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29章、南市集遇险
    好吧。

    听八卦听到自己身上。

    缠绵悱恻???

    吕序想着就一身鸡皮疙瘩,尤其话本的男主角就在身边。

    他跟她缠绵悱恻?

    天方夜谭啊!

    梵行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茶,似乎在暗示小二继续。

    那小二卖力地推荐道:“此书说是一位法号为梵行的高僧,年轻时云游到京都,偶遇了相府小姐吕序,在佳人与佛祖间艰难抉择的故事。”

    最后小二还感慨道:“好一出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怎么样,两位客官要不要各来一套?”小二又取出两本书道:“如今书局禁书禁得厉害,趁这两本书还没被禁,赶紧买回去屯着,没准能像《云月郡主乱情记》那样,如今都炒到这个数。”

    “一两银子。”

    看到小二竖起一根手指,吕序吃惊地问。

    小二一脸嫌弃纠正道:“是一百两银子一册……”

    “什么?”吕序惊叫出声:“一百两银子一册书,一万册不就是一百万两吗?”心在滴血,不,是淌血。

    “客官是算得没错。”小二十分遗憾道:“问题是就算出到一百两银一册,还是有很多人不愿意拿出来卖。”

    “何故?”梵行问。

    “据说这本《云月郡主乱情记》乃吕序小姐所创,当中那云月郡主指的便是长安郡主。”

    “吕序小姐所创?”

    梵行得到答案,缓缓看向吕序,却只看到一张脏兮兮的脸蛋。

    吕序露出一个无辜的眼神……

    就听那小二道:“话是这么说,但吕序小姐怎么会作如此艳情的画册,不过有一件事情是真的。”

    “何事?”

    梵行沉着脸问,暗暗看向吕序,该不会跟这丫头有关吧。

    小二被他的神情吓了一大跳,这位主变脸咋变得这么快。

    当即喏喏说道:“据说云月郡主的原形就是长安郡主,坊间传闻长安郡主胸前就有一颗痣,陈生就是惨死的太学院的士子陈实,可惜没有机会看到后面的画册。”

    “后面的画册?”梵行疑惑看着吕序。

    “连载体画册嘛,肯定还会有第二册、第三册等等……”

    吕序无奈的解释,小二也一脸遗憾:“是啊,太子殿下下令禁了画册,估计以后都看不到。”

    “所以啊……”小二重新举起话本:“两位真的不打算买两本回去屯着吗?”

    “多少钱一本?”吕序问。

    “一本六百钱,两本一口价:一贯钱……”

    “这么贵啊!”吕序惊叫一声,貌似再贵也没有她的画册贵。

    “不贵,不贵……”小二不迭道:“这可是精装版,放上百年都不会腐。”

    “你们听听这纸张的声音,就知道用的上好的纸。”小二快速弹开书页,发出哗哗的声音,打开书念了两句道:

    “且看吕序小姐,行走间宛似素梨月下,玉为肌骨秋水为神,剪水瞳婉转多情……”

    “作者的绝佳文笔,绝对值这个价钱。”小二卖命地称赞两本书。

    “留下吧。”

    吕序扔了一贯钱过去,无聊时打发时间。

    小二喜出望外,留下书拿起钱便跑,不一会儿便把烤鸡送进来。

    吕序用帕子擦擦手,亲手撕了一只鸡腿递过去:“给你,尝一下,味道真的很不错。”

    “你吃吧,在下看一下这书。”

    梵行拿起那本《梵行不修行,吕序不守序》,打开迅速扫一眼内容,没看两眼就火速合上。

    吕序看到他一脸便秘的表情,投去一个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

    “辣眼睛。”梵行把书扔到她面前。

    “?”

    吕序把书拉过来,打开看一眼。

    “……”

    看完第一段,吕序就想爆了粗口。

    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看完一页,终于知道梵行为何露出便秘的表情。

    那么多人想戳瞎她的眼睛,这本书不费欠灰之力做到了,内容把她的眼睛辣瞎了,小黄文都不敢这么写。

    饶是如此,吕序还是认可道:“小二的话不假,此书文采确是不凡,通篇不见露骨露肉的字眼,却通篇都在写色,这一贯钱花得不亏。”

    梵行看着她:“被人这么编排,你不生气吗?”

    吕序扯下一只鸡翅:“生气了,别人就高兴了,我为何要如他们意。”

    “他们越是作践我,我便越是要开心的活着,偶尔还反咬他们一口,他们生气却拿我没办法。”

    “你可知道为何不敢动我?”吕序问梵行。

    “为何?”

    吕序邪狞地笑道:“因为我不怕死。”

    看到这个笑容,梵行眼皮一跳,放下鸡骨头,用帕子细细拭干净手道:

    “令尊很害怕你会死。”

    “害怕,没用。”

    啪……

    楼传来一声扇开合,原来说书先生准备开讲。

    吕序竖起耳朵准备听父亲的丰功伟绩,忽然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无数衙役冲进茶楼。

    “搜……”

    带队的一声令下,打手四散搜寻,似乎是在捉拿人犯。

    梵行马上看向吕序:“这么多衙役,是在抓什么要紧的人犯吗?”

    吕序打了一个响指,过了一会儿青鸾进来道:“回小姐,大理寺说有犯人在押解时逃脱,一行人追到南市集,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他们正在全力搜捕。”

    “男的女的?”

    “是女犯人……”

    “怪不得能逃跑。”

    吕序伸一下懒腰,撕了块鸡肉,蘸上椒盐慢慢也享用。

    看着衙役们忙碌的身影,梵行若有所思道:“出动这么多人,怕不是普通犯人,你要帮他们吗?”

    若没有记错的话,大理寺卿也是新帝一系。

    “随缘吧。”吕序扔掉鸡肉道:“时间长了,鸡肉已经不嫩,打包回去喂狗吧。”

    “犯人藏身南市集,府衙怕是要封市,我们早些回也好。”青鸾压担心一旦下令封市,他们也得滞留在南市集。

    “梵先生意下如何?”

    “回去吧。”

    梵行也不想被滞留在南市集内。

    吕序抓起桌面上的书,青鸾包好烤鸡,三人不紧不慢走下楼。

    大街上一片混乱,不时出现人踩人的情况,哭声叫声乱成一片,青鸾护着吕序前往市集大门。

    到了大门旁边马车停放处,青鸾扶吕序上马车,不防一名女子慌乱中一头撞过来,差点害得上车上到一半吕序从车上摔下来。

    “你……”

    青鸾正要骂人,一把匕首抵在她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