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36章 、没有,学生输了
    “先生误会了,学生说的是最坏的结果。”

    吕序也不明白为什么,察觉到梵行不悦,自己会主动向他解释。

    这也是此人可怕之处,明明极尽收敛气息,还是会散发出一种震慑人心的肃杀,教人不敢违背他的意愿。

    “怎么处置犯人这种事情,犯不着学生动手。”吕序敛起心神,不敢再在他们面前多言,方才也是没有头绪,才向他请教有关的事情。

    眼下他给的信息已经够用,以后轻易还是不要向他求助,免得被窥知某些秘密。

    “再吃块点心吧。”

    梵行把剩下的一块点心,连同碟子一起推到她面前。

    吕序思路骤然被打断,惊讶地哦一声又慌忙推托:“不,不了,再吃会影响用午膳。”

    这个人真是奇怪,每天见面都劝她吃东西,好像她没吃过好东西似的,还是他的东西与众不同,吃了能容颜不老。

    “最后一块,吃了吧。”

    梵行语气强硬,似乎她不吃都不行。

    吕序委委屈屈地拿起点心,轻轻咬了一小口,却没有早上吃起来美味。

    看着她不情愿的委屈模样,梵行给她倒了一杯水道:“点心里有一味食材,能让你保持精力充沛,一会儿作画不会犯困出错。”

    “谢先生关怀……”

    “你不必多礼。”

    吕序方要放下点心行礼,梵行就开口阻止,仿佛他知道她接下来要干什么事情。

    吕序暗忖这人能看透人心不成……

    梵行换了一个坐姿势,看着书漫不经心道:“你吃了我好收起碟子,不然摆在小几上碍眼。”

    吕序想把碟子拿起来砸他脸上,但看到他看书的神态又忍住,似乎他一看书看到入迷之处时,就会不由自主把玩自己的发丝,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接下来几天吕序没有再去大理寺,下课后就跟梵行一起回府。

    梵行不是每天都有课,也不是每节课都排在后面,完全可以自行提前去吕府,偏他每天都会等吕序下课,再跟她一起前往吕府。

    每天路上都是一盏茶、一本书、一碟点心。

    那惬意的姿态,他不像是去工作,倒像是要去城外郊游。

    吕序倒是很想去郊游,奈何每天都得去宣院听讲,下午还得窝在外书房作画,真是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

    倒有些羡慕吕宜和吕婕,他们两个能时不时就可出门,去相国寺上香什么的。

    至于她……

    上香什么的,想都不敢想。

    主要是她每次出门,都有一大堆狂蜂浪蝶跟在后面。

    相国寺曾有和尚看到她,生出还俗的念头,是以相国寺并不欢迎她去上香。

    梵行看到吕序在走神,面上还不停变换着情绪,这个小丫头不知道又在琢磨什么事情,看她凝重的模样想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先生……”

    吕序忽然开口:“宣院都不放假,要一直上课到什么时候?”

    回想一下去宣院几个月,降了自己偶尔请病假,只有琼林宴那天放过一假,不会是全年无休吧。

    这也太惨绝人寰……

    吕序越起越觉得宣院的制度不够人性化。

    梵行没想到她是在认真想这个问题,心里面哑然失笑……这个小丫头呀。

    低头看着书道:“宣院每天才上半天课,有什么假好放,你若不想去可以直接告假,反正你来宣院也是打发时间。”

    “还没想到特别想去的地方。”

    吕序不是没想到要去的地方,而不想让梵行知道。

    若有机会她还想一趟南市集,上次走得太匆忙,还有个地方她没逛。

    梵行淡淡道:“想好了,告诉我一声。”

    “……!!!”

    吕序震惊得表情复杂看着梵行。

    这个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居心叵测,不然为何她去哪他也要跟着。

    “不,不用了,谢谢先生好意。”吕序委婉地拒绝道:“学生要去的地方,先生去不太合适。”

    梵行头也不抬道:“你不是说没想到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吕序猛打一下自己嘴,丫的,果然好看的男人都是套路王。

    套话成功,梵行得意地笑笑……

    小样的敢在他面前弄古怪,以后还敢不敢在他面前撒谎、

    修长的轻轻地翻过一页书,他的动作非常轻柔,就连喝茶都不会发出一点声音。

    他在举手投足间有一种独特的神韵,做什么都从容自若,似乎跟常人有所不同,有种出尘脱俗的韵律。

    “你这么看着我,我会误会你喜欢我。”

    梵行发现吕序看着自己出神,忍不住出声调侃,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你少臭美。”吕序被梵行发现自己花痴,恼羞成怒道:“当今太子墨烬离有面若好女的美誉,他都没有让学生着迷,您的自然也不行。”

    太子若是听到她这番话,怕是要吓得夜夜噩梦,以她又在设计谋害他。

    “你见过当今太子的真容?”梵行不解道:“他不是一直戴着面具吗?”

    “别人是没有见过,但我见过。”吕序一脸不屑道:“但是学生觉得,一个男人觉得自己长得太好看,就弄一个面具遮住容颜,阻止众人对他生出妄想,完全是自恋。”

    “众人?”梵行不更加不解。

    “除了我外……所有给他陪读的世家子弟。”

    肯定了梵行想法,但想到太子殿下那张个华丽无比的面具,吕序还是无语到扶额。

    不过……

    吕序不由看着梵行想象一个可能:

    若梵先生遮住上半张脸,下半张脸的轮廓跟太子倒十分相似。

    莫非……

    吕序马上用力摇摇头。

    太子跟梵先生怎么可能是一个人,那个天杀的无赖王八蛋。

    梵行满意地笑道:“怪不得我听上官守若说,和太子他们一起读书时,排资论辈是比容貌比出来的?”

    吕序嗯了一声,回想当年的事情道:“能给皇太孙当陪读的,没有一个是差的,学业上没有可比性,比家世明显是不公平,就只能比容貌。”

    “比容颜的话……”梵行看着吕序笑道:“以你的容颜,定然是一举夺冠。”

    “没有,学生输了。”

    吕序悻悻回答,尽管她也很不想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