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49章 、不好的预感
    皇上口谕,撑不撑得住,吕序也得进宫。

    到了御书房,吕颐先入内,吕序和上官守若被拦在外面。

    “你还好吗?”

    上官守若担忧地问,吕序的面色苍白得可怕,生怕她会突然昏倒。

    “说好肯定是假话,我尽量撑久些再晕倒。”吕序有气无力回答,病了还赶了一天的路,还错过饭点,换平时早就晕倒。

    上官守若在心里叹气,用他们小时候的暗语道:“你不用硬撑,你是病人晕倒很正常,不会有人怀疑。”

    “皇上突然召我们觐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上官守若故意问,心里猜着跟这小丫头有关系,“该不会是跟定亲王有关吧。”

    吕序缓缓道:“大概是想了解一下水灾时的情况吧。”

    “有你这够了,我来干嘛。”上官守若马上撇清关系,不想留下管闲事。

    “你能证明我有没有撒谎,是真病还是假病。”吕序回他一个真诚微笑。

    “出门前没照镜子吗?”上官守若瞟她一眼:“看你这副病鬼相,还用得着我去证明,一看就知道你病入膏肓。”

    想到她下次寒症发作,他已经无药可救,说话比平时客气了很多:“早提醒过你不要运转真气,你非要作死我有什么办法,若不是梵行你已经凉了,回头记得好好谢谢人家。”

    吕序为自己辩解道:“不动用真气跳上进水口,我就得淹死,你我已经没有机会说话。”

    当时她被封殇掳到进水口,趁着定亲王不备动用内力,给他致命一击已经预料到,拼尽全部力气把尸体推进落水道,寒症发作她已经没有力气走出进水口。

    想着静静等死也不错,不用看到爹为她伤心难地的表情。

    虽人难受时可以昏迷没有知觉,但是她一旦昏迷,另一个就会她就会苏醒。

    老天爷还真是公平公正,连等待死亡的过程她都体验两遍,还是不得好死。

    吕序无奈地苦笑……

    “先生,御书房内除了皇上和我爹,还有谁在里面?”

    天渐渐黑正是来,吕序的耐心到了极限,忍不住向守在外厕所内侍打探。

    内侍本不便回答,但吕序的声音太虚弱,加之她一副病重的模样,迟疑一下问:“吕小姐是不是累了,奴才给您搬个凳子,您坐下来休息一下。”

    “给她搬吧。”

    上官守若抢先应下道:“吕小姐今早寒症发作,身子十分虚弱,不休息一下怕是撑不到皇上召见。”

    他这是一语双关,表面上是为吕序辩解坐下的原因,另外也是提醒吕序要保持体力,谁知道一会儿要面对什么事情。

    怎么说昨夜定亲王也出事了,太后那边也收到消息,今天这一关恐怕不好过,就算跟吕序没有关系,太后一党也想方设法栽到吕序头上。

    内侍果然搬来一个凳子,放在避风位置,请吕序坐下道:”吕小姐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奴才。”

    宫里宫外谁不知道这是吕相的独苗苗,在皇上和皇后娘娘跟前也有一份恩宠,万一有什么闪失他可担待不起,他们自然得小心伺候。

    吕序告了谢才坐下来,有些心急着看着御书房的门。

    上官守若替她开口道:“天黑夜风下来有些凉,先生可给她一盏热水,让她喝着暖暖胃。”

    照往常他应该讨要一份参茶,但梵行说完普通药食对她已经无效,索性只要一盏热水,让她喝着暖和暖和也是好的。

    “好嘞,稍等。”

    内侍官亲自去了茶室,回来道:“吕小姐脸色不好,奴才给您取了一盏参茶。”

    吕序没有犹豫,双手捧起茶盏,暖流袭来感觉太好了,笑着连声向侍官道谢。

    几口参茶下胃吕序感觉好多了,忽然对上官守若道:“你没有再给我开药方,也没有苛责我,是不是我已经没救。”

    上官守若不得不感叹,吕序心思太过细腻了,一下便发现他的反常。

    “我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的。”

    “有句话很俗,但不是有必要说。”吕序顿一下道:“这些年……谢谢你!。”

    “我又不是免费的,谢什么谢。”上官守若不以为然:“我没给你开药房,是因为这回救你的是梵行,接下该怎么治他才知道。”

    “吕序啊,若不是梵行,你真的熬不过三天。”

    上官守若郑重其事地说道:“你真该好好谢他,以身相许都不为过。”

    以身相许,提到这句话吕序苦笑一下,故意岔开话题道:“你与范辰同岁,他都娶妻了,你为何一直不娶呀。”

    “你还是多喝热水吧。”

    “谢了。”

    嚯……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吕序站起来理一下衣袍,低眉顺目躬立一侧。

    御书房的门终于缓缓打开,倾刻收到一道充满怒火、恨意、杀意的威严目光。

    皇宫中对敌意如此深的,除了太后挑不出第二人,果然就听到内侍官们高呼:

    “恭送太后!”

    吕序、上官守若也躬身行礼。

    太后经过吕序身边时,停下脚步道:“你倒是命大,还能活到现在。”

    “是太后福泽庇佑,臣女才又躲过了一劫。”太后亲自问候,吕序不得不跪下来,给她行了大礼。

    太后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冷哼一声带着人离开。

    上官守若暗暗松了一口气道:“我以太后会给你一记耳光。”

    吕序嘴角边挂着一丝冷笑:“太后要是真这么做了,岂不是告诉我们,死的那个就是定亲王。”

    “你觉得呢?”上官守若不失时机一问。

    “我没有亲眼看到。”吕序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真是假……过几天应该会有答案吧。”

    上官守若还想追问,里面传来王者之音:

    “让他们进来吧。”

    门外的内侍官马上请他们进御书房。

    两人低头头走进御书房,才发现里面人不少,一眼就能看到太子、吕颐。

    以及一位体格魁梧,着正一品官袍的壮汉,应该是她一直没有见过的左相大人柳霁。

    柳霁是习武之人,年过花甲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出头,至于其他人……无意间瞥见一抹青色衣袍,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梵行不是去游江,为何会出现在御书房?

    吕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