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造化图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尴尬的武技【二合一】
    深吸一口气,冯穹将心中的负面情绪全部压了下去,再无轻视之心。

    “现在怎么办?”

    琼远学院的一个少年看过来。

    双手背在身后,目光中带着深沉和悠远,冯穹道:“领先一分而已,不算什么!武试,我们不会输!”

    众人同时点头。

    “大家加油吧!”

    暂时领先,但沈哲没有丝毫高兴。

    武试没有单挑的说法,他再强,也只能保证获胜一场而已!

    萧雨柔走了过来,取出一张纸递了过来:“这是琼远学院能够参加武试强者的名单,一共六人。”

    知道这是皇室的情报,沈哲看了过去。

    第一个就是冯穹,和郑宇一样,一品巅峰真武师、术法师,法武双修,对武技和术法的理解,都最少达到了第三境,堪称恐怖。

    剩下的五人,和之前介绍的相仿,几乎都是一品真武师中期,武技修炼到熟能生巧,而且擅长的不止一套。

    最强的一位,甚至达到了一品后期!

    这种实力,即便赵辰等人有兽宠,也很难胜出。

    驯兽师和兽宠,是相互依赖的队友……一方弱,宛如木桶多了短板,吃鸡多了猪队友,非但不能发挥最强战斗力,反而会让整体实力大大削弱。

    赵辰等人,尽管能够施展武技和术法,毕竟刚刚突破,力量浑厚程度上,差的太多了。

    一旦对方摆脱兽宠的进攻,只需全力一招,就能将之击败。

    “我第一个上台,王鹏越,赵辰第,刘鹏越最后……只要赢两场,我们就赢了!如果你们全输,后面也不用安排。”

    沈哲道。

    “一定全力以赴!”

    众人全都目光凝重,一侧的野驴、猪和天鹅,也全都雄赳赳气昂昂,眼中满是战意。

    至于陆程泽等人,个个满脸羞愧。

    堂堂学霸,交流赛,只能干看着,一切全靠学渣……

    甚至……连头猪,连只鹅都不如……想想就满是心塞。

    难道……必须考出全校倒数,才是实力强的正确姿势?

    很快,第二场武试,拉开帷幕。

    沈哲走了上去。

    “早就想和沈兄切磋了……”微微一笑,冯穹来到高台。

    两位队长的对决。

    “开始吧!”沈哲暗暗蓄力。

    这位的实力,即便是他,都不敢轻视。

    知道是交流会最强的劲敌,没有过多的废话,冯穹当先冲了过来,身影在擂台上闪烁,下一秒,已经出现在沈哲面前。

    武技,千幻身法,大成境界!

    “哼!”

    轻身术施展出来,沈哲身体顿时轻盈如风,晃动了一下,出现在擂台边上。

    法力凝聚,一张金色的大弓出现在手心,弓如满月,指尖一松,射了出去。

    “金羽箭矢……他才突破,不仅能够瞬发术法屏障,还能施展这么复杂的术法?”

    “这个……堪称一品远攻无敌吧!”

    “近身有先天肉身,远攻有金羽箭矢……这还怎么打?”

    “为冯穹默哀一分钟……”

    ……

    金羽箭矢,一品术法都排的上名次,远攻堪称无敌,威力比岩石飞溅强大了不知多少,见沈哲施展出这招,所有人便知道,这场比试,基本没什么悬念了。

    “我输得不冤……”郑宇叹息。

    一直想着,对方就依仗先天肉身强大,只要不近身,就没办法了,看到这,才明白,他这种实力,不近身,同样不是对手。

    这位自称“学渣”的谦虚少年,堪称全方位无敌,没有任何缺陷。

    “术法屏障!”

    见箭矢射来,冯穹手中的法印急速捏出,一个屏障出现在面前。

    同时再次一晃,手掌破空落下。

    又是一套达到大成级别的武技!

    此时双方的距离不超过五米,却又超过了三米,继续用弓,距离不足,发挥不出最强威力,还能被轻易抵挡;而用先天肉身,又有些远。

    不愧是琼远学院的第一,一出招,就捏准了沈哲的缺陷,让他最强大的两样,都发挥不出来,说不出的难受。

    “短时间内,就能找到这点,这家伙天生适合战斗!”白羽老师一声感慨。

    战斗,有时候距离也是关键,多一份则远,少一分则近,运用好了,即便弱,也能胜强。

    “他是很适合战斗,但……太小看沈哲了,因为……沈哲,更适合战斗!”萧雨柔微微一笑。

    话音未落,台上的局势已经变了。

    众人本以为,冯穹的距离会让沈哲的所有优势荡然无存,谁知,他手掌一弹,法力凝聚的弓箭,消失在空中,左手扬起,宛如大日悬空,右臂伸直,拳法如龙。

    大日拳、云霄寸拳!

    之前,陪刘鹏越学习的时候,他同样将这套武技,彻底学会,也达到了熟能生巧的地步。

    两大武技左右手分别施展,拳风爆发而出,立刻将冯穹的攻击挡在外面。

    “你……”

    冯穹脸色一变。

    对方刚刚突破,肯定不及他真气境巅峰的实力,就算武技的等级相同,威力也远远不如,可……左右互搏,双手同时施展,相当于两位一品真武师同时对他出手,立刻感到了压力。

    “我不信,你能施展多久!”

    眉毛一扬,冯穹手掌继续拍落。

    双手同时施展武技,对真气的消耗极大,使用一、两次倒也罢了,不信能够一直坚持。

    嘭嘭嘭嘭!

    掌力如同斧凿刀削,连续劈落八掌,对方同样应对八招,感应中,眼前这位少年体内的真气,非但没减少,还有种越来越充盈之感。

    似乎……招数越用越熟悉,已有向大成境界转化的趋势……

    施展几招,就要进步到大成境界?

    这天赋……也太可怕了吧!

    不敢硬抗,身体一缩,向后退出几步。

    “可以无限制施展武技?”

    “这要多雄浑的真气?”

    “真气充足,肉身强劲,经脉坚韧,才能坚持得住连续施展这么多拳……不然,敌人还没击败,自己就先重伤了!”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郑宇等人面皮再次一抖。

    昨天,这位少年,只展示了先天肉身和术法,所有人都以为,他的真气水平一般,看到这才明白,单凭真武修为,想要战胜,也没那么容易!

    呼!

    冯穹一退,金色的弓箭,再次出现在掌心。

    “我认输!”

    箭矢还没射出,冯穹突然出声。

    “嗯?”沈哲皱眉。

    虽然战斗的激烈,但目前,二人谁都没伤到谁,最多只能算得上势均力敌。

    怎么这样就认输了?

    “昨天看到你和郑宇战斗,就知道不是对手,只是心中不服,现在看来,果然还差的很远……”

    躬身抱拳,冯穹一脸苦笑,说完,走下高台,一边走,一边摆手:“打不过,打不过……”

    “这……”

    走下高台,沈哲非但没有兴奋,还神色愈发凝重。

    “我们已经积了五分了,只要再胜一场,就算赢了……”见他这副表情,赵辰满是疑惑。

    文试四分,加上这场胜利,已经五分了,只要下场还能获胜,已然不需要再比。

    可以说,已经胜券在握。

    “这位如此爽快的认输,说明对剩下的比试有绝对的信心,后面想赢,没那么容易!”

    一侧的萧雨柔解释道。

    如果不是有绝对自信,怎么可能看到无法获胜,就直接认输,甚至连拼一下的努力都不去做?

    “是啊!”

    沈哲点头,看向一侧的王晓峰:“过一会,不管对手什么样,一上去,就施展全部力量和修为,切莫轻敌!”

    “是!”

    点了点头,王晓峰大步走了上去。

    “琼远学院,廖尘!”

    一个身形高大,状如铁塔的少年,粗声粗气的自我介绍。

    “碧渊学院,王晓峰!”见眼前这位,足足比他高了两头,王晓峰嘴角一抽。

    之前的吴秋海就够高了,这位甚至更高一筹,关键体型也更壮,给人一种大山之感。

    有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刚才怎么没发现?

    “开始!”

    伴随裁判的喊声,王晓峰急速后退拉开距离。

    术法师,不擅长近身,退到一定距离才能发挥最强优势。

    嗡!

    法力激荡,掌心处,同样一柄金色的弯弓出现。

    术法,金羽箭矢,千锤百炼境界。

    “嘿嘿!”

    一声冷笑,廖尘也不躲闪,也不用什么身法,大步直冲而来,宛如横碾而至的推土机。

    “这个就是那位一品真武后期?”

    沈哲皱眉。

    刚才同桌给的资料,这位廖尘正是那个仅次于冯穹的高手!

    只是……

    按照正常道理,遇到金羽箭矢这样强大的进攻型术法,要以轻灵的身法躲避才对,怎么硬冲过来了?

    冯穹战斗时这么高智商,而这位,宛如莽夫……不符合常理啊!

    不仅他这幅表情,萧雨柔也秀眉蹙起。

    皇室给的资料,关于这位,介绍的并不多,即便是她,也觉得一头雾水。

    “这是你自己找死!”

    没想到这位如此鲁莽,王晓峰眼睛眯起,弓弦“嗡!”的一声,金色的羽箭“嗖!”的射了出来,直刺廖尘的胸膛。

    呼!

    廖尘出拳了,羽箭和拳头对碰,宛如射在了钢铁之上,崩的一下,弹飞出去。

    “什么?”沈哲瞳孔一缩。

    他练体达到先天,都不敢这样硬接,对方怎么做到的?

    “是一种特殊的防御……”

    恍然大悟,萧雨柔面容凝重:“猜的不错,这位廖尘,从一出生,就用特殊的药液浸泡,身体表面,早就形成了一层特殊的角质膜,肉身防御比起一些内甲,都要强大!”

    “特殊药液浸泡?”仔细看去,沈哲果然看到这位廖尘的皮肤,和正常人不太相同,呈古铜色,宛如铜浇铁铸一般,又好像钢铁打造。

    “这种防御,配合武技,别说术法形成的羽箭,就算真正的箭矢,估计都伤不到分毫……”萧雨柔无奈的摇头。

    一品术法形成的箭矢,锋利肯定不如真正箭矢,对方连真的都不怕,王晓峰射出来的,自然没有任何作用。

    “嘎!”

    就在这时,空中一声长鸣,天鹤的嘴巴张开,对着这位壮汉咬了过来。

    廖尘也不躲闪,手掌猛地一捏,对着擂台下方就奋力摔了过去。

    嘭!

    烟尘升起,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嘎?嘎嘎嘎?

    天鹅晕头转向,满是怀疑鹅生。

    好不容易突破到一品蛮兽,还以为可以大展鹅威,怎么都料不到,一上台就被扔了下去。

    “……”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咽了口唾沫,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个人形蛮兽,防御无敌,什么都不怕。

    见天鹅被击落,王晓峰满脸着急,又连续射了几箭,结果都被对方挡在外面,此时,廖尘已经冲到跟前,粗大的手掌猛地抓了过去。

    王晓峰不是真武师,就算会武技,也只是七星级别,哪里躲避的开,当即被抓住肩膀和大腿。

    “起!”

    一声咆哮,霸王举鼎!

    “你也下去吧!”

    “嗖!”的一下,被扔了出去。

    见摔在地上,肯定会受到重伤,沈哲急忙在王晓峰身上加了一个轻身术,同时冲过去,扶了一下,后者这才连续后退几步,停下来,面容惨白。

    “我输了……”王晓峰满是不甘。

    “没事,输赢乃兵家常事……”沈哲摇了摇头。

    这位壮汉廖尘,实在太可怕了,即便是他,想要击败,也需要施展炼体先天的力量,才能完成,王晓峰战胜不过,也就理所当然了。

    看向赵辰,沈哲迟疑了一下,道:“上场后,和兽宠多多配合!”

    “放心!”点了点头,赵辰抬脚走了上来。

    同一时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上来。

    “琼远学院,宋悦!”

    容貌虽然不如凌雪茹、吴秋雁等人,可同样是一等一的美女。

    “你和我打……”没想到对手是这位,赵辰脸色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他擅长的武技,是《金甲锁子诀》,唯一的进攻方法,就是近身,将人紧紧抱住,对方是个男的,倒也罢了,女的……

    怎么打?

    “战斗的时候,没有男女,只有对手!”

    知道他担心什么,台下的沈哲提醒一句。

    战斗的时候,只有输赢和生死,没有男女,如果顾忌这么多,也就不用打了,直接认输算了!

    “可是……”赵辰脸上发苦。

    “你打不打?”见他这副表情,对面的宋悦秀眉一扬:“不打,就直接认输!”

    “认输?这怎么可能!”

    知道他一旦认输,对方的积分就和他们持平,随时都会反叛,赵辰咬了咬牙:“来吧!”

    “这还差不多!”

    冷哼一声,宋悦两步来到跟前,玉手一翻,凌空拍落。

    她的攻击,不像刚才那位廖尘那样的大起大落,反倒给人一种书画淡雅之感。

    “这位应该是琼远学院,紫琼老师的学生!”

    双手抱在胸前,衣服宛如要被挤破,白羽老师像是认出了什么,捋了捋脸上的秀发,道。

    “紫琼老师?”

    沈哲疑惑的看过来。

    “嗯,我曾和她一起试炼过,她的功法和战斗方式,就是这样,细腻淡雅,给人一种云淡风轻之感,但……如果你真以为,她云淡风轻,就上当了,她的掌力中,蕴含着暗劲,而且,能够牵动修炼者体内的真气,一旦被引导进入错误的位置,再厉害的武技也无法发挥出来!”

    白羽老师神色凝重:“如果让我战斗,我宁愿遇到那位廖尘,也不愿意与这样的人战斗!”

    沈哲嘴角一抽。

    这是自然,你是女暴龙,刚才那个廖尘是霸王龙……自然更加搭配。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不敢说出来,沈哲抬头继续看去。

    果然和她说的一样,赵辰的节奏,宛如被对方掌控,连续几招过后,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昂呜!昂呜!

    突然,一声尖锐的驴叫响起,赵辰一愣,急忙后退了一步,这才从对方控制的状态,清醒过来。

    “可恶……”

    没想到才开始战斗,就被对方影响,赵辰眼睛眯起。

    “哲子说的是对的……战斗果然不分男女,只有敌人和对手……”

    深吸一口气,不再去管对方的身份,赵辰向前一步跨出,和对方的掌力一接触,整个人立刻泥鳅一般的滑倒后面。

    呼!

    下一刻,双手双脚已然将对方搂在怀中,彻底锁紧。

    “你……”

    低头看到锁住胸口的双手,和抵住胯下的双脚,宋悦脸色变得煞白:“你个流氓……”

    金甲锁子诀,必须锁住对手,而且不能被攻击,这样的话双臂和胸口正是重中之重,至于双腿,自然要扣住对手的大腿根……

    对于同性,十分舒畅,对于异性,简直就没有人性。

    沈哲捂住额头。

    简直无耻啊……

    “你……这招修炼过吗?”正在无奈,一侧的萧雨柔看过来,有意无意的问道。

    “我?”

    沈哲略带尴尬:“稍微练了一下,要不等交流会结束,我们切磋一场?”

    火锅练武技,由他做中间人,所以……赵辰学会,他自然也会了。

    “切磋?”萧雨柔并未生气,而是眉毛一扬:“可以!”

    “呃?”沈哲一呆。

    他只是为了转移尴尬,故意一说,没想到对方竟然同意……真的可以吗?

    怎么感觉……满满的期待呢?

    啊呸……不要乱想,我是正经人,真的只是切磋、切磋,再切磋,使劲切磋,拼命切磋,搓,搓,扌……

    (众筹白银盟加更第11。明天补各位盟主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