喜欢看到尸体。

    吕序一本正经道:“总不能让所有公堂养成坏习惯,把不能查或查不清的案子,都归到黯然阁头上罢。”

    “有道理。”

    梵行看着吕序道:“在下陪你走一趟。”

    上官守若气得指着他道:“什么狗屁第一公子,见色忘义的东西。”

    三人来到顺天府的停尸房,陈实尸体上已经冲洗干净,尸表上面各种伤口形状清晰可见,

    看这些伤口时,吕序忽然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痛,是深深刻入记忆里的疼痛,仿佛又回到了十二岁那一年的春天。

    耳边忽然响起仵作疑惑的声音:“大部分伤口卑职都查到了相应刑具,却唯独这些伤口像鞭伤,却又生生被刮走一层皮肉,刺鞭也不是这种伤口……”

    “是鱼鳞鞭。”

    吕序口中发出颤栗的声音。

    梵行马上察觉她不对劲:“吕小姐,你怎么啦。”

    “我没事……”吕序深吸一口气道:“当年那个娼妇,用鱼鳞鞭打过我,。”

    “……”仵作怔了半晌才回神,一脸震惊道:“吕小姐当年还挨了鞭伤……您不是只泡了寒池吗?”

    “他身上有的我都挨过,他身上没有的我也挨过。”吕序的声音开始发生变化:“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些痛苦,统统还给那个娼妇。”

    梵行道:“吕小姐,你累了,在下送你回府。”

    “给我纸和笔……”吕序笑笑道:“我忽然记起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我要把它记下来,以后还给娼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