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我在惊恐游戏世界当商人李从心 > 第八十三章 来一杯吧
    就在二人一水母离开地下室之后,不多时,地下室又迎来了新的客人。

    “头儿,死者已经确定为和诚医院院长陈德远。”

    一名棕色头发,满脸严肃的青年站直身体,低声汇报道。

    “这条大鱼竟然在我们眼皮子下面被捕了,我倒有点好奇, 是谁做的。”

    说话的中年男人一席黑色的大衣,短寸头下方,戴着一副墨镜。

    “头儿,是我的问题。”青年面露愧疚之色。

    “陈院长手段很多,能骗过你也很正常,不然我们也不会迟迟抓不到他的把柄。”

    中年男人摆摆手, 平淡的说道,随后他看向站立在一座手术台旁的女子。

    “晴暖, 扫描完毕了吗, 明天下班之前我必须得到这个人的所有情报。”

    “明白。”叫做晴暖的女子转过头,她的瞳孔处,有一只机械义眼正闪烁着淡淡的蓝光。

    …………

    “咿呀……小伞……厉害!”

    小伞欢喜的凑在李从心的肩头,小脑袋不停的拱着他的脸颊。

    “真棒!”李从心眯起眼睛,伸出手抚摸着它的脑袋。

    “嘿嘿嘿……也没有啦……姐姐也很厉害!”

    听到李从心的夸奖,小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飞到空中不停转动着身体。

    随后在秦思淼的惊呼声中,小伞转了圈冲到了她的耳边,蹭了蹭她的头发。

    秦思淼脑海里浮现出声音:“姐姐,好闻!”

    就连一向只有冷冰冰表情的秦思淼,也不由被这可爱的小家伙逗的露出了笑容。

    李从心瞥到这一抹笑容,不由感慨道:“大概这就是笑靥如花吧。”

    二人走了一会,李从心忽然开口顾自说道:“陈德远死了。”

    “什么?”秦思淼惊住了,她停下脚步,犹豫着问道,“难道就是他抓的你?”

    “对。他跟我是同一类人。”

    “原来如此……”

    紧接着二人都沉默了。

    “在那个世界一定很辛苦吧。”秦思淼忽然开口说道。

    “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有好几回差点死了。”李从心的口吻很轻松,但秦思淼能够感受到其中的艰辛。

    “说起来, 还没感谢你,多亏了你的药剂。”李从心开口说道。

    “没什么。”秦思淼摇摇头,说道,“我研制出的药品能起到作用,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听到这句话,李从心感觉得出秦思淼说的是真心话。

    也许,也正是有这种心态,她才能在医学领域上有这种成就吧。

    又走了一段路,秦思淼开口道:“其实我挺佩服你的心态,明明知道自己快死了,却依然从容。”

    “你看错了。”李从心摇摇头,“我很怕死,这世上就没有不怕死的人,我与那些濒临死亡之人的区别就在于,我能看到渺茫的希望,从这一点来说,我并不比其他人强。”

    “就好像一个在黑夜中蹒跚前行的人, 他突然看到了一道光, 即便他不知道光的那边是什么, 他也会拼了命的往前跑, 哪怕脚掌被石块磨破,哪怕摔倒在地,他也会向前爬。”

    “我能活到现在,已经非常幸运了,那些出生就夭折的孩童却从未感受过这个世界的奇妙。”

    李从心顿了一下,停下了脚步,他正站在一家精酿啤酒店门口。

    “突然想喝一杯,要一起吗?”

    他伸出手发出邀请。

    “我也想听听,天才医学少女的故事。”

    李从心眨了下眼。

    秦思淼看着他那双纯净的眼睛,回想起当时他从唐阳手中救下自己的场景。

    在自己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这个男人解决了一切,背着自己走出了仓库。

    她嘴角微微上扬,说道:“我记得上次好像是我请客的,那这次换你请客了。”

    “恰巧我也想听听,为什么一只可以在陆地上生活的水母会叫你爸爸。”

    “乐意至极。”

    二人走进店里,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李从心的酒量很一般,而秦医生更一般。

    只不过是两杯黑啤的量,秦医生就趴在了桌上。

    脸颊飞上两片红云,秦医生眼神迷离,嘴唇微张,不知在说些什么。

    “差不多就到这了吧,我送你回去。”

    李从心虽然也有点醉意,但远远不像秦思淼这样,才喝几杯就醉了。

    “这个秦医生就是逊啦。”

    李从心摇摇头,搀扶起秦思淼,再一次背在背上。

    第二次背着秦思淼,李从心仍然惊讶于她的体重。

    后背能清楚的感受到两团细腻,随着走路一晃一晃。

    这里距离秦医生的家不算远,不过两站路。

    不多时,他就走到了秦思淼的家门口。

    “秦医生,到家了。”

    “……嗯。”秦思淼迷迷糊糊的拿出钥匙递给李从心。

    看着她的模样,李从心只好好人做到底,打开房门,走到卧室里,将秦思淼放到床上。

    刚要松手,耳边却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别走……”

    作为一名别人家的孩子,秦思淼从小就被其余孩子排斥,远超旁人的聪明以及醉心于医学的性格让她从未有过朋友。

    可以说,秦思淼是个很孤单的孩子。

    李从心想了想,低声说:“好吧,我陪你待一会。”

    话音未落,那双环在脖子后的玉臂一把拉下他的脑袋,李从心的嘴唇上覆上了一层湿润。

    李从心瞪大眼睛,眼见着面前的女人脸颊红润,一双迷离的眼睛媚眼如丝。

    红唇松开,秦思淼扬起头在他耳边低声道:“我还没有过……我想……”

    这时候,就算是块橡皮泥,也必须硬成铁棍。

    李从心的小腹,也生出一丝灼火。

    他俯下身子,准备开始一场奇妙的旅程……

    过了一会,男人察觉到女人的表情有些痛苦,随后停下动作。

    “没事吧?”他关切的问道。

    “没事。”女人轻捂着嘴巴,摇了摇头。

    “那继续?”

    “……嗯。”

    又过了一会儿,秦思淼小声说道:“你压着我头发了……”

    “抱歉抱歉。”

    人影再一次伏下。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缠绵的声响。

    此刻,窗外残月当头,夜色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