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2686章 活活砸死
    “圣……圣王……这是一尊圣王……”

    “天啊!九爷竟然是一尊圣王……这……真是太可怕了。”

    “他不是半圣吗?怎么短短几日就变成了圣王……”

    “不是圣王,这是古圣王……一境无敌的存在……能徒手搏杀准帝的存在……”

    伴随着古九的气势极致爆发,属于古圣王的磅礴气息碾压天地,所有人是为之震撼。

    有人兴奋,羡慕,但更有人惶恐……

    一境无敌,力搏准帝的古之圣王,已经多少岁月没有出现过了。

    而古圣王最显著的标志,就是身上浮现出的九道奥义之纹,这就是古圣王的代表。

    一尊古圣王的诞生,远比一尊准帝还要艰难,因为古圣王十死无一,一路厮杀上去的,不仅仅战力无敌,更是其冠绝天地的气势。

    古圣王的诞生,只要不陨落,将来妥妥的就是一尊大帝尊。

    而且修成的大帝尊,更是一个能威压万古,镇压一世古老强者。

    “古……古圣王……你……竟然是一尊古圣王……”

    “怎么可能……”

    “你明明只是一个……”

    北宫一兵目中充满了惊骇,完全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的一切究竟是真的吗?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一尊半圣而已,竟然是一尊潜藏的古圣王……

    一尊古圣王啊!竟能潜藏这么多年……

    因为他们完全不惧元始剑宗啊!就凭这尊古圣王,绝对是任何一个势力都愿意拉拢的,这代表着一个大帝尊,甚至有弑天帝的存在啊!。

    北宫一族,根本就是不够看的,纵是三位老祖亲至,也不够被这样一尊强者斩杀的。

    “九爷,您真的……要……”

    “前辈,还请你手下留情啊!千万留情啊!”

    “罢了,罢了,老夫实在没脸求你了。”

    “大哥,你自己的犯下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吧!”

    北宫一刀想要求情,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去求情,本来这就是一个烂摊子,本来他们一脉就不该牵扯其中。

    若不是因为那个逆子关系,九爷与小友怎么会卖他面子,本来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却让北宫一兵横插一脚,眼下彻底陷入了僵局中。

    “古九,给本座杀!”

    “北宫一脉,元始剑宗的人一个不留。”

    “不就是战争吗?”

    “元始剑宗,你不就是依仗着轮回教吗?”

    “今日诛杀尔等,本座看轮回教的人会不会给你们出头。”

    老无耻王龘顺手摸出了一个酒坛子,仰头是猛灌了几口,目中绽放出了无穷的血腥与杀伐。

    敢在本座面前放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前辈,早就等你这句话了。”

    “放心,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了。”

    “你们全部该死。”

    古九杀气凛冽,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威势,宛若是一尊古老不朽的主宰降临,似能掌握万千生灵的生灭。

    古九就是天生的狗腿子,仗势欺人什么的,那绝对是拿手好戏,更别说还有老无耻王龘撑腰,以及正在酿酒的二公子了。

    以二公子的脾气想要料理这些臭鱼烂虾,那真的就是挥挥手的事情,而到现在没有出手,目的还不明显吗?

    这些个臭鱼烂虾根本就连让二公子出手的兴趣都没有,若连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以后还怎么跟二公子混。

    有了老无耻的首肯,古九终于是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当一步踏出的时候,周身的气息再度暴涨,从古圣王直接飙升到了大帝。

    “噗通!”

    “噗通!”

    “噗通!”

    场中瞬间跪下了一大片,什么北宫家族的人与元始剑宗的人,受到的压迫感最重,其中元始剑宗的长老们,那一个个是彻底的崩裂开来,化成了漫天的血雾,那是被古九以大帝的气势活生生的碾死。

    至于城主王元,以及玄天院的人,到是没有受点半点不公,但同样在场的北宫家的人已经全部被斩杀。

    “九爷,饶……”

    北宫家的另一脉的主事北宫一兵出声起来,可是话音尚未落下,就被古九一招碾爆,场中可以说是血流成河……

    “饶你妹啊!”

    “一群瘪犊子,当这里什么地方,老族长当年仁慈,没对你们出手。”

    “真当我们古家是软柿子,什么狗屁元始剑宗,区区第二阶层末端势力,轮回教的一群狗,也敢在我们面前撒野,。”

    “都给九爷我听好了,我们来自天虚宫古家,我家老族长正是天虚宫当今宫主的公公,我家二公子乃是当今天虚少主。”

    “你们大概是忘记了几日前卡牌侧至尊与奇迹之主是怎么败的了,如今在里面酿酒的正是我家二公子。”

    “识相都给九爷我滚远点,若是惹得我家二公子不快,分分钟灭了你们。”

    “滚!”

    古九大袖一卷,整个人脸上弥漫出了狰狞的神情,尤其是一对小八字胡,不停的跳动了起来了,显得是趾高气昂的姿态。

    余下众人皆是沉默了,原来这里的古家是天虚宫古家啊!天虚宫的实力可是第二阶层的顶端势力,也就只有那几方圣地与大教能够持平,在者就是轮回教与飘渺圣院了。

    小小的元始剑宗,敢在这里撒野,不被人灭了才怪。

    “是吗?”

    “天虚宫如今这么强势的吗?”

    “就连区区一条看门狗,也变的如此的张牙舞爪了。”

    “去,让你家少主出来迎接我族大小姐。”

    这一刻,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道极其轻蔑的声音,就见一尊相貌威武的白袍老者出现,双手背负于身后,脸上挂着无比轻蔑的姿态。

    天虚宫,区区人界一个小宗派,真不知道大小姐看上那小子什么地方了。

    竟然主动要求下嫁!

    正好,今天就让老朽看看,区区此子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让大小姐宁可悔婚,也要……

    “你……”

    “古九,慎言!”

    “阁下何人?来此为何?”

    古九正要出声,却被老无耻王龘直接打断,就算是老无耻也是看出了对方不简单,立刻就是出言阻止了起来。

    “老朽是谁?你还没资格知晓。”

    “让古荒出来,我族大小姐驾临了。”

    “不要让我重复第三次。”

    白袍老者脸上弥漫着无比的森严与冷冽,只见袖袍甩动之间,一抹无形的力量洞穿而出,硬生生将王龘击退到了墙角。

    “上尊么?”

    “阁下,本座奉劝你一句,你若是朋友,那便请入内等候。”

    “可若你是敌人,那便不好意思了,今天你走不了。”

    “你敢在此地撒野,本座的老大会将皮给扒了。”

    王龘仅是半步上尊,自然不是一位上尊的对手,而且还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历,也不好贸然出手,能让一位上尊亲自降临,足以见其家族势力不小。

    “放肆!”

    “古荒小儿,我族大小姐驾临,速速滚出来迎接。”

    白袍老者眸光一扫,强大的威势直将王龘连人带墙的撞塌,甚至跌落到了几十丈之外,足以见其威势何等骇人。

    “我古家降临玄阳城十数载,期间从无人敢在此地闹事,更别说伤我古家的人,毁了我古家的墙。”

    “永恒族的杂种,要想耍横滚回你三十三天上去耍,敢在人间道耍横,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老无耻,接着!”

    “给我往死里砸,一口气都不要留,直至魂飞魄散,真灵永灭。”

    古荒轻描淡写的声音从宅邸深处传出,径直就见飞出了一块残破无比的黑砖,顷刻就是落在老无耻的手中。

    “晓得了!”

    “古老大,你放心,本座照办。”

    “原来你是永恒族的杂种,那么本座杀起你来就没有负罪感了。”

    “黑老大,给本座弄死他。”

    老无耻挽起了袖子,脸上露出了阴沉无比的 笑容,就见手中的大黑砖瞬间抛了出去,霎时间大黑砖表面亮起了一抹银纹,没有丝毫花俏的直接砸中了白袍老者的头上。

    顷刻间!

    白袍老者鲜血直流,整个人几乎是被砸懵了,甚至就是完全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足以想象大黑砖何等凶猛。

    不等白袍老者那是有所动作,大黑砖表面闪烁起了一道道神秘的银纹,宛若是大网一般的张开,直接就是覆盖住了老者的身躯。

    “不!”

    “该死的,这是什么东西。”

    “古荒小儿,吾乃永恒族上尊。”

    “今日你敢杀……”

    “砰!”

    老无耻王龘身影冲了过来,一把抓起了大黑砖就朝着白袍老者的脑门上招呼而去,直砸的是鲜血直流,脑浆四溅,一条条的真魂隐现,也是被大黑砖强行的砸爆。

    就算是上尊的真命也不过就是那么几条,而大黑砖的又是何等的狂暴与强势,几乎不消片刻就将一尊永恒族的上尊毙杀。

    “古老大,幸不辱命,老狗已经挂了。”

    老无耻王龘一手板砖,整个人满身是血,其状活生生就是一尊大魔头。

    “派人去通知永恒族那个小娘们,让她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别踏马在靠近这里一步!”

    “否则,本公子连她一起杀。”

    古荒的声音依旧是充满了森冷,自然不愿意搭理这个永恒族的女人,什么狗屁未婚妻,本公子从前不相识,以后也不会有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