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47章 、你猜
    吕颐从外面走进来。

    官袍未脱,行色匆忙,眼里透着疲倦。

    长叹一声看着梵行道:“无论是什么办法,只要能救序儿我都同意。”

    “吕相莫急,坐下来听后学把话说完。”梵行请吕相坐下,给他倒一杯茶道:“我的办法可以让令爱熬过眼下关卡,只是以后寒症若再发作时,寻常药石便不再起作用。”

    “熬不过眼下的关卡,还谈什么以后。”

    吕颐端起一气饮尽道:“需要什么,怎么救,你跟上官公子说,需要我做什么也尽管说。”

    “什么都不需要,后学这就是去救令爱。”

    梵行起身走进屋内,随后就看朱雀也出来,轻轻合上门什么也不说。

    吕颐和上官守若相视一眼,想问又不敢问,朱雀主动交代道:“梵先生一进来就示意奴婢出去,奴婢不敢多问。”

    “还有一件事情,定亲王可能死了。”朱雀极小声地告诉吕颐一个消息,说远又马上解释道:“但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什么叫可能?”

    上官守若看着朱雀,意思让她说全部过程。

    朱雀压低声音解释:“他的大船快天亮时被卷进暗河,当时所人有都在寻找小姐,定亲王他们也帮着找。”

    吕颐和上官守若心里很清楚,此“找”非彼“找”。

    定亲王找吕序不是为救她,而是为了拿她当人质。

    “幸好你们先一步找序儿,不然落在定亲王手上,序儿如今怕已经是一具尸体。”

    “是梵先生找到了小姐。”

    几个丫头都不敢居功,主动告知实情。

    上官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压低声音道:“大家都在江面上找,为何只有定亲王的船卷进暗河。”

    “因为除了我们的人,大部分人都是在岸上叫喊,只有定亲王驾船去找。”朱雀说了一个事实,昨天晚上确实很多人帮忙找,但都是拿着火把在岸上寻找。

    “定亲王是要赌一把吗?”

    定亲王在吕颐的印象中,不像是会拼命的。

    上官守若道:“你还没说,为何是定亲王可能死了,难道当时没人亲眼看到?”

    朱雀想一下道:“定亲王有很多替身,奴婢们也不确定死的是本人还是替身。”

    “还有一件事情……”

    “还有啊。”吕颐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梵先生会武功的事情,老爷、上官公子可知道?”朱雀声音压得更低,她也不知道梵行修为有多高。

    吕颐清一下嗓子道:“这件你们就当作不知道,以后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怎么说梵先生也救了序儿几回,我们可不能恩将仇报。”

    “奴婢明白。”

    四个丫头齐声回答。

    上官守若耸一下肩,表示他没意见,硬没说他早知道。

    故意转移话题道:“我竟不知道梵行还会救人,不知道他要花多长时间?”

    “不重要。”

    吕颐一脸热切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房间里面,梵行站在吕序对面,就算快死了依然美得惊心动魄。

    梵行收回目光,指甲划破食指挤出一滴鲜血,瞬间满室清香……

    把手指送入吕序口中,梵行自言自语道:“看在曾经吃过你的蛋,顺过几回点心的份上,这滴血算是给你的补偿吧。”

    “嘶……”

    梵行方要撤出手指却被咬住,才意识一个可怕的问题:

    吕序虽冷得浑身发抖,看似是已经昏过去,事实上她并没有完全昏迷,不知道会不会记得救她的过度。

    其实他不知道,这些都是吕序在冰冷中,遇到一团火时下意识的反应。

    就像饿了好几天的人,忽然看到一大堆食物飞过,为了能多吃一点本能地牢牢抓住食物,不让食物飞走。

    吕序一直在寒冷中苦苦挣扎,忽然感觉到一阵火热,本能地想留下这团火热,才下意识地咬住梵行手指。

    梵行也愣了一下,尽量忽略手指上那种奇妙的感觉,伸出另一只手轻轻一掐她的下颚,迫使她松开牙齿,抽出手指看到上面的牙印,有点无语又有点好笑。

    “果真牙尖嘴利。”

    梵行吸一下指头,再拿出来已经看不到伤口。

    转身想离开衣袖忽然被抓住,回头对上一双视线涣散,没有焦距,仿佛是一朵糜烂又奇艳的无名花。

    梵行的双脚似是长了根,难以移动半步,直到吕序的声音虚弱响起:“你……是什么人……”后面的话弱到,只能看到她双唇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没想到吕序这么快清醒过来,梵行眼里透出一丝疑惑,照理他的血不会那么快起作用。

    反过来握住她的手切脉,眼里露出一丝意外:吕序体内竟一股真气在流转,怪不得这么快见效,小丫头藏着的秘密可真多呀。

    忽然一阵冰冷贴着他的手背,低头看到吕序的脸贴在他的手背上。

    “吕序……”

    “冷……好冷我冷……”

    吕序嘴里含含糊糊说着话,脸在梵行的手蹭了蹭,就像她养的那些猫。

    梵行心神都差点被蹭乱了,深深吸一口气,抬手往她背后上一按,一股真气缓缓输入她体内。

    吕序头顶上、眉毛、睫毛上的冰霜渐渐化开,化成水滴往下滑,再从尖细的下巴滴到药浴汤,唇上终于有了一丝淡淡的血色,人看起来也有了一丝生气。

    吕序恢复了一丝元气,抬起头仰望着梵行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这回是梵行避开她的目光,不敢跟她正视。

    南离国第一美人不是吹来出来,就算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依然美得乱人心神,就算是他也不由心猿意马。

    “梵先生……今天怎么不看我的眼睛?”

    “你看我一眼嘛……”

    吕序拽着他的手晃了晃道:“先生突然间就不来了,一句话都没有……我就想我不该对你说以身相许,我不配。”

    梵行心一紧,竟不知道他在宫里这段时间,吕序会认为她说错了话,他才会突然消失,也从不知道她活得如此自卑。

    低看着她一双眸子似是睲松未醒,眼底下水光微漾。

    这哪是什么小丫头,分明是一只小妖精,老天专门派来乱他的心神。

    想起另一个吕序的邪魅目光,梵行长长呼口气道:“我有点弄不清楚,你是哪一个吕序?”

    “你猜。”

    吕序一笑,碎了梵行的心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