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28章、南市集听八卦
    皇宫举办琼林宴,宣院放假。

    恰好梵行有空,征得吕颐同意,两人约好一起来南市集走走。

    熙熙攘攘南市集,清一色的粗布麻衣的人群里,梵行一袭白色锦袍实在太扎眼,加之他容颜冠绝,惹得姑娘娘子们纷纷找机会蹭他上。

    吕序被挤得一脸不爽道:“明知道来南市集,干嘛穿得那么扎眼,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来了南市集。”

    吕序来之前可是特意装扮过,换了一身贫民的衣服,脸上还被抹了锅灰,掩饰无双的容颜,只是锅灰再多也无法掩饰她那双眼睛的醉人风情。

    梵行就是通过眼睛,一眼认出人群里,灰头土脸的吕序。

    梵行狼狈闪过一名女子的手,反过来问:“在下区区讲郎,没有资格参加琼林宴,吕序小姐为何也不去赴宴?”

    “我是庶女,去不去也无所谓。”吕序咬一口手上的糖葫芦,指指着前面一间茶楼道:“街上人多,我们先去前面的茶肆听说书吧。”

    “你安排。”

    梵行迅速闪到吕序一侧。

    原本打算塞到他身上帕子,塞到吕序怀里。

    吕序顺手接过,拭了一下嘴角,还给那名女子道:“你当着我的面,勾引我夫君,合适吗?”

    梵行讶然失笑,小丫头还真敢说,面带笑容附和两句:“我家娘子是个醋坛子,最不喜欢别的女人靠近我,你惹她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看这……”

    吕序从衣袖里取出一柄匕首。

    那名女子面色一白,不甘心地灰溜溜地逃跑。

    两人走进茶楼,小二马上迎上来道:“两位客官是吃饭还是喝茶。”

    吕序扔给小二一吊钱道:“给我们安排一个干净的地方,茶和点心都要最好的,还有你们的招牌烤鸡。”

    “好嘞。”小二乐呵呵道:“两位楼上请。”

    “娘子,请!”梵行故意膈应她道。

    吕序给了他一记白眼,率先走上楼:“这家茶楼的烤鸡是一绝,你一会儿尝尝吧。”

    “是你自己想吃吧。”

    梵行双手负在身后,笔挺着身子跟在后面。

    吕序不理他,进雅间不久,小二把茶和点心送上来:“烤鸡都是现烤,恐怕还得等上一会儿,两位客官先听书。”

    “哦对了,最近有什么新兴的书?”吕序老练地问小二,小二笑呵呵道:“客官问小人,那就是问对人啦,小店最近新写了《雪城记》,说的是吕文相年轻为将时,在雪城智退敌军的事情。”

    吕序没想到听书还能听到父亲年轻时的八卦,以父亲的相貌和经历,他被写成书传唱也不足为奇

    民间景仰于国于民有功人物,经常把他们的丰功伟绩写成书,在各地传扬以教化后辈,除了说书外,还有各种话本曲赋在传播。

    梵行却故意道:“怎么可能,文相不过一介文弱书生,怎会驻守过边城苦地。”

    “公子此言差矣。”小二马上指正道:“文相跟文弱有毛关系,他年轻时一把逐月剑,不知斩杀多少敌寇。”

    “果真?”

    梵行看一眼吕序。

    吕序道:“我……文相于剑道造诣颇高。”

    “何止是颇高。”小二激动万分道:“文相大人年轻时,曾打败过第一剑客琴剑书生柳三千。”

    “就是那位自诩一襟风月,两袖云烟,对月闲眠风流书生柳三千?”梵行也好奇地问了一句。

    “原来公子知道风流书生。”小二马上拍马屁道:“柳三千确是风流书生,琴剑书生是他自封的,此人终日流连于花街柳巷,却悟得绝世剑法,也算是难得。”

    “你亲眼看到文相打败柳三千吗?”

    吕序也是将信将疑,柳三千可是江湖一流剑客。

    小二呵呵道:“小人是没看到,但比武的地点就南市集,当时很多人都看到。”

    “是文相主动挑战第一剑客吗?”梵行也好奇地问,吕颐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挑事的主,莫非其中有什么缘由。

    “非也”小二马上否定:“是那风流书生调戏一名,在南市集摆摊的盲女,恰好被文相看到,文相当场拔剑阻止,才有那场名动天下的比武。”

    提到盲女,吕序宛然一笑,因为那个盲女就是娘亲。

    后来父亲找来上官老神医,治好的娘亲的双眼,不过那是她出生以后的事情。

    梵行一直有注意吕序的神情,看到她那一笑,南市集又是文相和吕夫人相遇之地,基本可以确定盲女的身份。

    吕序忽然开口问:“梵行梵公子容貌无双、才德过人,引得无数女子竟折腰,民间应该有不少关于他的话本。”

    只听小二一声长叹道:“有是有的,但都是风流艳情话本,大白天咱们这不能说。”

    “意思是要到夜间才能说?”

    吕序悄悄看一眼梵行,看来内容是真的很风流艳情。

    梵行的神情如高僧般从容平静,仿佛说的不是他的事,而是在听别人的八卦。

    闻言小二压低声音道:“许是哪家小姐求而不得,以书寄情,用梵行之名杜撰出许多风流话本。”

    许多成了重点……

    吕序意味深长地看一眼梵行,没想到这人还一副高僧入定相。

    却听小二却继续说道:“都是跟梵公子爱得你死我活,偏有大反派恶毒相府小姐,仗着美貌和权势棒打鸳鸯。”

    大反派恶毒相府小姐?

    吕序不由摸一下自己的脸,不会是指她吧。

    梵行端起茶盏,用袖掩面喝了一口茶,在吕序眼里像是故意掩饰偷笑的事实。

    “民间可有关于吕序小姐的话本?”梵行往下茶盏问,小二马上一脸激动道:“多如天上繁星,数都数不清。”

    “但在万千关于吕序小姐,跟天下诸公子的各路情史中,最靠谱的只有一出。”小二从怀里掏出一册书:“最近新出的话本《多情太子妖娆妃》,写的就是当今太子跟吕序小姐的艰辛情路。”

    噗……

    吕序一口茶水喷出。

    多情太子?妖娆妃?艰辛情路???

    自己跟太子……没有艰辛情路,只有想弄死对方的套路。

    小二尤不觉有问题,继续掏出另一册书:“还有这一本《梵行不修行,吕序不守序》……说的高僧梵行和吕序小姐之间缠绵悱恻的故事……”

    吕序:“……”

    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