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52章、 太后出手
    “上官守若,快来救吕序。”

    上官守若前脚才迈出殿门,就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转头就看到梵行抱着个人疯似的跑回来。

    听清楚他喊的话马上大步迎上前,看到吕序口吐鲜血惊讶道:“梵行,你是对她干了什么,还是说了什么,把未来媳妇都给气吐血。”

    “你闭嘴。”

    梵行急急道:“你快看看吕序,她摔了一跤,忽然就开始吐血。”

    根本没有留意到上官守若那句“未来媳妇”。

    上官守若道:“总不能在这里看治,得找个地方让她躺下来才行。”

    送吕序那名内侍官跟上来道:“梵先生,上官公子,御书房的偏殿可供你们使用。”

    “前面带路。”

    梵行顾不了那么多,马上让内侍官带路。

    内侍官带三人来到偏殿,看着他们安置好道:“奴才马上去回皇上他们。”

    梵行点一头,看一眼开始为吕序诊脉的上官守若道:“古七,你跑一趟宫门,把上官公子的药箱拿进来,还有吕小姐的丫头也叫进来,以防不时之需。”

    内侍出去不一会儿,吕颐就匆匆走进来问:“上官公子,序儿为何会突然吐血,是不是寒症加重?”

    “是中毒。”

    上官守若仔细看过,得出结论是吕序中毒。

    “序儿可会有生命危险?”吕颐心疼女儿早上才经历一场生死劫,没想才缓一下又要经历一场病痛。

    “还要观察一会儿才知道。”上官守若看到吕颐满脸着急,无奈解释道:“吕序体内的寒毒也奇毒,吕序吐血就是寒毒对新毒的反应所致。”

    “什么意思?”

    吕颐无法理解上官守若的意思。

    上官守若道:“就是吕序体内的寒毒正在抵消新中的毒。”

    “能看出是什么毒吗?”梵行沉着声音问,他只是迟到了一步,就一步她就被人下毒。

    “眼下还不行。”上官守若看着两人面上,毫不掩饰的担忧道:“等古七把药箱拿进来,我用药剂试过才知道。”

    “进宫前,序儿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中毒。”

    梵行看着上官守若,中间一定是发生过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上官守若回想一下:“进宫后我跟吕序一直在御书房外等候召见,中间黄内侍给过序儿一杯参茶,我在旁边并没有发现参茶有问题,那就是离开御书房后发生的事情。”

    “你方才说她摔了一跤是怎么回事?”上官守若不错过一点细节。

    “是一名宫女走得太进,不小心撞到序儿,两人一起倒在地上,序儿当时疼得站都站不起来……”

    “那名宫女呢?”吕颐马上问。

    “孤已经让黄内侍去找,只要她还在宫内,就一定能找出来。”

    恒帝从外面走进来道:“敢在孤的眼皮子底下害人,孤绝不轻饶,无论是谁孤都不会放过。”

    “拜见皇上……”

    “免了。”

    恒帝进来看着吕序道:“没想到太后这么快就下手,看来被卷进暗河真的是孤的那位皇弟。”

    “定亲王被卷进暗河是天灾,跟序儿有什么关系。”吕颐强压着怒火道:“难不成太后死了儿子,还要序儿给他陪葬?”

    “你先别生气,孤会还序儿一个公道。”

    恒帝也知道就算查出是太后所为,他也不可能处死太后,顶多把太后禁足在宫里。

    古七把药箱送进来了,上官守若马上为吕序试毒:“这是一种由几种毒物合成的毒,想要解开得先了解制的顺序。”

    “难吗?”梵行问。

    “需要时间。”

    上官守若坦然回答。

    吕颐一听马上道:“序儿能撑多长时间。”

    “在下也不知道。”上官守若想一下道:“先把吕序带回吕府,我在那边比较方便制毒试毒。”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吕颐着急地问。

    “有。”上官守若道:“尽快找到下毒的人,或许能找到解药。”

    “太子已经和黄内侍一起去找那名宫女,一定会找到下毒的人。”

    恒帝看一眼吕序,对身边太监总管道:“你去跑一趟,让吕府的马车进来,把吕小姐接走。”

    “皇上,这不合规矩。”吕颐马上制止道:“臣可以抱着序儿出宫,没必要为此让太后一党拿住把柄,明天又得在朝议上浪费时间。”

    吕颐走到床前想抱起女儿,却有人比他先一步抱起吕序。

    众人马上诧异地看着梵行,梵行面无表情道:“序儿方才摔了一跤,吕相不清楚摔到哪,还是我来吧。”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抱着吕序走出偏殿。

    明知女儿的情况不能耽搁,吕颐和恒帝还是默契又很八卦地相视一眼。

    什么情况?

    两人都是一头雾水,但又有点喜见乐成。

    青鸾他们也恰好进来,看来到梵行又抱着自家小姐,小嘴纷纷惊成喔形。

    上官守若不紧不慢收拾好东西,跟在后面默默地吃瓜,看来他的预感没有错,梵行果然是对吕序有意思。

    怪不得他会主动帮吴大师撰写游记,怪不得他会参加柳太夫人的寿宴,怪不得会陪吕序去南市集,怪不得他会答应皇上陪吕序游江,一切都是为接近吕序。

    太后那边收到吕序中毒的消息,瞟一眼地上的宫女道:“拖下去处理掉,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刘姑姑命两个太监把尸体拖走,上前两步道:“据闻此毒出自万毒谷,除非谷主亲自出手,否则吕序必死无疑,只是吕序一条贱命,怎能抵得过王爷……”

    “吕序一条命自然抵不过。”太后狠声道,两手紧紧握住扶手道:“哀家要他们全部给我儿陪葬。”

    “别以为皇儿死了,哀家就输了。”太后看着睡在怀里的小男孩道:“哀家还有隅儿,隅儿一样能继承大统。”

    “是是是……”刘姑姑连声附和道:“小世子聪明伶俐,柳相他们一定会好好扶持,不过……咱们得暂时瞒下王爷去世的消息,为小世子争取更多的时间。”

    “只是……”刘姑姑迟疑一下道:“若要瞒下王爷去世的消息,面上咱们不能做得太过。”

    “哀家知道了。”太后深深吸一口气道:“就让他们多快活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