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31章、请假的借口
    卖身葬父!

    梵行看一眼吕序,暗道:“你考虑过你爹的感受吗?”

    琼林宴上,吕颐莫名打了一个喷嚏,暗道:“是哪个家伙在诅咒我?”

    吕序咳嗽两声道:“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

    “不对。”

    女子猛地打断吕序。

    脑海里浮现两个画面,掀开车帘盯着吕序道:“我撞过去时,那个体面的丫头在扶你上车,后面也是她扶你下车,你才是她的主子吧。”

    瞧瞧……

    这反应弧也太长了……

    吕序道:“知不知道,你劫持的是最没有利用价值的。”

    “什么?”女子惊讶地看一眼梵行,这神仙般的人物居然没有利用价值。

    “你到底是谁?”女子警觉地看着吕序。

    “她你都不认识。”梵行娓娓道:“当朝吕文相独女吕序。”

    “南离国第一美人!”女子震惊地看着吕序,这个灰头土脸的丫头,居然是南离国第一美人吕序。

    吕序没想到自己还有样一个美誉,懒洋洋道:“看什么看,洗干净,换上华丽的衣裳,谁不是个美人,不过……你是没有机会看到。”

    “什么……”

    女子还没反应过来,一条鞭子袭来,缠住她的手腕。

    大理寺的人赶到,把女子拿下重新戴上手锗,押进囚车内重新锁上。

    指着前来缉拿女犯的人,吕序对女犯道:“你可看清楚了,这位才是范尚书的公子,大理寺少卿范辰,你劫持的那位是……”

    “你骗我。”女子恼怒地看着走下马车,一派悠然的梵行。

    “他没有骗你。”吕序笑嘻嘻道:“他也姓梵,只是此梵非彼范,是你自己弄错。”

    范辰朝梵行抱拳道:“梵兄,许久不见,有空一起喝茶,上次你请我喝了一回雀舌茶,那滋味至今难以忘怀。”

    “请你喝茶不是问题,不过今天不行。”

    “自然不行。”范辰同感:“在下还有有公务缠身。”

    “我说吕序小姐,你今天又是闹哪一出?”范辰看到吕序一脸锅灰,这只妖孽打扮成这样又打算去祸祸谁?

    “去南市集吃了只鸡。”吕序漫不经心地回答,盯着女犯道:“这女犯人什么来头啊,居然连我都不认识。”

    “你弄成这样,你爹都认不出你。”范辰没好气地回怼。

    “就是我爹抹的锅灰。”吕序盯着女犯人道:“该不会是哪国的谍者吧。”

    “你瞎说什么呢?”范辰冒汗,掩饰道:“还没有开始审问,还不清楚。”

    吕序忽然叹气道:“连梵先生跟你范大公子都分不清,这样的人要是谍者,她的国家离灭亡不远。”

    “……”范辰惊讶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她不仅傻,还眼盲。”

    “……?”

    范辰困惑地看一眼女犯。

    那女犯凶狠的目光死死瞪着吕序,恨不得破车而出。

    吕序讥讽地看一眼女犯道:“这么大个灯笼挂在这里,她居然相信这是范府的马车。”

    范辰看一眼马车上的灯笼,看一眼女犯道:“所以她一入境,就被我们的人发现,直接抓起来押解到京都,没想到居然会有潜伏在京都的谍者救她。”

    “原来她真的是谍者。”吕序套话得逞,笑嘻嘻看着范辰。

    范辰懊恼地打一下脑门,又被这个小丫头给坑了:“此事机密,你千万别说出,知道吗?”

    “知道了……”吕序摆摆手走到囚车前,细细地观摩女犯人道:“连潜伏多年的谍者,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救你,你的身份很不一般啊。”

    “……”女犯冷哼一声别开脸。

    “范大人……”吕序回过头道:“需要我帮你审问她吗?”

    “吕序小姐,容本少卿提醒你一句。”

    范辰看一眼旁边的太学院,故意吓唬她道:“你再不走,崇拜者们就要看到你这副尊容。”

    这丫头是不是出门泊没的照镜子,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有多吓人,桔是让人认出来,怕是再也无人会当她是女神。

    “你知道为何别的女子斗不过我吗?”吕序打了个呵欠:“因为我与人相交,靠的不是皮相,而是我的人格魅力,还有我过人的才华,以及我爹的身份。”

    “我就知道……”范辰扶额:“你还是回家休息吧”

    “赶了半天的车,我是真的累了……”吕序一脸郁闷:“白跑了一趟,什么都没有收集到”

    梵行面带笑容道:“我已经收集到不少,整理好明天就能用,你身子不好,先回去休息吧。”

    “好吧。”

    吕序的顺从听话,让范辰目瞪口呆。

    马车走远后,范辰一脸惊讶道:“你用了什么办法,竟让她乖乖听话?”

    梵行双手负在身后道:“不是听我的话,是她真的累了,你没看到她打呵欠……哦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到静居喝茶聊天。”

    没想到范辰跟吕序这么熟,或许能从他嘴里打听,关于吕序小时候的信息。

    回到吕府,吕序梳洗干净后,直接躺在床上,昏昏欲睡道:“没想到范辰跟梵行相熟,没准能从他嘴里,套到梵行当年缺考的原因。”

    朱雀轻轻摇着扇子道:“小姐似乎对梵先生特别上心。”

    “你是想说我喜欢上他吗?”吕序闭着眼睛问,梵行嘛……确实很不错。

    朱雀笑笑道:“奴婢是觉得,小姐已经很久没有,对一个人如此感兴趣。”

    “就是觉得他很神秘,没表面……”吕序瞌睡虫上来,话都没说完已经睡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朱雀无奈地笑笑,轻轻为主子摇着团扇。

    吕序身子弱,夏天不能用冰,没有风的日子只能靠团扇。

    “哟嘶……”

    翌日早上,从房间里传出一阵惨叫声。

    吕序龇牙裂齿地套上衣服,没想到赶一下马车这么累。

    前往宣院路上,青鸾为她按摩着手臂道:“小姐,你这样子还能抚琴吗?要不请假吧。”

    “请假,梵先生会不会觉得我矫情?”

    吕序有些在意梵行的看法,毕竟昨天玩得挺开心的。

    青鸾一脸奇怪道:“奴婢记得小姐曾经说过,矫情是美人的优良传统。”

    吕序:“……”

    “小姐,请假的借口。”

    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吕序马上掀开车帘。

    ------题外话------

    梵行:确切点,矫情是美人特权

    吕序:哥,你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