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48章、他们愿意嘛
    “妖孽。”

    祸害人心的妖孽。

    梵行夺袖转身往外面走,耳边隐约听到吕序轻漫的笑声。

    门外众人着急等待,紧闭的门忽地从里面猛一下打开,看到站在门后的梵行有些恍惚。

    估摸着是没料到事情会这么快结束,一时间竟没有回过神,梵行面无表情从里走出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品。

    吕颐回过神又急又不敢问。

    还是上官守若先开口:“吕序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梵行摆摆手,坐下来不紧不慢喝完一杯茶道:“你们进去吧,不然就煮熟了。”

    “???”众人一脸疑惑,直到吕序的惨叫响起:“啊……烫死我了……朱雀……”

    几人愣了一下马上明白原因,下一秒朱雀已经冲进房间里,上官守若仿佛猜到了什么,看一眼梵行不紧不慢走进房间。

    吕颐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起身拱手道:“吕颐代小女谢过梵先生。”

    “吕相客气了。”梵行放下茶杯道:“不知为何心情舒畅,后学有了去游江的兴致,吕相你们随意吧。”

    望着清冷出尘梵行的背影,吕颐有些疑惑,说句实在话他有点摸不透这个年轻人的心思,明明出身不凡,明明有着非凡的才学却地甘愿做一名讲郎,活得比普通人还要普通。

    忽然想起什么,赶紧跑进房间。

    “序儿……”

    “爹,我没事。”

    吕序躺在床上,虚弱地一笑。

    看到女儿又活过来,吕颐暗地了松了口气,转头问:“上官公子,序儿的情况如何?”

    上官守若正在出神,回过神哦一声道:“回大人,吕序小姐的寒毒已暂时压制下去,休息几天七夕可以去放灯。”

    “还是别去了。”吕颐马上拒绝,看着女儿道:“出来游一回江就闹出那么大水灾,出去放灯岂不是要闹火灾,还是老老实实留在家里吧。”

    “爹,您这话女儿不家听。”吕序一脸不爽:“水灾跟女儿有什么关系,我是游江又不是游水库。”

    “你还想游水库啊,你没去都会有人想往你身上栽。”吕颐深知但凡有女儿在场的场合,无论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大家都会把罪名推到她身上,希望太子能快点查出真相。

    上官守若不关心水库的事情看着吕序犹豫一下道:“吕序,梵先生怎么救你的,还有印象吗?”

    “你猜。”

    吕序故意卖关子,其实她也不大清楚。

    当时她昏昏沉沉,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又好像不是全然昏迷。

    但是方才醒来时,嘴里有一种奇怪味道,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形道:“我好像闻到了花香,不对,应该有很多的花香,就像是开满鲜花的山野的味道……好像还咬了块带骨头的肉。”

    “莫非梵先生割肉救你……”上官完守若意味深长地看着吕序:“你不知道……那个你应该知道吧。”

    “要不……”吕序故意怂恿上官守若道:“你打晕我问问。”

    “你可以自打啊。”上官守若也不傻,当着人家爹的面打人家女儿,吕颐会当场废了他。

    “对了,你醒来时是不是得罪了梵行?”上官守若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

    “没有啊。”吕序困惑地看回答。

    “没有得罪他,他为何故意等到你快煮熟的,才让人进去扶你出来药缸。”

    上官守若算是了解梵行,他从不会故意这样抓弄一个姑娘,尤其还是吕序这样的大美人,今天却故意让她吃点小苦。

    吕序想一下摇摇头,她一直都是有时清醒,有时不知昏迷还是在做梦,或者是另一个吕序在主导身体,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她一点也记不起。

    “哦对了,梵先生在哪?”

    吕序拾缀好后,一直没有再看到梵行。

    吕颐观一眼女儿的面色:“梵先生去游江了,你要是觉得好些了,我们就回去吧。”

    “女儿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挺好的。”吕序也不想在外面逗留太长时间,定亲王的事情应该有个了结。

    “爹出去让他们准备,你收拾好了便出来吧。”吕颐和上官守若先一步离开客栈,半个时辰一行便登船。

    大船缓缓行驶在离江上,望着江面及两岸大水过后的狼藉,吕序若有所思道:“昨晚水灾死伤不少人,百姓的庄稼也被冲毁,梵先生此时游江不太应景。”

    吕颐有些意外看着女儿,不咸不淡道:“梵先生是世外之人,心中自有山水。”

    言外之意梵行跟他们不一样,她跟梵行不会有结果,还是及早收了心思,免得将来用情太深难割断。

    吕序听得出父亲话里的意思,坐了一会儿推说累了回房休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眠,脑海里全是梵行的身影,怎么也挥不去、忘不掉。

    梵行那样的男子谁会不心动,谁不想嫁给他那样的男子,唯独她连想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不再见面是最好的结局。

    到底伤了底子,吕离还是睡熟了,再醒来时已经快到码头。

    吕序不知发生什么事情,只觉得外头特别吵,起身推开窗就看到江面上,许多官船似乎在打捞什么东西。

    门开了,朱雀端着一盆水进来,看到吕序站在窗边道:“奴婢正想着怎么唤醒小姐,没想到小姐自己起来,怎么不唤奴婢进来侍候。”

    “怎么来了那么多官船?”吕序看着外面的情况问。

    朱雀递过一杯温水道:“是官府、家属在打捞遇昨晚难者的尸体,还有巡查灾情。”

    “巡查灾情可以理解,打捞尸体……”吕序冷笑两声道:“昨晚上那种情况……暗河排水一开启,还有尸体留给他们打捞吗?”

    “他们愿意嘛。”

    朱雀取下架子上的衣裳,给吕序换上。

    大船靠岸,吕序坐上回府的马车,路却被陆陆续续赶来寻人、接人的家属堵得水泄不通。

    他们的马车好不容易才来到官道上,远远就看到恒帝身边的太监,太监一看到他们高声道:“传皇上口谕:吕大人、吕序、上官守若即刻进宫面圣。”

    吕颐回头看女儿问:“序儿,还撑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