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修炼肌肉十二法 > 第七十八章 瞒天过海
    “一不做二不休。”

    赵副门主脸上露出一丝狠意,看向地上的小刘,说道:

    “干脆全都杀了,一了百了。”

    吴武摇摇头,说道:“杀了他也没用,张钟升已经死了。”

    “那你说怎么办!”

    赵副门主咬牙说道:“我铁剑门就位于z市边缘处,如果部门真的派军队肃清,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我铁剑门!”

    “若非门主答应了你二人,我们又怎么会淌此趟浑水!”

    吴武表情一怔,却也无法反驳,毕竟杀人的是道友明,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白鹰集团的人。

    “好了!”

    庞大师瞥了赵副门主一眼,说道:“我贵溪寺虽然人不多,但也还不想被灭门。”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事情的解决办法。”

    赵副门主‘呵呵’一声,不屑说道:“人已经死了,又能有什么办法?”

    吴武此时却不答话,神情有些严肃的看着地上张钟升的尸体,似乎是在想什么。

    呜呜~~

    此时,只听到一阵奇怪笛声自远方传来,赵副门主耳朵动了动,也从怀中拿出一个样式古老的木笛,断断续续吹了几声,不一会儿,树林梭梭声作响,铁剑门和白鹰集团一众武师等人便寻了过来。

    白鹰集团剩余武师如今只有不到十位,其中不少如今都有伤势在身,此刻见了吴武,神情都有些落寞,郁飞君上前说道:“师叔。”

    吴武目光从地上尸体移开,看向郁飞君,拍了拍对方肩膀,叹了口气。

    “道,道先生呢?”

    提起道友明,一众武师的耳朵也都竖了起来,显然之前道友明的恐怖力量和外形给他们留下了深深印象。

    赵副门主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吴武也是沉默,还是庞大师叹了口气,才跟众人说起了事情缘末。

    ····

    “这,这是张钟升??!”

    一众武师都震惊的看向地上的无头尸体,他们也一早就发现了地上的尸身,但怎么都没想到死的竟然会是z市市长张钟升的尸体。

    即便是被张钟升下令轰炸的白鹰集团等人,即便众人都对张钟升恨之入骨,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快就死在道友明手里。

    “死得好!”

    金经理往尸体上tui了一口,说道:“道先生杀的好!我白鹰集团几十年间,从来没有想过其他念头,但是却平白无故遭到张钟升的敌意,受这种无妄之灾,现在他尸首不全,也算遭了报应!”

    白鹰集团一众武师,包括郁飞君和头套男等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想到尤建军和老刘等人的死状,如今罪魁祸首已经倒下,心中也大感畅快。

    “呵呵。”

    赵副门主此时却冷笑两声,说道:“他倒是杀爽了,可你们呢?”

    众人无言。

    此刻,自然也都想到了张钟升死掉的后果。

    几十年前,天人消失之后,资源倾斜,阶级逐渐开始对立,因此才爆发了阶级战争,当时的战争的导火线正是一名大宗师的惨死。

    而现在死的虽然不是大宗师,但情况却是极其相似。

    如果因此而再次引发战争,那么后果,久远远不是一个道友明或者白鹰集团可以承受的。

    “或许···还有另一个办法。”

    吴武缓缓出声说道。

    “我记得在五十年前,当时有一个大宗师叫做千幻道人。”吴武缓缓说道。

    提起‘千幻道人’这个名字,庞大师和赵副门主立刻相互看了一眼,突然同时流露出一丝惊喜,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你们也想到了。”

    吴武看着二人,继续说道:“千幻道人凭借一手独步天下的易容,号称没有人可以识破,虽然最后他也死在了炮火之下,但他的那门秘籍,却是保留在了···”

    “天苍派!”

    赵副门主和庞大师异口同声说道。

    众武师虽然不清楚千幻道人是谁,但此时听完吴武话语,也都明白了过来。

    “师叔,难道你是想,找人伪装成张钟升的样子,李代桃僵?”郁飞君目光沉重说道。

    “不错,此招虽···”

    “此招虽然冒险,但却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庞大师哈哈大笑两声,看向吴武说道:“想不到你小子老归老,却有如此大的胆子,啧啧,若是此计真能成功,那么至少在z市之内····”

    众人听完两人话语,心中纷纷涌上一种不知名的火热情绪来。

    就像庞大师所说的,虽然冒险。

    但如果一旦成功,众人就将获得千百倍的回报。

    “可是,咳咳··”郁飞君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咳了两声,才又说道:“天苍派据我所知也已经隐世许久,真的会借给我们易容秘籍吗?即便有了秘籍,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对部门内部情况一慨不知,又该用谁去做李代桃僵之人呢?”

    庞大师缓缓摸了摸下巴,说道:“此事有关天下武者,一旦成功就有无尽好处,天苍派不会不同意的,至于李代桃僵之人···”

    吴武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视线移到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刘。

    ············

    两周之后。

    道友明穿着一身黑色服装,沉默着看向一处方向。

    草坪之上,教士正在宣读悼词。

    白占军和一名相貌雍容的妇人站在众人中间,白占军面色沉重悲痛,而那名妇人更是止不住的流泪哭泣。

    道友明站了半个小时,直到白舒遗体下葬之后,才缓缓转过身离开。

    “你不用跟着我。”

    李彤抱着玩偶的手不由攥紧,但只是一秒后,就又小跑着跟了上去。

    “我已经心魔缠身。”

    道友明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说道:“我现在自己都分不清,我是为了白舒,还是单纯只想杀戮。”

    “你不怕我?”道友明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李彤犹豫了两秒,正要说话,却又见道友明缓慢转过头来,露出一种恐怖的表情。

    李彤‘啊’的叫了一声,急忙捂住嘴巴,面色惊恐的看着道友明,道友明眼神毫不掩饰的血意和凶戾,让她再次想起了当天树林处的残尸人骸与郊区工厂处的恐怖人间地狱。

    肩膀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蹲在地上细声哭了一会儿,才又抹抹眼泪,看向道友明早已离开的方向,似乎决定了什么,捡起地上的玩偶,再次坚定的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