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27章、人间仙境
    “是南市集的小商贩们!”

    出乎意料外的答案,梵行惊讶之余很快明白原因:“南离国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上学读书,所他们用画来表达。”

    吕序嗯一声赞同道:“南市集的小商贩都是地位比较低的穷苦百姓,他们大字不识几个,为了招揽生意,通常会在布匹、木板上,画上所卖商品的价格、用途,以此来吸引顾客。”

    “你还去过南市集!”

    梵行有些惊讶,那边可是走夫俗子的地盘,没想到她一个千金小姐也会涉足。

    吕序饶有兴致道:“我幼时初看到觉得很好玩,就偷偷模仿他们作画,越画越觉得有意思,就算吴大师嫌弃我的画法粗鄙,把我的画批得一文不值,我还坚持自己的东西。”

    “吴大师出身世家,于丹青道有天赋,年少成名,但他从未体验民间疾苦,自然无法理解你的画作。”

    梵行若有所思地看着吕序:“话说你年纪小小的,从小过的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怎么也会懂得民间疾苦,还会跑到南市集那种腌臜的地方。”

    面对质疑吕序犹豫一下道:“南市集是父亲和母亲相遇的地方,母亲在的的时候,他们偶尔会带着我去走走。”

    关于吕序的生母,梵行从上官守若那里知道一些,只知道吕夫人出身卑微,但详细身份却没有人知道,倒是听到薄院主曾提起一句:吕序的眼睛像她母亲

    吕序的眼睛像母亲,余者像父亲,没想到两人竟拼出一位倾城倾国。

    察觉到吕序没有细说往事的意思,梵行捧起茶盏道:“有空带在下去走走,兴许对编撰工作有帮助。”

    “……好吧。”

    吕序本想拒绝,但还是答应。

    吴大师这次的游记里,确实记录了不少民生百态的事情。

    南市集是最接近游记纪实的地方,他要求去看看也很合理,吕序自己也想回去瞧瞧。

    回到吕府吕序才知道,一个早上的时间,父亲把外书房变成他们的工作间,既能照顾她的起居饮食,又不会惹来流言蜚语。

    望着女儿的人物画稿,吕颐感叹道:“吴大师那天,突然认可你的话,爹都被吓了一大跳。”

    “老头子编排了一大堆话,不过是想让女儿给干活。”吕序不以为然,反复研究吕天师的手稿,揣摩人物的形象,以求人物画得更贴合文字描写。

    “爹,商量个事。”

    “你说。”

    吕序迟疑一下道:“要不从明天起,女儿不去宣院。”

    梵行手中的笔一滞,就听到吕颐道:“你是不是忘了爹为什么送你去宣院听讲?”

    “是为了将来好找一门亲事,不过……”吕序顿一下道:“您不是说过不嫁也无所谓,您会养女儿一辈子嘛。”

    闻言梵行莫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吕颐的话让她的心提起来,只听吕颐道:“话是这么说,但感情的事情说不准,年轻的时候爹还说过终身不娶,最后遇上你娘亲……一见钟情,非卿不娶。”

    “您的情况跟女儿不一样。”吕序漫不经心道:“试问谁会娶一个病秧子回家,不能用还得花大钱供养。”

    “是谁又在你耳边乱嚼舌根子,爹让人拔了这些人的舌头。”

    “没有谁,是女儿心里明白。”

    面对父亲的勃然大怒,吕序却是异常的平静。

    吕颐叹气道:“你的病又不是不能治,只要找到血参或者火灵芝就能治。”

    “绝迹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找到。”吕序对那两样东西根本不抱希望:“爹,您要面对现实,不要被什么人以此为由骗了,更不要去干什么盗墓挖坟的勾当。”

    “……”

    吕颐惊讶地看着女儿,这丫头怎么知道他打算挖坟的事情。

    望着父亲的惊讶的神情,吕序冷冷道:“如今的薄家早几代就没有培育血参的实力,墓室内不可能有血参,您别白费心机。”

    “南离境内的薄家或许没有。”

    梵行忽然出声道:“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到外面找一找,薄氏一族的踪迹遍布神洲大陆。”

    吕颐愣了一下,忽然道:“本相差一点忘记了,天域之城梵氏一族的先祖,惊华公主也有一半薄氏的血统,她还是薄氏女子《焚月功》大成的女子之一,你说她的陵寝内会不会有血参?”

    “据我们的族史记载,惊华公主后来随夫隐世彼岸花开之处,直到去世都没有再回故土。”

    梵行有些遗憾道:“是以在神洲大陆上,并没有惊华公主的陵墓,不过……据后学所知,历代薄家家主都有私留宝库给后人的习惯,就在神洲大陆上,只是年代久远不知其踪罢。”

    吕颐当即道:“本相去研究一下世家历史,没准能找到线索,你们继续工作。”

    抛下两人直接回了上溯园,吕序摇摇头不以为然道:“薄家的宝库要是那么好找,早就被人挖空。”

    梵行运笔滞一下,干脆停下笔道:“有希望总没希望好,万一真找到对你来就也是桩好事,在下即刻修书一封回到天域之城,问问家人是否知道。”

    “……”

    吕序就看到梵行果真取过一张信笺,在上面写了一句话:血参何处可寻?

    落款是“景泽”二字,直接封进信封里面,方才叫人来帮送信时,就从屋梁上跳下来一个人,接过信离开外书房。

    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个字……

    吕序被这波操作惊到,悄悄看一眼青鸾,用眼色问她是否知道此人在屋内

    青鸾轻摇一下头,吕序结结巴巴问:“梵先生,这个人是谁……他什么时候藏到屋里?”

    “他是我的护卫古七,一直都在我身边。”梵行如实回答道:“你不用在乎他,他只在我遇险时出手,其它时候你是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大哥,察觉不到才可怕好不好。

    吕序在心里吐槽,嘴上却道:“梵先生,从南离到天域之城,得花多长时间。”

    “若无意外的话,差不多半年吧。”梵行重新提笔黄蘸墨道:“在下当年是游学,前前后后花了两年的时间,最后到南离才停下来。”

    “先生为何会选择南离?”

    吕序疑惑地问,虽没有到过天域之城,但从书中看到过描写——人间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