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34章、找吕序,你脑子坏了
    “殿下,吕序小姐的回礼。”

    墨烬离迟疑一下,示意贴身太监宝光接过。

    宝光接过盒子打开道:“回殿下,是一本书,确切是话本。”

    “什么话本?”

    墨烬离低头咬一口瓜。

    “殿下还自己看吧。”

    宝光把书摆到主子面前,以最快速度躲到柱子后面。

    墨烬离吐出西瓜子,抓起书看一眼封面,正要来句口头禅时,就听到宝光一声咳嗽。

    到口的“艹”生生吞回去,吕序送他正是那本《多情太子妖娆妃》,打开书咬一口瓜,看到内容后瞳孔顿时放大,眼睛突起……抬手用力拍着胸口。

    宝光一看情形不对,赶紧过来扶起他。

    用力往他后背上一拍,一块瓜直接从墨烬离口中飞出。

    墨烬离长长呼一口气道:“宝光,总有刁民想害本殿……”

    吕序,算你狠。

    “???”宝光一脸懵懂。

    墨烬离把书扔到他脸上:“你……把上面的内容念给本殿听。”

    “记住,要有感情的朗诵。”

    宝光打开书,迅速浏览一遍。

    啪一声合上……

    内容几乎戳瞎他的狗眼。

    苍了个天的,哪个贼子写的,敢这么编排太子殿下。

    居然说太子为了吕序小姐,杀兄弑父抢夺皇位,与天下人敌,当中还有许多不可描述的风月片段。

    太有伤风化……

    “殿下……奴才念不出出口。”

    “拔你舌头。”

    “奴才情愿被拔舌头。”

    宝光扑一下跪在地上,天杀的,他要杀了写书的作者。

    墨烬离咬一口瓜道:“本殿好心赏赐她一窝猫,她回本殿一场恶心,缺德。”

    宝光暗觑一眼,心里道:“殿下好意思说人家,人家好歹是缺,您都没有。”

    “把人找来。”

    “啊?”

    宝光摸不清主子的意思。

    躬身道:“还请殿下明示,奴才去找谁。”

    “还用问,当然是找写书人。”墨烬离悻悻道:“找吕序,你脑子坏了,不怕她火烧东宫。”

    “奴才马上去办。”

    宝光举着书逃跑似的出去交代人办事。

    吕府外书房。

    “你送太子什么回礼?”

    太子的赏赐似乎恰好踩在父女的雷点是,梵行忍不住好奇。

    “是那本旷世奇作《多情太子妖娆妃》。”

    吕序不假思索回答,末了幽幽道:“其实我最想把柳昭然送进东宫。”

    梵行默默竖起大拇指,那本书能恶心到太子殿下吃不下饭:“如果在下将来不小心惹你生气,你会不会把另一本旷世奇作送给我?”

    “你想要的话,不用惹我生气,我马上送你。”

    “不必。”

    梵行严拒绝,那书有点邪门。

    看过内容后,他脑海里会出现不该出现的画面。

    无意瞥见吕序调皮的颜料,赶紧换个话题:“今天怎么调的是红色,不应该是青黛吗?”

    “有个东西要画。”

    吕序铺好纸,用镇纸压好,提笔蘸上颜料画下那个纹身。

    梵行特意看一眼,讶然道:“我仿佛在哪见过这个东西,但是……你这个并不完整。”

    “先生见过?”吕序疑惑:“不应该啊。”

    “?”梵行笑看着吕序。

    “此图是锦国皇室女子身份的象征。”

    吕序照值回答,若不是它纹在左肩,它确实是锦国皇室女子身份的象征。

    梵行放下笔过来道:“锦国皇室女子的纹身图样,在天域之城也有,但没有这部分的内容,还有此图也画反了……南离国没有图样吗?”

    侧眸看着吕序,仿佛能一眼看穿她的心思。

    吕序被他看得有些慌乱,编了个借口道:“想是为了混淆视听,故意弄了似是而非的纹身,不留神就会看走眼。”

    望着他用手指出的位置,细细观摩了一会儿道:“这个纹身若有误,那名女犯便不是皇室公主,锦国为何要不惜代价劫囚?”

    瞧她煞有其事的模样,却不知道早被梵行看穿,只是不点破罢。

    “兴许她知道很重要的秘密。”梵行顺着她的意思说了一句,回去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他那句“并不完整”吕序是听进去的,仔细比对一下图样的边角,似乎真是生生被切开,或许这样的图不止一副,把所有的图合并在一起,就会发现其中的秘密。

    “怎么是朵花?”

    当吕序把图反过来画一遍,意外发生这个纹身竟是某种花。

    这朵花并不完整……

    梵行也抬起头看一眼道:“我说怎么会那么眼熟,原来是彼岸花,天域之城随处可见,。”

    吕序轻轻哦一声,低头看着糜丽的花朵出神。

    忽然拿起笔勾出不属于纹身的部分,竟然像半片某种鲜红的树叶。

    这种半片树叶的轮廓,吕序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答案明明就在眼前,她硬是记不起那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纹身由不完整的花和叶的组成……

    两者有什么关系?吕序很快就陷入沉思。

    “想不通,先放一放。”

    梵行把整理好的文案,摆放到吕序面前:“或许某个瞬间突然就想通。”

    吕序赞同地点点头,把图样收起来,开始忙今天的工作,画出与梵行文案内容相符的图画。

    忙完手头的工作,吕序直奔上溯园的书房。

    纹身既是锦国的东西,自然要从锦国的相关历史信息查起。

    理所当然……

    第二天,吕序再次睡过头。

    接过朱鹮塞过来的蛋,匆匆出门去宣院。

    这回她不敢再趴桌子补眠,而是给自己塞了一颗薄荷糖提神。

    案面上摆满各种折枝花叶,就知道今天要学插花,在准备的折枝花叶中,还看到昨天才认识的彼岸花。

    原来完整的彼岸花是这样的,忽然想到那半片红树叶……

    吕序好奇地问:“先生,世间可有红色的树叶,就像这种彼岸花一样的红,还像手这样会分叉。”

    教他们插花的是位女先生,是薄院主不知哪请来的高人,于花艺有独特的见解,对女学生们也十分和气,在宣院是比较受欢迎的人物。

    只见她微微想一下道:“先天便是鲜红色的树叶倒是没有见过,不过有一种树叶到秋天后会渐渐变红。”

    “什么树?”

    吕序迫不及待地问

    “枫树。”

    白先生笑着回答。

    吕序怔了怔,忽然打一下自己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