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夫君位极摄政王 > 第055章 、我要做你夫君
    吕序没有死。

    消息在朝会结束后传开,气得太后砸了一架子的摆设。

    柳昭然更是头痛不已,费了那么大周章,吕序没有死,而太子墨烬离已经怀疑到她头上。

    这件事情一个不小心,就会给柳家惹来灭门之灾,无法向父亲、祖母求助,只能找母亲姚氏商量,看有什么办法能摆脱墨烬离的怀疑。

    姚氏出身书香世家,柳太夫人特意为柳霁选的正室,还是当今太后保的媒。

    柳太夫人想着自家是将门,娶个书香世家名书达礼的女子,将来孙辈能出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物。

    结果娶回来却后悔不已,此女不仅才学平平,连相貌也普通到连路人不如,偏偏善妒心狠还极有心计,嫁过来后把柳府是折腾得鸡飞狗跳。

    姚氏听到女儿的求助,当即道:“此事除了你,统共有多少人知晓。”

    柳昭然把知情人列了个名单,姚氏看着名单道:“把事情交给母亲处理,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你头上。”

    “母亲打算怎么处理?”

    柳昭也不知道母亲有没有有办法,但她已经没办法。

    姚氏漫不经心道:“你急什么呀,我平时怎么教你的,要沉住气,到时太子还没查到你头上,你倒先自己暴露。”

    “就算太子查到是你所为,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姚氏冷静说道:“太后年轻时,曾与你外祖母曾义结金兰,有太后出面保你,太子不敢动你。”

    “母亲说得可是真的?”

    柳昭然没想到外祖母跟太后还有这层关系。

    “你外祖母出自玉氏,论身份比姚家、柳家都尊贵些。”姚氏叹气道:“母亲不得你父亲宠爱,连你也不受他待见,若非如此以柳家的地位,不知有多少人上门求娶你,而不是贱婢生的柳昭玉。”

    “母亲,便是有人求娶女儿,女儿也是不嫁的。”

    柳昭然不屑道:“他们嫌弃女儿长得丑,女儿还瞧不上他们攀龙附凤的嘴脸。”

    “然儿,你可是有心仪之人,需要母亲为你谋划吗?”

    “没……没有。”

    面对母亲的警觉,柳昭然马上否认。

    梵行那样天下无双的男子,岂是谋划谋划就能得到。

    姚氏是过来人,一眼看出女儿在撒谎,女儿不肯承认也没有追问,回头问问女儿身边的丫头便知道。

    “母亲,太后会帮我们吗?”

    柳昭然很清楚,水灾害了多少人性命,毁了多少百姓的田地。

    姚氏不以为然道:“太后想让自个的儿子做皇帝,离不开你父亲的支持,母亲开口她不会不帮,就算让定亲王娶你,太后也会乖乖答应。”

    “倒是你……”

    姚氏盯着女儿道:“无缘无故为何动水库,你可知道那是皇室禁地,一旦被查出全家都会被牵连。”

    “是吕序她……”柳昭然咬牙切齿道:“仗着一张狐媚子脸,从小到大没少挤兑女儿,女儿就是看不惯她那副嘴脸,仿佛天下男人都是她的裙下臣。”

    “真是沉不住气,将来如何做一家主母。”姚氏一脸嫌弃道:“区区一个吕序,就值得你冒如此大的风险。”

    “母亲别怪女儿沉不住气,实在是吕序太可恶。”柳昭然一脸委屈道:“从前就老娶笑女儿长得丑,如今她又取笑女儿年纪大没人要,女儿不过是想教训教训她罢。”

    “你呀就是沉不住气,母亲我相貌平平,不也嫁给了当朝左相。”

    姚氏恨女儿不争气:“若非你不安分坏了名声,以你爹在朝中的地位,想要嫁给谁不是手到擒来。”

    “母亲……”

    柳昭然钻到母亲怀里撒娇。

    “说吧,你看上了谁。”姚氏一脸平静道:“母亲帮你拿下,不管他是谁。”

    “梵行,原来宣院的讲郎。”柳昭然生怕母亲看不上,又补充道:“传闻说他来自天域之城,身份十分尊贵。”

    “天域之城的人……”姚氏思索一下道:“不过是得多费些周章,只要他人还在京都,就逃不出母亲的手心。”

    “母亲真的有把握?”

    柳昭然不敢相信,母亲竟有办法帮她得到梵行。

    姚氏抬眸,目光冷冷看着女儿……

    柳昭然不敢多言。

    ***

    吕府。

    经过几天的休养,吕序终于能下床。

    梵行每天都会过来看来吕序,有时候会陪她用膳,有时候陪她看书。

    “过了两天便是七夕节,我陪你出去放灯。”梵行变戏法似的,把一盏莲花灯放到吕序面前。

    “梵先生……”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放灯,保证不会有人打扰。”

    吕序才开口,梵行就打断她的话,绝不让她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望着吕序日渐消瘦的模样,梵行尽量保持平时的儒雅随和:“那里还有极好的温泉,泡一泡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我不值得你做这些事情。”吕序终于说完一句话,望着芝兰玉树风姿的梵行道:“你值得拥有更好的,而不是随时都会倒下的我。”

    梵行拉着她双手道:“你已经是最好的。”

    看到吕序又回避他目光,梵行双手捧着她脸,强迫她看着自己道:“序儿啊,我们不要管将来怎么样,管好眼前的事情就行。”

    “眼前的事情?”吕序不解地问。

    “比如怎么过七夕。”梵行道:“通常女孩子会换上鲜丽的衣裳,在庭园里拜织女,乞求她传授心灵手巧的手艺。”

    “序儿这么聪明,就不用劳动织女,不过鲜丽的衣裳还是要穿的。”

    梵行从旁边拿出一个华丽的锦盒,打开道:“平时看你都是穿素色的衣裳,其实我觉得大红色也很适合你。”

    主要吕序的气色太差了,红色能让她面色看起来红润些,不至于满脸病容,让人有心人看到又是满天流言。

    “梵先生……”

    “叫我梵行,或者是景泽。”

    吕序一开口,梵行马上强调:“辈份很重要,我可不想做你爹。”

    “序儿,梵先生,你们俩……”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震惊的、心碎的声音。

    吕序勉强抬起头,就看到一脸心碎的吕婕,支起身体要解释:

    “五姐姐……”

    吕婕捂着脸,哭着跑开……

    ------题外话------

    旋哥的死对头

    我上学了国中

    谢谢两位给灵琲送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