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暴娇和病美人[互穿] > 番外六

凤凰墟。

  扶玉秋偷偷摸摸蹲在草丛中,凤雪生也跟着窝在里面,利用浓密的树枝来遮挡身形。

  “爹?”凤雪生躲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你干嘛呢?”

  扶玉秋回头朝他“嘘”。

  “那个冥府的谁来着?”

  凤雪生好心地提醒:“楚遇。”

  “对对对,就是他。”扶玉秋满脸看不惯,冷冷道,“爹和你说,他不是什么好人,你往后别和他玩。”

  凤雪生茫然道:“啊?他很好的。”

  “好个啾!”扶玉秋瞪他,“如果不是他,你父尊至于受这么多苦吗?”

  凤雪生还是不懂。

  扶玉秋脸上写满不高兴,闷闷不乐地揪旁边枯树的焦黄叶子。

  虽然知道不该迁怒,但扶玉秋就是怨恨楚遇。

  若不是他,凤殃不会去黄泉捞自己破碎的神魂,也不会生生涅槃这么多次。

  扶玉秋只要一想到凤殃涅槃时遭受了这么大的痛苦,就气得恨不得将楚遇赶出去。

  不远处的凤凰前殿,凤殃正盘膝坐在小案旁,微微垂着眸将滚烫的茶倒在昨日刚烧出来的瓷杯中。

  ——因扶玉秋喜欢花盆,凤殃便寻了些书来去学如何烧制漂亮的花盆,一来二去,整个凤凰墟两人的杯具皆是凤殃亲手烧的。

  楚遇坐在他对面,一言难尽看着他。

  凤殃一身叶纹白袍,宽袖柔顺垂曳而下,随着他优雅的动作微微蹭着桌案边,修长的五指捏着如玉似的瓷杯,举手投足皆是儒雅尊贵。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光风霁月温文尔雅的男人,会是个狠起来连自己都杀的疯子。

  姓凤的疯子终于沏好茶,指腹微微用力将杯子往楚遇那一推,淡淡道:“尝尝看?”

  楚遇接过杯子,只是手指才刚碰到杯沿,滚烫的茶水瞬间变成森寒的冰水。

  凤殃慢条斯理地将抿了一口茶,也不怕烫,视线微微往不远处窸窸窣窣的草丛里瞥了一眼,金瞳里浮现些许温柔的笑意。

  “别看了。”楚遇将冰水一饮而尽,也没咂摸出什么好茶的味道来,道,“这可是大事,雪生处理不了,还得你定夺。”

  凤殃用杯盖撇了撇茶水,滚烫的热气蒸腾而上,让他俊美的眉眼都在丝丝缕缕的白雾中,好像雨后烟煴的青山。

  “也不是什么大事。”

  楚遇拧眉:“夺舍之事,可是歪门邪道!”

  凤殃似笑非笑:“我道侣也是夺舍,难道你想让我大义灭亲吗?”hτTΡδ://WωW.hοИGㄚυē㈧.CοΜ/

  楚遇:“……”

  楚遇烦都烦死了,感觉合籍后的男人就是烦,和他说十句话,八句都离不开他道侣。

  道侣道侣,有道侣就了不起吗?

  “扶玉秋那是……”楚遇正要说话,却见凤殃金瞳瞥了他一眼,只好改了口,“你道侣那不是夺舍,白雀那具躯壳本就没有神智,对我们来说就是个空壳子,而他到九重天后有误食水连青一命呜呼,天道许是为了成全你们,才将扶玉……将你道侣温养好的神魂放置其中。”

  凤殃很满意,垂着眸看着茶水中自己的倒影,漫不经心道:“那你又如何得知,寒竹君被夺舍,不是天道授意呢?”

  楚遇蹙眉。

  “此事我自有决断,不必你费心。”凤殃道。

  楚遇:“那寒竹君的神魂呢?”

  凤殃又笑了:“按照规矩来……而且就算你不做什么,天道也会为他安排好结局,怕什么。”

  楚遇烦得要命,也懒得和凤殃说话,霍然起身。

  “走了。”

  凤殃也不送他,继续慢条斯理地品茶。

  楚遇从凤凰前殿离开,还没走几步,就瞧见旁边草丛里突然蹦出来两个头发里全是枯叶的人。

  凤雪生对他很恭敬,微微颔首。

  扶玉秋却在炸毛,凶巴巴道:“你以后不要来找凤凰了!”

  楚遇:“……”

  楚遇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招人烦了,仔细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

  敢情这小幽草还在记仇呢。

  对待扶玉秋,楚遇就不像对凤殃那样处处受限制了,他懒洋洋笑了声,道:“小幽草,若不是我,你此时还在黄泉里飘着呢。”

  扶玉秋朝他龇牙,凤雪生见状赶忙抱住扶玉秋的胳膊:“爹!爹算了算了!”

  楚遇瞥了凤雪生一眼,拂袖而去。

  扶玉秋气得不行,怒气啾啾:“放开!我要去啄他!”

  凤雪生赶忙劝:“冷静冷静。”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时,一直在前殿的凤殃终于推门而出,眸中含着笑:“做什么呢?”

  扶玉秋一看他就想起当年涅槃之事,心疼得无以复加,踩着台阶三步并两步冲上去,一头栽到凤殃怀里。

  凤雪生一见两人又要腻歪,赶忙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凤殃轻柔地抚了抚他的后颈,温声道:“怎么不高兴了?”

  扶玉秋哼哼唧唧:“你涅槃,我心疼。”

  凤殃笑了起来:“我已不记得涅槃时多痛了。”

  “我不管。”扶玉秋熟练地撒泼,“肯定特别疼,我就心疼。”

  凤殃金瞳闪着灿光,扶着扶玉秋的侧脸轻轻亲了他通红的眼尾一下,温声道:“都过去了。”

  扶玉秋还是难过地搅着凤殃的衣带,恨不得重回当年,将蛊惑凤殃涅槃的楚遇一巴掌扇到黄泉去。

  可仔细一想,他更难过了。

  如果能回去,他倒是想回到凤殃刚破壳的时候,这样就可以将他好好保护起来,不必让他遭受那么多非人的折磨。

  扶玉秋越想越觉得伤心,差点在床以外的地方哭出来。

  凤殃没想到扶玉秋这么在意这件事,只好哄他:“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和你在一起吗?”

  扶玉秋就是无法释怀凤殃受了这么多苦,垂着眸子,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凤殃将扶玉秋脸颊上的泪擦掉,柔声道:“想不想喝灵液?”

  扶玉秋哭着哭着,就“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这么伤心,你以为灵液就能哄好啊?”

  凤殃:“不喝吗?”

  “喝!”扶玉秋很没出息。

  凤殃笑得不停:“好。”

  扶玉秋咕嘟嘟两竹筒灵液喝下去,终于不再伤春悲秋。

(https://www.tbxsw.com/html/117/117701/36792895.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